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铜钱串(第1/2页)
    李小三没有进屋,就坐在了门口,对于这个不速之客,学生们好奇,但一个说话的都没有,在卢昕面前,大家都很守规矩。

    这似乎是个蒙学班,学生们年龄大多集中在七八岁,有两个看起来大些的也不过十一二岁,像李霆那般年纪的一个没有。

    待学生们都坐好了,卢昕扫视一圈,撇了一眼李小三,随口问了句为什么有两人没到,便开始授课。

    卢昕念得是《太公家训》,这是李小三从没听说过的书。

    此书四字一句,朗朗上口,内容的是有关做人做事道德方面的内容,是非常不错的蒙学读物。

    ……

    “一日为师,终日为父。”

    ……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

    熟悉的名言警句偶然出现,李小三发现自己来错了,他并不需要蒙学,也不要识字,之所以留下来是想听一些有关时代的东西。

    卢昕很年轻,看着不到四十岁,正值当打之年,可这么好的年纪却从京城辞官了,不用想都知道是被逼的。

    刚刚短暂的相处,李小三发现这个人说话很冲,被逼的原因九成是说错话得罪了谁,而能把人逼到辞官的对头……

    李小三大胆猜测,卢昕该是恶了当今天子咸通帝了。

    留下之前,李小三本以为以他慷慨激昂的性格,上课时定会说一些不该说的,不曾想这个人却对自己的工作极不负责任,别说题外话了,连书本上的内容都不好好教,满满的混日子姿态。

    所以,李小三在这个世上的第一堂课开始的一刻钟后,便产生了浓重的厌学情绪,很快就昏昏欲睡。

    卢昕没有理会李小三,事实上他没有理会人,从一开始时就自顾自地念着书,他念一句,学生们跟着念一句,只要有回声,他就会继续念下一句,至于有多少个学生跟自己互动,他就不管了。

    半个时辰后,卢昕终于念完了《太公家训》,接着便是逐一考校环节,学生上前去把昨晚布置的几十句背出来,他再从中抽出几个字听写,二三十个学生轮完,该打的手板打了,这一上午就差不多过去了。

    看了看日头,卢昕该是觉得现在休息有些早,便又随口教了一首“床前明月光”,与学生一起念了两遍之后,就算完了。

    李小三被学生下课弄出的动静惊醒,揉了揉眼睛,伸了个懒腰,哈了个哈欠,完事了?这教书先生也太好当了吧!

    并不是所有的学生都出去了,那两个年龄最大的被卢昕留了下来,“我说过很多次了,你们二人之前蒙过学,在我这里不合适,若是真想继续读书,我可以推荐你们去更好的地方……”

    两人低着头唯唯诺诺,手背在身后搓着手指,一言不发。

    卢昕又要再说,见李霆探头探脑地似要进来,便改口道:“后日,是不念了还是要我的推荐,一定要给我个答复,我可不想上门问你们父母。”

    两人连连点头,在卢昕挥手之后一溜烟就跑了出去,李霆与他们错身而过,进屋笑着:“卢先生,柴我都劈好了。”

    卢昕微微点头,李霆感觉二人的关系进了不少,又道:“已经晌午了,我就先告辞了,改日再来拜访先生。”

    卢昕赶忙道:“不妨吃了饭再走。”

    李霆答道:“这真不行,不瞒先生,我是偷跑出来的,三哥还要找我去准备征召的事呢,更何况三侄儿也在这,嘿,出来久了我娘和三嫂都会担心。”

    “既然这样,我就不留你了。”卢昕本来想说别的,寻思片刻后改了口,又详细问了李家的位置。

    李霆当然知无不言,待卢昕再三确定后,才背着李小三离开,没走两步,二人就听到后面一阵欢呼。

    但见草庐附近的学生一呼而散,像是放假了。

    李霆没有多想,转身继续赶路,李小三摸了摸肚子,撇嘴不满道:“我猜你在给人家劈柴的时候一定吃饭了吧。”

    “恩。”李霆点头应下,“毕竟是在人家里,没好吃多少,只是卢夫人让的时候略微填补了一下。”

    “就没想着给我拿点?”

    “头一次上门就连吃带拿?不太好吧!嘿,其实劈那点柴没耽搁多久,咱们早就可以离开的,是我看你读书太投入了,所以才多耗了半日?”

    “我读书投入?”李小三大惊,“四叔好眼力啊,如何看出来的。”

    “你这个年纪,能一坐一上午,动也不动,这不就是投入嘛……”

    “行吧……”李小三点点头,“幸亏靠着门框,要不然我也不能这么投入。”

    “看不出来你还是读书的苗子,都学什么了?”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嚯,贤侄厉害啊!这就记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