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牵手,便是一生(第1/2页)
    “姐夫,想什么这么入神?麻烦你给我带一下振宇,爸让我给他带份文件过去。”萧晓晓抱着孩子说道。

    刚刚她公公给胡杨打了电话,说在通话中。

    否则的话,有胡杨在家,宋轩哲会给他打电话的。

    “让我拿过去吧。”胡杨说道。

    他闲着也是闲着,还不如出去走走更好。

    在给岳父送文件的路上,胡杨打了个电话给何秋兰。

    将教书育人部想让他参加联合国慈善大使的事告诉了她,也跟她说了自己没时间参加。

    “我知道你过段时间要回藏区,但你完可以稍微推迟一点,应该没有影响的。”何秋兰也知道胡杨下个月会回藏区的。

    这事胡杨早就告诉她了。

    若是没有什么波折,她将会按照原本的计划安排胡杨的工作行程之类的。

    然而现在胡杨告诉她有这么一回事,肯定想让他参与的。

    特别是胡杨只需要走个流程基本就能够成为那五人之一。

    “兰姐,文娴的忌日是十八号。”胡杨轻轻的说道。

    电话那头还准备想着怎么说服胡杨的何秋兰,霎时间就沉默下来了。

    这几个月以来,她已经清楚的明白宋文娴在他心中无可取代的位置。

    劝说的话怎么可能说的出口。

    “那你去吧,大不了三年后再参加。”何秋兰一咬牙说道。

    说着话的时候,她的心在滴血啊。

    联合国慈善大使,每三年换选,想要中途插队,除非其中有人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否则的话,唯有等每次换届的时候才有机会。

    可是她也知道这一次回藏,对胡杨来说意味着什么。

    还回去,就证明他没有变。

    若是胡杨真的因此而选择留下,她此时的心情可能会变得不一样。

    “兰姐,谢谢。”胡杨感激道。

    他感谢何秋兰的理解,毕竟她是自己的经纪人,她的收入与自己参加的活动息息相关的。

    “没事,你那边有需要就给我打电话。”何秋兰说道。

    “嗯!”

    然后再聊了一会就挂了电话。

    将文件送到岳父宋轩哲手中,胡杨并没有去其他地方,直接回家了。

    清晨跑完步回来,吃过早饭后。

    在乔瑾雯她们去上班后,胡杨跟萧晓晓说了两句,告诉他自己要出去走走。

    有什么事就打电话就是了。

    他要去的蓉城人民公园,那里也给他留下了无限的想念。

    胡杨并没有开车过去,而是直接坐地铁去。

    因为曾经他与妻子也是在蓉城大学门口相约,坐着地铁去那边的。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这次胡杨带着口罩。

    说实话,他在蓉城的知名度还是挺高的,更别说在唱完《城都》之后,更加出名了。

    将近一个小时,胡杨抬头望着眼前的楼牌。

    琴台故径,这一条流传着美丽爱情故事的路

    虽然它的青砖绿瓦,高楼阁宇让人折服于其古韵。

    两侧的商店酒楼,透露出一股深沉的气势。

    然而来来往往的车辆让他觉得这里变了,变得其背后的爱情故事沾染了灰尘。

    给胡杨一种其现实的情况与爱情故事格格不入的感觉。

    若非自己曾经与妻子一起走过,听她诉说这条路的历史渊源,胡杨是不会来的。

    太让人失望了。

    但是即便不是那么喜欢这里,胡杨仍旧慢慢的往前走,似乎能够聆听到宋文娴当年陪他走过时留下的声音。

    两旁的酒楼和玉器店铺,人流罕迹。

    他对这些东西并没有太大的兴趣,也不想进去吃饭之类的。

    不过等他走到蜀风雅韵门前时,想了想还是走进去。

    很快就再次出来,这个时候并没有演出,胡杨来的不是时候。

    也不强求,有就看没有也就算了。

    正如当年他们一起走这条路的时候,宋文娴提议让他去看看天府之国特有的民间技艺。

    那时候来的也正好不是时候。

    或许这就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吧。

    唯独两次进来,都遇不上。

    在蜀风雅韵正对面,可以到蓉城文化公园的。

    胡杨看了眼那边直接往前走。

    昔日,他对琴台故径感到失望,自然也就没有兴趣去逛公园啦。

    更别说前面还有一个百花潭公园呢。

    带着丝丝凉气的秋风夹杂着银杏的落叶从百花潭公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