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恋爱中的小男孩
    穆里奥的话也算有理有据,事实上,丹吉尔城的坚固是出了名的。

    历史上葡萄牙人为了拿下这座城市,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才最终攻占,可惜攻占没多久,又丢掉了。

    而自从葡萄牙占领休达之后,就从来没有过对丹吉尔的企图,数十年间也发起过几次战争,然而无一例外,都在丹吉尔城下折戟沉沙了。

    因此,如果这次战争能拿下丹吉尔的话,怎么算葡萄牙都是大赚特赚了,即便伤亡稍微大一些也不是不能接受。

    然而,听到了穆里奥的话之后,佩德罗的脸色却变得更加不好看了起来,摇着头。

    “话虽如此,但我总有一种特殊的感觉,觉得这次的计划隐隐约约有哪里不对。我总有一种,这次派出去攻击丹吉尔的军队会军覆没,而骑士团却趁机发展壮大。”

    穆里奥失笑,连忙安慰佩德罗。

    “殿下可能最近太操劳,加上海上颠簸休息不够,才会出现这个的感觉。

    这次派往丹吉尔的都是精锐,更是有弗兰科公爵领队,他的家族可是王国最英勇善战的家族了。

    至于骑士团,就像殿下说的那样,只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翻不起什么波浪来。”

    “希望吧。”佩德罗也没有解释,只是苦笑着摇摇头。“还有两天,就能到休达了吧?”

    “是的,殿下。”

    “嗯,吩咐下去,让阿里奥斯率领一支舰队,在海上寻找摩洛哥的船只吧。”

    “是!”

    葡萄牙,里斯本。

    自从那日伊莎贝拉询问了阿方索的许多事情,第二天阿方索带着伊莎贝拉参观了水泥工坊之后。

    阿方索就能够轻易的感觉到,伊莎贝拉看向他的眼神,好像都不一样了。

    阿方索心中好笑,即便伊莎贝拉在历史上再怎么赫赫有名,目前这个时候,总归只是一个小女孩罢了,最多,是个聪慧的小女孩。

    怎样快速获得小女孩的好感呢?

    虽然前世阿方索来到这个世界之前是单身,但并不带他一直是单身。对于如何获得女孩或者说小女孩好感这个问题,阿方索心中也是有着自己的想法的。

    女孩子喜欢什么?吃、钱、浪漫。

    前两者对于阿方索而言都不是什么大事,浪漫嘛,这么小的女孩懂什么浪漫,一些童话故事,就能把她糊弄住了。

    事实上,伊莎贝拉对于阿方索经常给琼讲的童话故事确实有很大的兴趣,只不过,那个兴趣,和阿方索设想的有些不一样罢了。

    对于阿方索那些魔改过的童话故事,琼可不管三七二十一,听得津津有味,可换成伊莎贝拉,那就不一样了。

    同样看起来是在认真听故事,琼听完之后只会说好有趣,再来一个。而伊莎贝拉听完之后,不仅能说出故事中的道理,还能指出许多不符合现实的东西来。

    对于这一点,阿方索简直惊为天人。

    开玩笑,同样和伊莎贝拉一样大的时候,阿方索在前世自然也听过童话故事。然而,听过之后,就是听过而已,故事嘛,在乎这么多干嘛。

    像伊莎贝拉这么小小年纪,就能明白童话故事中蕴含的道理,同时还能指出许多阿方索魔改的地方,这已经不单单是聪慧能形容了。

    跟伊莎贝拉比起来,同龄的阿方索,简直就像一个蠢货。

    而且,最让阿方索头疼的,是伊莎贝拉那强烈的好奇心。

    来到里斯本之后,伊莎贝拉见到了许多在卡斯提尔不曾见到的,由阿方索带来的新鲜事物,对于这些东西,伊莎贝拉展现出了浓厚的兴趣。

    前世这个年纪的小女该,还在沉默各种洋娃娃或者手机游戏不可自拔的时候,伊莎贝拉已经在展现自己的统治天赋和超强的学习能力了。

    对于一些事物,比如葡萄牙颁布的殖民法案、奴隶法案等,伊莎贝拉都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虽然在阿方索听来还不算成熟,但考虑到对方的年龄,这份天赋,真是让他羞愧得无地自容。伊莎贝拉,比阿方索更适合作为一个统治者,或者说她天生就应该是一个统治者。

    至于学习能力,之前伊莎贝拉要求进入真理大学进修被恩里克四世否决之后,为了安抚伊莎贝拉,阿方索特意让人准备了一套西班牙语版的书籍提供给对方自学。

    可不曾想,短短一周时间之后,对方就看得差不多了。

    尤其是对于《真理》,伊莎贝拉更是仿佛有问不完的问题和好奇心。

    起初,阿方索还能凭借自己前世所掌握的知识,能给伊莎贝拉一一解答,但到了后面,面对伊莎贝拉的各种问题,阿方索绞尽脑汁也没有办法回答了。

    并不是他当初学习不够刻苦,而是作为一个正儿八经的文科生,还记得这么多理科知识已经实属不易,想让阿方索解释那些理论,简直是强人所难了。

    不得已之下,阿方索只能各种搪塞,以我也不知道,书上就是这么说的种种借口糊弄过去。

    不过,看着伊莎贝拉那略显失望的目光,阿方索咬咬牙,做出了一个决定。

    “把菲利普给我叫过来。”书房内,阿方索对瓦妮莎吩咐道。

    不多时,菲利普出现在书房内。

    菲利普看见阿方索和伊莎贝拉,恭敬的给两人行礼之后轻声问道。“国王陛下,您有事找我?”

    “是这样。”阿方索淡淡点头,指了指伊莎贝拉。“伊莎贝拉公主对于《真理》中的许多知识和理论都很好奇,你去大学找几个学生和老师来给公主殿下解答一下。

    当然,你也可以带着公主殿下,去看一下有关的各种实验。”

    菲利普当即吃了一惊,下意识的就想拒绝。

    “国王陛下,这样做恐怕不太好吧。公主殿下身份高贵,重要性更是非同一般,这样做万一出了任何差错,跟卡斯提尔人可不好交代啊。”

    没等阿方索开口,伊莎贝拉淡淡的说道。“不用担心,我会跟哥哥说清楚的,同时,我也相信国王陛下有能力能保护我的安。”

    “那是当然。”阿方索接过话茬。“就这么定了吧,我从宫廷侍卫中抽调一队精锐负责保护你和公主殿下,禁卫军那边也会出一队人,安问题,就不用你担心了。”

    话已至此,菲利普自然无话可说,只得答应了下来。“放心吧国王陛下,我一定会陪公主殿下玩得开心的。”

    对于阿方索说的伊莎贝拉对《真理》的知识感兴趣,菲利普心中是不以为然的。

    在他看来,伊莎贝拉即便身份贵为卡斯提尔公主,也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可会对《真理》感兴趣,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书中许多违背这个时代人们认知和违反教义的地方就不说了,光是《真理》中那些知识理论的晦涩难懂和枯燥,就连他这个真理大学中最为优秀的学生之一,也颇为头疼。

    对于那些沉迷其中的人,菲利普都觉得是疯子。

    《真理》作为阿方索“翻译”的著作,菲利普自然也是读了多遍,不过很可惜,刚开始的时候他确实很感兴趣,不过到了后面,他就不再感兴趣了。

    相比之下,参与政治,处理阿方索交给他的任务,远比去钻研什么《真理》,做什么实验更为重要。

    眼下,这位公主殿下,多半是想去真理大学玩一玩罢了。

    伊莎贝拉想去真理大学进修被拒绝的事情,他可是知道的,那天随同卡斯提尔使节团参观真理大学的时候,他也是陪同人员之一。

    正在菲利普思索真理大学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和实验能让这位身份高贵的公主殿下满意的时候,只听见伊莎贝拉的声音响起了。

    “如此,就多谢国王陛下的好意了。”

    阿方索毫不在意的对伊莎贝拉露出了自认为迷人的微笑,“公主殿下说的哪里话,只要公主殿下想要的,哪怕是星星,我都为公主殿下摘下来。”

    “真的?”伊莎贝拉问道。

    “当然!”阿方索毫不犹豫。

    “那我要星星。”

    此言一出,阿方索脸上的微笑顿时僵住了,不知道怎么开口。

    瓦妮莎闻言也是嘴角微微一动,好笑的看着阿方索。而菲利普,更是低下头,身子一抽一抽的,想必是在憋笑。

    好在,伊莎贝拉很快露出了微笑,接着说道。

    “开玩笑的了,国王陛下真是个有趣的人呢。”

    阿方索闻言,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得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然后伊莎贝拉跟阿方索行礼告辞,转身对菲利普说道。“那就麻烦书记官大人了。”

    在伊莎贝拉和菲利普离开之后,瓦妮莎看见阿方索依旧十分尴尬的神态,忍不住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阿方索恼羞成怒的瞪了对方一眼,“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瓦妮莎轻笑着摇头,“国王陛下想哄伊莎贝拉公主开心,不过,看样子,似乎进展并不顺利啊。”

    听到瓦妮莎这么说,阿方索脸上露出了苦笑。

    “是啊,这位伊莎贝拉公主唉,实在是好难哄啊,要是有琼那么好骗,我也就省心多了。”

    瓦妮莎只是微微摇摇头,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阿方索现在的表现,在瓦妮莎的眼中仿佛就像一个小男孩在追求一个小女孩,尽可能的博得对方的欢心,不过小女孩却表现得十分冷淡。

    这样的场景,瓦妮莎见过太多次了。

    即便小男孩和小女孩的身份变成了阿方索和伊莎贝拉,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算了,不说这个了。”阿方索也摇摇头。“有战争的最新消息传来吗?”

    “没有。”听阿方索提起战争的事情,瓦妮莎脸上的笑容也收了起来。“按照原定的计划,这个时候早就有战报传来了,可如今一点动静都没有。”

    阿方索也是脸色一变,“不会出什么事儿吧,该不是遭受到打败了吧。”

    “不对不对。”不等瓦妮莎回答,阿方索随即摇头否决了自己的想法。“时间还早,估计在海上遇到什么情况耽搁了吧,海上也不太平。”

    “嗯,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瓦妮莎点点头。“不过,没有战争的消息,我倒是受到了罗恩传来的消息。”

    “噢?怎么说?”阿方索顿时来了兴趣。

    罗恩去阿尔加维调查当地小贵族,这件事情,可是阿方索亲自批准的。

    “罗恩在阿尔加维,发现了刺杀案的线索。”瓦妮莎缓缓的说道,同时,紧紧的盯着阿方索身上的表情。

    “什么线索?和恩里克叔叔有关吗?”阿方索的眉头拧得更紧了,随即,阿方索像想起了什么问道。“他不是去调查当地小贵族的吗,怎么又和刺杀案扯上了关系?难不成,你们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没有。”瓦妮莎显得十分坦然。“罗恩也是偶然间调查到的线索。”

    “好吧,那就说说看吧。”阿方索也是随口一问,并没有深究的意思。

    瓦妮莎对于阿方索的反应早有预料。“据罗恩传来的消息看,之前我们调查到的刺客和阿尔加维有关,是有人故意透露给鹰眼的,罗恩怀疑,幕后有人在故意操控这一切,目的就是为了让陛下和亲王殿下互相不信任,引起冲突。”

    “不出所料。”阿方索点点头,罗恩查到的一切,之前他就有了猜测。他始终不认为,历史上记载的那位大名鼎鼎的航海家,会是一个阴谋家或者野心家。

    在历史上,葡萄牙发生政变,佩德罗被杀死之后,恩里克也依旧在继续他的航海事业,始终没有对政治有任何关注。

    这一点,不可能仅仅因为自己和历史上的阿方索有许多不同,就会让恩里克轻易改变。

    “那么结果呢,幕后黑手有线索吗?”

    “暂时没有。”瓦妮莎的语气中也充满了遗憾。“罗恩信中说对方隐藏很深,他也是通过一些蛛丝马迹产生的判断,这幕后有人推动一切,至于是谁,他也说不清。”

    “让他继续调查,如果人手不够,可以继续增加、这个幕后黑手,一定要查出来。”阿方索斩钉截铁。“我有预感,这背后的人,一定不简单。”

    “我明白。”瓦妮莎点点头。“对了,陛下,还有一件事需要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