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六章 深究内奸(第1/2页)
    耿双成听出是个老女人的问话,不仅心中暗道“这个老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能跟皇君联手把他们抓来,看来绝不是等闲之辈。”

    他不敢隐瞒的说道“我不知怎么称呼老妇人,我和朱三潜入特务委员会,就是为了监视那些汉奸是否对皇军死心塌地的效劳,一旦他们有二心,马上报告。”

    站在一边的宋世文走到沐婉蓉跟前,压低声音贴着耳朵说道“他在撒谎,必须叫他说出实情。”

    “看来你很不老实,既然把你带到这里,我们没有证据,为什么还费这么大力气?要是还不说实话,看来你们是真不想活了。”

    “老妇人,我说,只要您能饶了我,我什么都说。”

    耿双成不知抓他来的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来路,如其撒谎还要圆谎,一旦圆不到好处,丢了小命可不是闹着玩的。

    他如实说道我们两人通过关系潜入特务委员会,主要是搜集皇军对豹头山所要采取的行动,及时将情报返回豹头山,再是在城里监视屠夫帮的行踪,发现有大买卖,马上上报,这样豹头山就能根据情报采取行动。

    沐婉蓉没想到豹头山土匪头子杜准,计划的这么周密,原来他们屠夫帮在城里的一切活动,都被这些潜入的奸细侦察到。

    想到这里,沐婉蓉突然浑身打了个冷颤,出口问道“难道你们都在晏城那些帮会、单位布下眼线?只要你都说出来,我会考虑饶你们不死。”

    “老人家,我真不知道我们杜司令,都在晏城哪些部门安排了卧底,如果推测起来,屠夫帮肯定有我们的人,再是最近好像又派人安插进军宪警,到底怎么个情况我也说不清楚,请老人家饶了我吧。”

    果然不出沐婉蓉所料,豹头山的土匪还真在屠夫帮有卧底,内奸不除,屠夫帮永无宁日,看来屠夫帮在最近一两年办的事,受到豹头山挟持,都是内奸搞得鬼。

    “我问你,难道你真不知道在屠夫帮安插的内奸是谁吗?”沐婉蓉感觉这样问话太唐突,很容易引起这个蒙住眼的耿双成,通过问话意识到他被绑架是屠夫帮所为。

    她马上接着问道“你们豹头山在新成立的工商联合会,有没有安插奸细,还有其他商会,反正你知道的都说清楚,你听明白了没有?”

    “老人家,我真不知道您说的这些部门,到底有多少豹头山的奸细,但是只能肯定屠夫帮最少每个分舵都有一至两个奸细,到底是谁、叫什么名字,我真说不清楚。”

    “我再问你,你到底跟特高课联系上了没有?有没有给特高课提供过情报?”

    耿双成现在算听出来了,绑架他的绝不是小鬼子,刚开始扣押审讯的那几个鬼子应该也是冒充的,既然知道不是鬼子绑架,他就没必要藏着掖着不说实话,最后丢了性命。

    “我已经说过了,豹头山杜司令有一条很严厉的规矩,就是谁背地投靠小鬼子或是向小鬼子提供情报,一旦查实格杀勿论。老人家,你说我有天大的胆,为了活命,也不敢跟小鬼子暗中联系呀。”

    “那我就不明白了,既然不想与鬼子为伍,那你们为什么要潜伏在特务委员会?”

    “这很简单,那就是特务委员会的职责,就是搜集情报抓捕嫌疑人,潜入到这种部门,知道的情报要比其他单位要多,所以我才被重用的潜伏下来。”

    宋世文听耿双成交代的应该属实,走到沐婉蓉身边示意她不要再说话。

    他接过话以一种老态龙钟的声音说道“耿双成,我们是豹头山杜司令,派下山秘密调查潜入人员的情况,你能如实交代表现不错,也摸清你没有跟小鬼子勾结。

    “一旦查实你与鬼子暗地联络,杜司令会随时派人进城暗杀你,你听清楚了没有?

    还有一点,就是已经对你审查结束,马上放了你,至于回去怎么说,你自己看着办,要是将被绑架和我们对你说的话交代出去,小心你会随时丢了性命。”

    宋世文为了吓唬住耿双成,再次态度狠厉的说道“你要知道,你们任何人所潜伏的部门,都跟着一名执法队员,希望你好自为之,不要为了一点好处丢了性命。”

    他说完对沐婉蓉耳语道“我们退下,请你派人把这两个家伙,送到青坊路宪兵司令部前面的十字路口再放了他们,一定叫你的人不要暴露身份,做的要隐秘。”

    沐婉蓉经历的事要比宋世文多得多,可这么大手笔的与敌人周旋,她自认不如宋世文。

    她庆幸自己为了屠夫帮和豹头山、明争暗斗隐蔽在城里的这批军火,迫不得已求助于宋世文,此招高明,高明的叫她重新认识了被传说成晏城最大的汉奸宋世文。

    而且通过这几次接触,对宋世文不但是了解,而是更加佩服这个年轻英俊的娃子,具有智慧的一个大脑,遇事不慌出手果断狠辣的作风。

    如果通过宋世文能把军火安顺利的运出晏城,完成正常交易,她沐婉蓉情愿把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