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一节 都闪开!别拦着我装X!(第1/2页)
    张越回到家的时候,差点被吓到了。

    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副几乎堪称车水马龙一般的场景。

    带着各色冠帽的士子们,几乎将张府门前那条不算宽敞的小巷子给堵了一个水泄不通。

    粗略的估计了一下,恐怕起码有上千人聚集于此。

    这么多士子聚集,自然难免惊动有司。

    执金吾首先就反应了过来,派出了大约上百名士兵来到戚里,加强治安维护、巡逻。

    这也是执金吾的本职工作——保卫长安贵戚。

    不过,执金吾也就只能做到这里了。

    维持秩序,那是京兆尹的责任。

    执金吾只要不发生严重事件,一般不会轻易插手。

    只是……

    张越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到有京兆伊的官吏。

    他心里面差不多是明白了。

    京兆伊于己衍虽然已经向他低头,但下面的官僚,恐怕早就决定要和他对着干了。

    所以呢,京兆伊的官僚们,有一千种办法推诿和拖延和他相关的事情。

    “真是有些皮痒了呢!”张越轻声一笑:“就先从京兆尹开始吧!反正,本来也打算从京兆尹下手!”

    但眼前的事情,还是要处置的。

    至少,不能让这个事情出什么乱子。

    这样想着,张越就走下马车,步行向前。

    此时,巷子里几乎是人挤人,挤成了一团。

    上千名士子,操着各种口音,他们的声音与议论声,交织在一起,就像一台大型机械一样嗡嗡嗡的响个不停。

    十几个张越的下人,拼命的大喊着,让他们有序排队领号登记。

    但他们就算喊破了嗓子,效果也不是很大。

    上千人的群体,就像一股洪流,浩浩荡荡,挤向张府的门槛。

    每一个人都挥舞着自己手里的简牍,大声喧哗着,所有人都想尽快将自己的文章送到那扇朱红色的门槛里。

    好让自己成为下一个牛胜!

    至少,也要让自己的策文能够得到那位张蚩尤的一两句点评。

    但,人实在是太多了。

    每一个人都担心,自己要是投递的晚了,恐怕自己的文章不会被过目。

    那就太惨了!

    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可不是每年都会出现的。

    许多人等了数年,甚至十数年,才遇到这么一个机会。

    每一个人都想抓住他。

    好让自己成为第二个主父偃,第二个朱买臣甚至是第二个公孙弘!

    于是,这小巷子的气氛,自然轻松不到哪里去。

    甚至有些紧张的令人窒息。

    汉家的士子们,可从来都不是温文尔雅,进退有度的君子。

    事实上,他们只有在写文章的时候,才会稍微安静那么一会。

    其他多数时候,汉家的士子们为了彰显自己的丈夫本色与雄性气概,通常都会对周围的人,非常粗狂。

    特别是现在这种情况。

    聚集在张府之外的士子群,来自五湖四海,所学的东西,更是南辕北辙。

    谷梁、左传、公羊,春秋三学派的人有之。

    齐、韩、毛、楚、鲁,五家诗有之。

    尚书三系有之,易经四家有之。

    甚至,兼而杂之的也有之!

    更可怕的是,人群之中不止有儒生。

    还有法家拂士与黄老道德之士。

    于是,在张越的眼中,这里已经变成了一个火药桶。

    本来儒家内部就已经是可以开一次世界大战了,再加入法家和黄老学派的人,这恐怕随时都能爆炸!

    特别是,儒生素来自傲、清高。

    当初原主不就因为不是儒生,而被人打的半死给丢进了河里?

    没有办法,张越只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大吼道:“肃静!”

    可惜……

    除了巷子口的几十个人,其他人并没有鸟他。

    甚至连他的声音也没有听到。

    没办法,张越只好大声吼道:“吾乃南陵张子重!尔等肃静!”

    然后一脚重重的跺在地上的青石板上。

    张越力的一脚,力量有多大?

    连他自己也没有一个预估,但效果却是出奇的惊人!

    一脚踩下去,脚下坚固的青石板,瞬间四分五裂,就连周围的几块青石也像被铁锤锤击了一样,出现了裂痕。

    巷子口的那几十个士子,就像看怪物的看着他。

    而张越的动作,也将很多人惊动,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