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章 气的上吊(第1/3页)
    余建伟的花架子在顾行谨的面前,那是根本不堪一击,他被压制的动弹不得,气的涨红脸大怒:“你放开我!你凭什么抓着我,快来人……”

    “比女人一样聒噪!”顾行谨看了眼自己的手下,就有人上前来接手押着他。

    顾行谨腾出手,顺手拿起桌上的桌布塞到余建伟的嘴里,另外一个军人找到一条单绳,顺势把他捆起来。

    他们两人配合默契的很,很快就把他捆到凳子上。

    顾行谨这才冷冷的注视李队长:“同志,你带我去提人吧!”

    李队长面对这场面,急的差点上吊,真的很想自己现在晕过去就好了,额头上都冒出了冷汗,有点犹豫的道:“那个,这个,能不能让我先打个电话?我们都是为了革命,一切都要听从党和领导的安排,您说是不是?”

    顾行谨知道他其实就是想推卸责任,也点头表示同意。

    李队长给上头的大队长打了个电话,放下电话后就义正言辞的道:“我们都是为了人民群众的安,任何隐患都要审查清楚,那两人你们可以带走,只要登记一下就好。”

    被绑在凳子上不能动的余建伟听到这,心急如焚,眼神着急又凶狠的瞪着他们,眼里像是淬了毒,恨不能把他抽筋扒皮,可是自己的嘴被堵住了,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而且李队长再打了电话后,就故意没往他那边看。

    谁让大队长也不想得罪参谋长呢?

    顾行谨他们很快就带着两个男人离开,唐宝也跟着他们一起去了市委家属院。

    贺堂还在医院,顾行谨也不愿唐宝看见自己动手的场面,只是让她去楼上的客厅里喝茶,他们在楼下把两人分开带到厨房和空房间审问。

    唐宝端着搪瓷缸坐在那,热茶透过铁的搪瓷缸温暖她的双手,她仔细听着楼下传来隐约的闷哼声,心里一点也没有觉得他们可怜。

    她一想到今儿发生的事,只觉得这里好可怕,但凡自己马虎一点,自己现在就已经是去重新投胎了。

    她也知道这次的事情牵扯太大,要是一个弄不好,就会连累顾行谨,可是要是他们真的忍气吞声,余家反而会觉他们好欺负,可是只要这次的事情闹大,下回有人想要算计自家,也要掂量掂量。

    她慢慢的喝了半杯茶,就听到有人上楼梯的声音,斜眼看去,见是顾行谨大步走向自己。

    现在楼上没别人在,顾行谨也不顾忌的上前拉着唐宝的手,眼带关切的问:“你没受伤吧?要是有不舒服的地方也别忍着。”

    他一想到那两个混账差点就欺负了唐宝,心里就冒出想杀人的念头,忍不住动手教训了他们,要不是在动手前堵住了他们的嘴,估摸着市委家属院的人都以为这里在杀猪了。

    “你放心好了,像我这样平时在山里来去自如的野丫头,就算是打不过他们,也能溜得像鱼一样快。”唐宝很配合的起身在他的面前转了个圈,自我调侃:“就是觉得我今儿走霉运,早知道就不该离家的。”

    又凑近他,有些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咬咬唇,带着点担忧的低声问:“我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会不会对你有什么影响?”

    她明白,最能看出一个男人本性的时候,就是在这些方面,权力对于男人来说,有时候比老婆孩子重要多了。

    “说什么傻话,”他用宽大的手掌温柔的揉了揉她的滑溜的黑发,凤眼里满是温柔:“我要是连自己的老婆都护不住,那我还不如安安分分的在家种地呢。”

    又低头看着她,哄她笑:“反正我老婆挣钱厉害,我就在家当小白脸,白天给你做饭,晚上替你暖好被窝,那也挺好的是不是?”

    “就你还小白脸,”唐宝被他逗笑了,伸手划着他带着点青色胡渣的下巴,看着他小麦色的肌肤,笑着道:“最多算个小黑脸。”

    他就喜欢看她的笑容,特别是那美丽的杏眼特别吸引他,笑起来弯弯的,眼里似乎坠入星光璀璨,又似含着一层氤氲水雾,只要看一眼,就想要再看一眼,会迷失在她美丽的眼睛里。

    他好心情的看着她:“你要是喜欢小白脸,那可要努力把我养的白白嫩嫩的,我小时候也是很白净俊俏的就像是年画里的小仙童一样。”

    “别了,你这样看着也挺顺眼的……”

    唐宝和他斗了会嘴,就觉得自己的心情都好多了,这才反应过来他应该是特意逗自己开心的,含笑的嗔了他一眼:“问出来是怎么回事了吗?”

    “嗯,就是余家的女人搞的鬼,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说是金家姐妹……”他们问话的手段很多,就算是真正的敌特都熬不住,更何况就这两个怂货呢。

    唐宝听了也很感慨:“我觉得余家和谁家有仇,就直接把女儿嫁过去好了,就凭她女儿的破坏力,完可以把人家搞的鸡飞狗跳,家破人亡。”

    “你这话说的很在理。”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