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零九十三章名为自卫(第1/3页)
    “是吗?她们不会妥协?”张振东眼睛一亮,重新对那四个丫头,有了期待。

    “看她们那嘴脸,也都不是好欺负的埋汰玩意儿。何况她们还敢设局杀你呢。所以,我真的很难相信,被揪着头发往院子里拖的时候,她们只会如同小羊一般咩咩叫。那不是坏女孩子该有的表现。”

    白芷兰摇摇头,温婉的笑道。

    “这么说来,她们还憋着大招吗?”张振东搓了搓手,紧张的沉吟道。

    “肯定有大招……”白芷兰低头喝着咖啡,淡淡的道。“如果你现在去了,她们就失去了一个很好的历练机会。”

    “二姐说的对,那我就再等等。”张振东点点头。

    “可万一她们遭遇不测了怎么办?”大姐白洁,还是担心那四个丫头是真的没辙了。

    “那就让她们体验一下,那种被人凶残的伤害的情形。然后她们就会意识到,自己以前出卖同学和老师,是多么的混账了。”张振东脸庞一沉,果断的捏拳道。

    “而且,事后我还可以出手帮她们疗伤,净化……人的躯体在我眼里,真不过是皮囊罢了。不管是多么脏,多么丑,多么烂的皮囊,只要我愿意出手,它都会变成世最美丽的存在。”张振东又如此补充道。

    这般说法,其实就是他的自我安慰。

    说白了,他还是不想让强沐沐她们,遭到那样的伤害。

    不过想到自己这净化、强化人的手段,他就决定狠心一些,等待那些美少女的爆发了。

    如果她们不爆发,那就让她们接受一些磨难吧。

    不知何为死,何止其所生?

    不知何为苦,何知其所福?

    不知道受罪的感觉,又怎么知道犯罪的可恶?

    好在结果也没有让张振东失望。

    才五分钟过去,那院子里,就出来了两个男人的悲惨怒吼和漫骂。

    而那些声音,还整整持续了两分钟。

    不过那院子在深巷之中,所以路人并不能听到那两个男人的惨叫,也就张振东的耳朵,能隐约听见。

    两分钟后,强沐沐她们,居然俱都浑身染血,急匆匆的跑了出来。

    其中强沐沐和强德美,依然拖着齐真灵。

    不过四个美少女都变成了血人,可齐真灵身,则依然十分干净……

    显然,齐真灵依旧是“病人”,她还不具备手刃仇敌的魄力。真正奋起对敌的还是那四小只。

    “不能让她们跑到街,虽然你控制了这个郡城,但光天化日的,城民看到她们就是凶手,还是会有麻烦。”

    一看到那四个丫头带着齐真灵,出现在那小巷里,白洁就猜到那两个男人倒霉了。那四个丫头刚刚重创、或者是弄死了他们!

    张振东本来也觉得白洁说的对,正打算冲去,将那四个丫头和齐真灵堵回那破旧的大宅院,待得让她们洗干净了,换了新的衣服,然后再从别的地方带她们离开。

    毕竟白梦或者是白琦,现在就可以去给浑身染血的强沐沐她们去购置行头。

    可就在张振东要举步冲去的时候,他又退了回来。

    “麻烦?能有什么麻烦?我干嘛要把她们堵回那院子里去?”

    张振东甚至还满脸不屑了。

    “那两个男人,明显是在强沐沐她们手中吃亏了。甚至强沐沐已经弄死了他们,这可是人命官司啊。”白洁不安的捧着手,跺着脚。

    因为她还没有被陆三金迫害到,所以她其实很单纯。

    哪怕二十六岁了,可她依然是那个很会投资的金融才女……

    所以她看待很多问题的眼光,以及思考问题的思维方式,依然是凡人的境界。

    所以她并不明白张振东的意思,反而很担心强沐沐她们。

    倒是白芷兰,一听到张振东那狂傲的语气,一看到张振东那傲世天下的表情,她就嘟嘴一笑,明白了张振东要干嘛……

    “人命官司?”张振东摇摇头,淡然道:“你错了,她们是自卫伤人,甚至是杀人。”

    “啊?意思就是,你要让她们把事儿闹大?”白洁一怔。这才隐约明白张振东的意图。

    可也只是“隐约”。

    “当然,闹的越大越好!那人可是自称律师的,他还对强沐沐炫耀说,当年强沐沐的母亲崔氏银,和叔母香玉人为了赢得某场官司,两美妇一起被他规则了。”

    说到这里,张振东又冷冷一笑:“这样的家伙,有多少案底在身,就不用我多说了,正好借着强沐沐她们,将他的黑历史扒出来,也能帮那多郡百姓除掉一大祸害。更能帮那些被他残忍欺负的女客户申冤!”

    “嗯,你说的有道理。横竖那律师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就借由这个事情,把他推到公堂之吧。”白洁这才彻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