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食盐工场(第1/2页)
    煮盐并不是什么神奇的技巧,在这个时代的欧洲,也不是高级的玩意,甚至对于沿海国家来说,这是一种他们普遍的赚钱方式。

    但阿方索对于整个制盐工艺进行了大规模的改良,让手下这家工坊生产出来的食盐,能在和同类产品的竞争中,获得优势。

    首先,就是改良了原本的煮盐的炉灶,加厚加高了整个炉灶,让炉灶能最大程度的节省燃料和提高温度。

    其次,改良了工艺。主要就是,煮盐煮到最后阶段时,留下一部分海水,不完蒸发掉,而是倒掉这些海水。

    这部分海水里,其实含有溶解度比食盐氯化钠更好的其他含盐成分。这些其他成分,就是古时候煮盐形成粗盐后苦涩不堪的源头。

    而这样做的好处,就是最大化的可以去掉这些带有异味的成分,留下最多的食用盐。

    而剩下的食用盐,经过细化处理后,就和现代的食用盐口感上区别不大了,只是少了一些添加成分罢了。

    而这些食用盐,也不再是粗盐,而是可以直接食用的细盐。

    这个方法,还是前世阿方索看各种历史小说学会的,颇为实用。

    当弗兰科看见这些白花花的细盐,蘸了一点品尝之后,眼睛都瞪大了。

    “国王陛下,这这是细盐?而且还是品质这么好的细盐。几乎没有苦味。”

    开玩笑,前世人民的智慧结晶,岂是你能够理解的。阿方索在心里小小的鄙视了弗兰科一下,露出了笑容。

    “当然,这都是可以直接食用的细盐。”

    “这实在是太神奇了,国王陛下您是怎么做到的。”弗兰科的家族不是没有想过自己煮盐,可是煮出来的一般的粗盐,相比同类实在是没有什么竞争力,要知道,葡萄牙这样的煮盐工场不要太多。

    算了一下利润之后,弗兰科的家族最终还是没有参和这个看似暴利的行业。但阿方索的制盐工场生产出来的这批盐,跟一般的粗盐完就是两个概念,这是可以直接食用的细盐,基本上是贵族才能享用的。

    如果自己也能掌握这个秘诀,自己的家族岂不是拥有了一个发财的门道,弗兰科的心不由得热了起来。

    阿方索笑而不语,开玩笑,现在就指着靠这玩意挣钱呢,岂能告诉你秘诀。再说了,这也不是什么太高深的东西,一旦被其他人知道,用不了多久,整个欧洲都要学会了,那自己,还怎么谋取暴利。

    为了防止别人知道制盐工场的诀窍,阿方索招的这批工人,部都把家眷迁到了工场附近。同时,工场外围,阿方索还建起了一堵两人高的围墙,把整个工坊围在了里面。

    不仅如此,阿方索还特意挑选了三十名侍卫,日夜在这个地方值守,不让无关人士进入。为的,就是保守制盐工坊的秘密。

    当然,阿方索对于这个时代的保密工作也没什么信心,这个诀窍,其他煮盐工场,迟早也会学会的。前世各种高科技产物下,都会出现商业机密被窃取的情况,更何况是这个时代。

    但阿方索还是这么做了,能多保守秘密一天算一天。等到自己的制盐工场销路稳定了,即便其他工场也知道了其中的诀窍,掌握销售先机的阿方索,也不愁赚不到大量利润。

    现在,趁着其他煮盐工场还不知道,多捞一点暴利算一点。

    看见阿方索的表情,弗兰科明白小国王不会告诉自己是怎么做到的,但他还是不死心,毕竟,这里面的收益实在让人眼红。

    “我的陛下,我能参观下您的工场吗?”

    都是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弗兰科这个外行即便看一圈,也不会明白其中的道理,但为了保险起见,阿方索还是拒绝了弗兰科的这个要求。天知道弗兰科会不会脑袋突然开窍,直接看破这个秘密,要知道,这原本就不是什么很难的工序。

    见到弗兰科失落又眼红的表情,阿方索觉得还是要分享一些赚钱的东西给对方才好。毕竟,等回到里斯本之后,用到弗兰科的地方不会少,恩威并施才是王道嘛,历史书上都是这么写的。

    而且,共同的利益,也更能把双方绑在同一辆战车上。俗话说得好,没有永远的朋友和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弗兰科公爵不必失落,除了食盐工场之外,我还有着另外一个赚钱的东西,不知道公爵阁下愿不愿意投资。”

    阿方索说的,自然就是香水工坊了。相比食盐,工艺繁多的香水工坊,无疑更适合分享利益。且不说香水工坊需要更多的前期投入,原料和工人,才是最难办的地方。

    “真的?”弗兰科的眼睛瞬间亮了。“陛下说的可是事实,有食盐工场赚得多吗?”

    “相信我。”阿方索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这个东西,比你想象中还要赚钱,和直接抢劫简直没有什么区别。”

    前世的几大奢侈品巨头推出的香水,动不动就几千上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