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结庐在人境 第一百一十三章 清水翁传人(第1/3页)
    山路崎岖,碎石嶙峋,然而这一切都阻止不了两人的身影。

    离开天罪古地已经好几个月了,天一宗的苦花道人和师侄毕林儿一直以这种近乎苦修的方式返回天一宗。

    在古地两人已经完成了宗门交代的任务,除了天一风云珠,甚至还找到了传说之中的神剑斩邪,不得不说这对天一宗来说,对毕林儿两人来说都是重大事情。

    可是毕林儿并不知道古地发生在她身上的事,她只知道宗门至宝已经和自己融为一体,成为她命门之上的本命物。

    得益于天一风云珠,毕林儿的修行一日千里,如今已经是八品人杰中期,悬枢之上,毕林儿已经在仰望下一座灵山。

    灵修的境界、修为速度,一直很难有一个判定标准,有人也许一日之内,可以立地成神,也有可能终生困在某个境界,而在也难以精进分毫。

    这也就所谓的机缘、资质一说。

    但是苦花道人从来不会担心毕林儿境界进步神速的问题。

    因为毕林儿从出生之时,就已经被宗门内名宿看过,此生大道有望,长生可期。

    不过即使是这样,苦花道人依旧没有掉以轻心,她之所以选择这种山路崎岖的路程返回,还是在以另外一种形式,近一步夯实毕林儿的基础。

    千里之行,始于脚下,一步一步长生路,不是空话。

    神剑斩邪被毕林儿背在背上,如今光华内敛的斩邪神剑,更像是一柄琉璃浇筑的艺术品,不过偶尔有神性剑影泄露,让人心生恐惧。

    经过这些时日的朝夕相处,毕林儿和斩邪的关系越加亲密。

    苦花道人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里却是隐隐有担忧之意。

    她是当日那事的见证者,也是知道神剑斩邪主人还在世消息的知情人。

    一柄并非无主之物的神剑,带在身边真是好事?

    傍晚时分,两人夜宿崖边,以山石为床,以星河为被,篝火暖暖,野地虫吟阵阵。

    作为一名问道长生的修行者,如此这般才算正常。

    毕林儿还在打坐修炼,天一风云珠犹如一口泉眼,不断吸收灵气,然后源源不断的冒出灵力,而这些灵力水珠,又缓缓流淌,最终化作一条条犹如血管粗细的灵力河流,它们流淌在毕林儿的灵山之中,不断滋润着毕林儿的灵穴。

    苦花道人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嘴角有着笑意。

    不过就在这时候,周围虫鸣突然戛然而止,一丝压抑的气息笼罩而来。

    苦花道人最先察觉,随后毕林儿睁开眼眸,两人以眼神对视了一番,点了点头。

    突然一道黑影袭来,从天而降的他,仿佛携万钧之力,目标直取盘坐的毕林儿。

    借着火光,毕林儿瞧见了对方真实面目。

    居然是一位年纪与她差不了多少的少年。

    只是这少年身穿皮甲,背后拖了一根尾巴,坚毅的脸上,两边脸颊生有绒毛,他的样子,很像猴。

    少年手拿一柄黑色重尺,被他犹如抡门板一样,对着毕林儿拍去。

    黑色尺影在空中呼啸而来,还未临近,毕林儿已经觉得劲风扑面。

    苦花道人大呼一声,想要吸引那道身影的注意,不曾想对方根本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毕林儿瞧着已经快若闪电一般向她袭来的少年,在眨眼间向后翻滚两圈,待她稳定身形,斩邪已经被她握在手上。

    少年一击落空,飘然立在不远处一道巨石上,他重尺杵在地上,眼神似笑非笑的盯着毕林儿。

    趁着这个间隙,苦花道人赶紧落在毕林儿身边,两人同时盯着这位不速之客。

    “原来拿到神剑斩邪的人,还只是一位连剑都不会用的小丫头!”少年嗡声说道,话语里有明显嘲讽意味。

    毕林儿并未开口,苦花道人盯着对方打扮和长相,看出了对方乃是一名妖修。

    “你一个连化人都欠缺火候的小妖怪,也敢公然露脸行凶,活腻了吧!”苦花道人反讽对方道。

    少年舔了舔自己嘴唇,颇为凶狠的看向苦花道人。

    “你一个五品顶天的死老太婆,就不要在这丢人现眼了!我的目标,是你身旁的那丫头!”少年单手靠在黑色重尺上,居高临下的他,显得张狂而又自信。

    “孽畜!你找死!”苦花道人当即被激怒,她袖袍抬起,一连串绿色花瓣飞射而出,直取少年而去。

    少年闪身躲在重尺后,那绿色花瓣皆是落在重尺之上,顿时一声声刺耳的切割声响起。

    少年侧头斜视,他感觉着黑色重尺之上的力道变化,在下一瞬间,猛然抽起黑色重尺,在空中留下一道残影的他,直取苦花道人。

    苦花道人眼角轻挑,她毕竟是一位五品境界的修行者,眼下对付一个不知道深浅的少年,还有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