第101章 老人与书
    当然,为了避免总督和这些殖民地的“新贵族”搅合在一起,阿方索也特意让罗恩开始准备建立殖民地的情报网络了。

    反正,无论如何,整个王国的一举一动,阿方索都需要一清二楚。

    阿方索知道,自己单纯的玩弄政治手段,绝对不可能是宫廷会议中大帮人中任何一个的对手。

    他能倚仗的,就只有超越这个时代人的见识和思维,以及对历史走向的把握。

    但单凭这些,也还不够,所以他需要巨大的情报网络,也需要大量的人才辅佐。

    俗话说得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他既然自己凭借本身的能力不一定能胜得过那些老狐狸,就只能靠其他手段了。

    政治嘛,就是互相妥协让步嘛。

    当然,阿方索的这个方案虽然让那些大臣们同意了彩票能获得爵位的情况,同样的,那些贵族大臣,也提出了另外一个要求,就是这些爵士,在一定的条件下,能变成世袭的爵士。

    对于这一点,阿方索倒是没什么想法。

    一部分爵士世袭,一部分慢慢转成中产阶级,这样的情况,对于葡萄牙而言,并没有什么坏处。

    具体怎么转成世袭,阿方索和大臣们暂时还没有达成统一的意见,按照贵族们的想法,只要在殖民地立下了功劳,就可以转成世袭,这一点,阿方索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其他人不清楚那些土著的战斗力有多弱,阿方索会不知道吗?前世西班牙两百人都可以吊打土著八万大军,在殖民地立功,岂不是都是世袭贵族了,这也和阿方索的初衷违背啊。

    阿方索的初衷,可是尽量增加中产阶级的数量,而不是增加贵族的数量。

    里斯本大教堂。

    安东尼奥手捧圣经,不悦的看着窗外,轻声问道。

    “街道怎么回事,怎么如此喧哗?”

    年轻教士慌忙答道。

    “尊敬的大主教,外面是市民们正在排队购买彩票,所以比较吵闹。”

    “彩票?”

    安东尼奥的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那是什么东西?”

    “额国王陛下弄出来的新玩意儿。”

    教士想了想,然后给安东尼奥解释。

    安东尼奥听完,微眯着眼,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

    “这位国王陛下,还还真是有些奇特啊。”

    安东尼奥一时间也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了,不过,他倒是知道,阿方索弄出的彩票,能有多大的吸引力,能赚到多少钱。

    阿方索的钱越多、实力越强,对于安东尼奥来言,也不是一件坏事,至少现在,他们是同一条绳子上的蚂蚱。

    听着教堂外传来的各种呼喊声,安东尼奥不住摇头,恐怕只有上帝才知道,这位国王陛下脑子里到底装了些什么,怎么会有如此多奇思妙想。

    “对了,‘那些人’这两天情况怎么样,给我好好招待他们,看好他们,千万不要出现任何意外。”

    安东尼奥看着年轻的教士。

    年轻教士慌忙低下头。

    “尊敬的大主教,一切都按照您的吩咐,他们都在各自的房间中,每天我们都按时送上饭菜,前几日闹得比较凶的人,这几日都安静了下来,禁卫军的士兵负责看守他们,请大主教放心。”

    “嗯。”

    安东尼奥点点头。

    “那就好,不要因为你们的疏忽,坏了我和国王陛下的好事,否则,我们两个绝对不会轻饶你们。”

    年轻教士吓得身体一抖,连忙开口。

    “放心吧,大主教,一切都很正常,绝对不会出现问题的。”

    “嗯”

    安东尼奥死死的盯着他。

    “我不希望,在国王陛下派往王国各地的禁卫军后来之前,发生任何意外,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明白。”

    年轻教士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我这就去看着他们,亲自守着。”

    说完,年轻教士转身就要离开。

    “等下。”

    安东尼奥叫住了对方。

    “那个老家伙最近怎么样了,一定要给我看好他。”

    年轻教士很明显知道安东尼奥口中的老家伙是谁,连忙回答。

    “他除了每天依旧嚷着要见您之外,就没有其他异常举动了。”

    “这老家伙!”

    安东尼奥的眼中闪过了一丝阴冷。

    “老都老了还是那么爱多管闲事,真以为我不敢对他动手。”

    年轻教士闻言,浑身一颤,连忙低下头,不敢看安东尼奥。

    “老家伙不是要见我吗,好,我就去见见他,看他到底想说什么。”

    “大主教,莫菲尓主教就在里面。”

    年轻教士走到一个房间门口停下脚步,恭敬的说道。

    安东尼奥看了一眼年轻教士,以及门口的禁卫军士兵,挥挥手。

    “你们先下去吧,让我和这个老家伙单独说点话。”

    年轻教士脚步轻盈的离开了,而禁卫军士兵,脸上露出些许犹豫。

    “大主教,国王陛下让我”

    “你是觉得我会放跑这个老家伙吗?”

    安东尼奥眼神冷冷的扫了他一眼。

    “不敢。”

    禁卫军士兵慌忙低头。

    “我只是担心您的安危。”

    “一个快死的老家伙,能对我有什么威胁,下去吧。”

    安东尼奥显得有些不耐烦。

    “是。”

    禁卫军士兵连忙给安东尼奥行礼之后,离开了。

    安东尼奥看了一眼四周,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物,然后慢慢推门进入房间。

    房间里,十分幽暗,这间房间,窗户又高又小,因此,即便是在白天,也不够命令。

    房间十分简陋,除了一张床之外,只有两把椅子,和一个不大的书桌。

    书桌上,一个硕大烛台拜访在最前方,烛台上的三根巨大的蜡烛,给幽暗的房间,增添了些许的光芒。

    书桌正对面,坐着一个年迈的老头,穿着一身教士长袍,正在看书。

    老教士发现有人进屋,抬头望了一眼来客,缓缓的合上书,轻声说道。

    “尊敬的里斯本大主教,您终于肯见我了。”

    “哼。”

    安东尼奥不满的哼了一声,随手关上门。

    “你不是一直说要见我吗,现在我来了,有什么话,就赶紧说吧,我还忙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