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阿尔加维事件
    吟游诗人?

    阿方索顿时眼睛一亮,豁然开朗。

    对啊,自己可是另外一个世界来的,怎么忘记了前世舆论的杀伤力呢?

    只要掌握了舆论,那就掌握了这个世界的真理啊,自己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瓦妮莎可不是跟自己一样的穿越者,能一下子就想到利用吟游诗人,果然厉害。

    看样子,罗恩说的是真的,这个女人确实有才能。

    只可惜,这个女人的态度啊,让阿方索有些担忧。

    有才的人,忠于自己是最好的,可一旦不是,那就意味着巨大的麻烦和困扰。

    如果这个女人最终不能为自己所用的话,那么阿方索不介意让她去见上帝。即便,瓦妮莎长得再漂亮。

    不能因为一时的恻隐之心,导致自己今后陷入到巨大的麻烦之中。

    历史上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熟知历史的阿方索,自然不会让自己重蹈覆辙。

    现在嘛,至少这个女人还在为自己办事,就先等等看了。说不定,自己能获得她的忠诚呢。

    即便没办法获得她的忠诚,只要她还是个自己办事,没为其他人做事,那也可以留下性命。

    毕竟,无论在哪个时代,人才都是很难得的。

    阿方索看向瓦妮莎,露出了笑容。

    “真是好点子,那么,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了。同时,我希望,吟游诗人能够好好的夸赞一下我,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瓦妮莎望向阿方索的目光中,总算闪过了一丝异样的神采。略微躬身,语气依旧冰冷。

    “如您所愿,国王陛下。”

    阿尔加维的圣玛利亚修道院,是在整个葡萄牙王国都赫赫有名的修道院。

    往常,这个时候,附近不少虔诚的农民和贵族,会来修道院请求教士们的祈福。

    可今天,这里出现了一群不速之客。

    数百名副武装的士兵,骑着马包围了整个圣玛利亚修道院。

    “动作快一点,不要走漏任何一个人。”

    随着一名军士的呼喊,不少士兵纷纷下马,拿起武器,戒备的望着修道院里面。

    圣玛利亚修道院平常开启的大门,今天却因为这群士兵的到来,紧紧关闭。

    附近围观的农民,还能听到从圣玛利亚修道院院内传来的慌张的呼喊声。

    农民们窃窃私语。

    “上帝啊,这是哪里来的军队,居然敢包围圣玛利亚修道院,难道是强盗?”

    一名妇人捂着嘴巴,双眼充满了惊恐。

    “这不可能是强盗,你看他们的装备和队列,依我看,估计是哪位大贵族的私人军队。”

    一名中年男子沉声说道,眼睛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军队。他曾经作为民兵被征召过,对于王国的军队还是比较熟悉的。

    “我的上帝啊,难度是亲王殿下对索尔多主教下手了吗?”

    一个老头不由得呼喊出来。

    “应该不是亲王殿下的军队。”

    之前开口的中年男子再次说话。

    “这些人打的旗帜,并不是亲王殿下的旗帜,这个旗帜,和亲王殿下的有些像,我有些眼熟,一时间却想不起来了。”

    “是国王陛下的!”

    另外一名曾经去过里斯本的农民大声叫喊道。

    “这是国王陛下的旗帜,我在里斯本曾经见过,那些宫廷侍卫就用的是同样的旗帜。”

    “天哪,国王陛下的军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真的假的,这是国王陛下的军队?”

    “国王陛下的军队我也见过,根本不是这个样子的。”

    “”

    顿时,其他农民七嘴八舌的问道。

    那名农民先是迟疑了片刻,再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军队的旗帜,咬着牙说道。

    “错不了,这就是国王陛下的旗帜!这是国王陛下的军队。”

    听到他肯定的话,周围的农民们一下子炸锅了,纷纷讨论国王陛下的军队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又为什么会包围圣玛利亚修道院。

    要知道,王国这么多年以来,王权和教权可都是分开的啊。即便是国王,也没有权利干涉教会事物。

    围观的,不仅有农民,还有阿尔加维附近的贵族,他们倒是很早就认出了眼前的军队是国王的军队。

    但是,在不清楚眼前这支军队的用意之前,即便他们是贵族,也不敢轻举妄动,更不敢上前搭话。国王和教会之间的事情,轮不到他们插手。

    就算国王对付不了教会,对付他们这些小贵族,还是轻轻松松的。

    因此,不少贵族反而慢慢后退,远离圣玛利亚修道院。哪怕他们心中有再多猜测,此刻也只能尽量远离这片是非之地,以免波及他们。

    不过他们也没有走远,强烈的好奇心,让他们在远处继续围观着。

    军队包围了圣玛利亚修道院后,并没有多余的举动,反倒是就这么等着,仿佛再等修道院内的人自己走出来一般。

    不多时,随着修道院内慌乱的喊叫声渐渐较小,修道院的大门缓缓打开。一队二十余人的重装骑士率先从门中骑马而出,紧随其后的,是大约足有百人的步兵。只不过,相比那些骑士和修道院外的士兵,他们的武器装备就要差上了许多,有的人,甚至连盔甲都没有。

    而在士兵们的后面,则是一群修道院的修士和主教,在军队的保护下,他们的神情虽然有些慌乱,但还是没有忘记保持教士的风度。

    “你们是什么人,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神圣圣玛利亚修道院可容不得你们亵渎!”

    一名中年教士缓缓从人群中走出,慢慢走到了整个队列的前面,他的头发,已经有了些许的花白,但身躯,依旧挺拔。

    他衣着华贵,手捧一本圣经,气势凌人。阳光洒在他的身上,就像他沐浴光辉而出,反而给他增添了许多圣洁的气息。

    不少士兵和围观的人们,都不禁为这名中年教士的气质所折服,心中暗暗叫好。

    在整个修道院大门打开的过程中,包围圣玛利亚修道院的士兵们,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随着涌出的人群,慢慢的后退,但依旧包围着修道院出来的众人。

    “队长?”

    一名骑兵轻声提醒为首的骑士,以为对方被中年教士的气势所影响。

    为首的骑士只是淡淡的扫了骑兵一眼,然后朗声喊道。

    “奉国王陛下和里斯本大主教之命,前来解散圣玛利亚修道院,并捉拿异端索尔多等人。请诸位不要反抗,乖乖跟我们回里斯本接受裁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