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零九十二章真就栽了(第1/3页)
    “张振东,呜呜呜,我恨你,只知道拿我寻开心,一次一次的掠夺阴元,却是不帮我强化体魄!要不然,我们怎么会打不过?”

    这个时候,三个养女中的大姐强德美,也被吓得乱了方寸,然后在心里责怪张振东。

    因为事实就是,张振东只是传授了她和强沐沐一些推拿术,但却没有强化过她们。

    昨天惩罚她们的时候,赐给她们的那一缕阳元,到现在还没有被她们完全消化呢。

    所以她们现在的战斗力,依然是菜鸟级别的。

    仗着人多势众,在街边挑一些弱小的男人出来踩几下子,她们倒是能够做到。

    可面对良哥和阿深这样的惯犯,她们的确是没招了。

    而那齐真灵,在见到良哥的时候,她就被吓得蹲在了地,然后还想逃跑。

    是强沐沐和强德美,把她硬拖到这里来的。

    并且强沐沐为了体验一下拿人头的感觉,又不想让人看到她作案,还专门朝这阴暗的小巷窜入……

    结果,强沐沐的算计,却是成了作茧自缚。

    所以这个时候,走投无路的齐真灵,就被吓得捂着脸,哭泣求饶起来。

    “不要,不要啊……”

    “不要?什么不要?”良哥用痛快的眼神,看着齐真灵,然后邪恶的笑着逼过来。

    “你发疯的时候,其实还不如你现在漂亮,可那时候你都要把我给吸干了。我无法想像,现在的你,该是多么的美妙啊!”

    “不,不要啊……”可齐真灵的脑海中,就只是重复播放着在疯人院里自己被控制四肢,或躺着、或吊着、或趴着、或倒立着……被这个男人用各种歹毒的手段欺负、作乐的画面。

    而这个男人,是疯人院的常客!

    他每次去,都几乎是针对齐真灵一个人的!

    所以屈褥,惨痛,和恐惧的情绪交替出现之时,齐真灵的脑子就无比混乱了。

    她只能哭出“不要”这样的词。

    当良哥来到她面前,一把拉住她的胳膊之时,她也不敢反抗。

    至于那美丽的四个少女,也始终没有动弹。

    而是一起躲在齐真灵的身后。

    “这么轻松?”心思缜密的阿深,难以置信的看着成功得手的良哥。

    揉了揉眼睛,他才进一步确定,那四个美少女,都在颤抖,落泪,恐慌……

    但却没有一个人,敢反抗他们。

    “哈哈哈,真是赚大了,好漂亮的女孩子,好白啊!”

    于是他惊喜的嚎叫了一声,就去到院门前,一脚踹开院门,然后拿着强沐沐的秀发,就将她往里面拖。

    “废物!真她娘的废物,除了狐假虎威,欺软怕硬之外,她们还能干什么?就算以后她们跟了我,也不过是花瓶!”

    这个时候,张振东其实已经在小巷外面的、街对面的咖啡厅里,看到了强沐沐她们的遭遇。

    看到强德美瞎得瑟,破坏了自己对齐真灵的疗法,他很生气。

    看到那四个丫头,出卖齐真灵,把齐真灵推到前面当盾牌,他也很生气。

    看到齐真灵被抓了,他更生气。

    看到强沐沐被揪着头发拖了出来,她也只敢护着自己的发根,哭哭啼啼的叫嚣说“我是强家的大小姐”、“你们知道我的家人有多厉害吗”……张振东就完全失望了!

    张振东对她们生的气,可以一笔勾销!不在乎她们对齐真灵的无情,不在乎强德美对那个疗法的破坏,可他就是受不了这四个丫头的懦弱!

    “你这样说我可就不赞同了。”坐在张振东身边的白洁,因为已经变成了张振东的女人,所以她也不顾妹妹们的羡慕眼神,而是始终抱着张振东的胳膊。

    面对张振东对那些美少女的批评,白洁她笑着摇摇头,反驳了张振东。

    话说回来,张振东之前给强沐沐那四小只下达了特殊的命令之后,又担心她们会遇到硬茬子,所以就带白洁、白芷兰、白琦、白梦出来溜达的同时,来给她们压阵了。

    因为他打算在今天,帮白芷兰打开心结,扼杀她要做丁克的心思。

    可没想到,刚刚遇到强德美她们,他就听到强德美在说什么齐真灵想要从张振东这里得到的,是自由和超脱。齐真灵和张振东的身份差距太大,面对张振东之时,她会如同忏悔者和苦难者,在神面前失去思维能力……

    一听到强德美的那番言论,张振东虽然又被此女的聪慧和心理学造诣给惊讶到了。

    可他也知道齐真灵完蛋了!

    所以张振东很痛心!

    齐真灵想要的,当然是自由和超脱,可是在她处在如此绝望,如此卑微的关头,她一旦知道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她就会曲解那些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