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屠刀下的抗争(第1/2页)
    宋世文被两个如狼似虎的宪兵推进审讯室,看到两个人被绑在十字木架上,浑身被打得伤痕累累,满脸的血迹都认不出模样。

    “这两个被拷打的人是谁你认识吗?”大岛泽太郎满脸阴笑的问道。

    宋世文看着大岛泽太郎摇头反问道:“大岛阁下,你认为我应该认识他们吗?”

    “哈哈哈,你这混蛋,偷偷地将最机密的情报传递给军统,现在这两个替你受过的军官,就是一直跟在你身边的张小虎和刘子松,他们代你受刑,难道你就这么忍心?”

    “哈哈哈,大岛中佐,你的意思没有开始审讯,就断定我就是泄露机密给军统的嫌疑人,我倒要请问,你学过侦讯和审讯专业课吗?”

    “宋世文,你的两个同伙已经交代,你就是泄露绝密情报的军统潜伏者,你还敢抵赖,看来不对你动大刑,你是不会招供的,来人,把宋世文绑在另一个十字木架上,严刑拷打审讯,我倒要看看这个混蛋的嘴和骨头到底有多硬。”

    宋世文听说要把他绑在十字木架上严刑拷打,马上瞪圆双眼说道:“大岛中佐,看来你要把我屈打成招是吧?既然你们已经录了张小虎和刘子松的口供,那还对我废什么话?干脆直接把我拉出去枪毙算了,我还真不想在临死前,再次受到侮辱和折磨,来吧。”

    大岛泽太郎突然桀桀的大笑道:“吆西,看来你已经承认,是你向军统泄露军事机密,那好,你把如何泄露机密的过程写出来,视情节轻重,再给你定罪。”

    “不用了,要不这样,既然张小虎和刘子松已经招供,指认我就是泄密者,那咱们这样好吗?他们两个把我如何泄密的经过写出来,我宋世文也写一份,要是对上了,那谁都没撒谎,也不是屈打成招,你看这样是不是很公平?”

    大岛泽太郎没想到宋世文这么狡猾,马上厉声吼道:“张小虎和刘子松的口供已经收录,现在就等你写出如何传递机密情报的经过,你觉得是接受拷问还是直接写出来好呢?”

    “我还是接受拷大审问吧,那样我会根据伤势轻重,来考虑如何写假招供。”

    “八嘎,你这个疯子,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来人,把宋世文绑在十字木架上,我一定要叫他,把传递秘密情报的经过部说出来。”

    “大岛中佐,我看你是在逼供,你想想,如果张小虎和刘子松已经招供,你们还能这么拷打他吗?早就把他两个保护起来,直接把我抓起来动刑就可以了。”

    宋世文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赌一把可能还能活,突然口气强硬的厉声说道:“大岛中佐,你要是有本事,把特高课课长和宪兵司令请来,我当着他们的面,把这场戏演下去可以吗?”

    “你别这么凶我,我提前就对你说,你没有学过侦讯和审讯课程,这种把戏,我宋世文不想配合你演下去,要杀要刮来个痛快。不是我说你,你的演技太拙劣,如此继续配合,我觉得很累。”

    宋世文眼看着小鬼子就要把刀架在脖子上,既然不想赖活着,还不如来个好死,这样自己就是死了,起码还是个抗日烈士。

    可他又不想就这么死去,就是死也要闹腾一场。

    “大岛中佐,你可以拷打审讯我,我也可以告诉你,你问什么我都跟着你说,绝不会不听话,反正是个死,又何必要屈打才成招呢,来吧,你怎么问我就怎么配合。或者你怎么写我都不反驳,最后给你签字压手印,这总可以了吧?”

    大岛泽太郎没想到眼前这个白面书生,还是个煮烂身子煮不烂嘴的鸭子,气得他暴跳如雷的吼道:“我现在就把你死啦死啦的。”

    “来呀,反正我给你们特高课、宪兵司令部,不管干多少工作,你们始终都把我看成是一个支那猪,一旦出事或情报泄露,首先想到我,想杀就杀,想剥皮就剥皮。”

    “哈哈哈,既然这样,赶紧杀了我,不过我要提醒你这个不动脑子的中佐。一旦你真杀了我,那些想给你们干事、也就是说像我这样的汉奸,他们还敢跟你们合作吗?”

    宋世文看着暴跳如雷的大岛泽太郎,这货下面说得更绝:“大岛中佐,我现在刚制定完,扫荡岭南八路军游击队根据地,作战和侦查方案初稿,特高课和宪兵司令部都非常满意,下步就是更加完善,你杀了我,你说你的长官能饶了你吗?好好想想吧中佐先生。”

    大岛泽太郎被宋世文彻底激怒,抽出指挥刀猛地就要砍到宋世文的脖子,审讯室的门突然被一脚踹开,一声怒吼道:“大岛,你这混蛋,快把刀放下。”

    进来的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跟久野俊男将军和佐藤浩二大佐,站在隔壁屋子里,密切关注查看宋世文和大岛泽太郎,对决的饭冢朝吉大佐。

    当他看到宋世文已经到了,生不惧死的与大岛泽太郎死磕,彻底激怒大岛这个蠢猪,气急败坏之下抽出指挥刀,就要砍杀宋世文,心中竟对宋世文产生一丝好感。

    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