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楼兰占卜 > 8红棺镇魂,凤袍加身(二)

8红棺镇魂,凤袍加身(二)

        “几十岁的老道了,至于哭哭啼啼吗?给我起来。”东方白没好气的拉起瘫倒在地的黄袍老道,一脸的嫌弃。

        “天命,取出我行囊中的引魂茯。”老道转身对我说道。

        “新魂请上路,看好路归路,桥归桥,老鬼莫上前,定”老道接过我手里的一张黄色茯苓,夹二指间,一声“定”黄色茯苓竟然自己飞向那蠢蠢欲动的红色棺木盖上,瞬间棺椁安静了下来。

        “这小女也是苦命,年纪轻轻便命丧黄泉。而且还是被人害死,所以不肯过溪。”东方老道弯腰,捡起地上一片落叶仔细端详起来。

        “你看这落叶,沾染棺木流出的血液,沾染处便化为枯叶,这的有多大的冤情啊。”

        东方白神情严肃,拿着手中树叶借助月光仔细端详起来。

        “可我真的不知道啊,你,王二狗,你跟陆员外是远亲,你肯定知道怎么回事,劝你娃还是老实说出来,不然今晚我们几人都要交代在这里”

        黄袍老道也是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关系,见此情形随即指着一位没穿上衣的中年男子大声呵斥道。

        “我、我、我、啪”一声,另一麻布素衣男子起身就是一巴掌甩在王二狗脸上,“你想死,你就去死,但是别拉上我们。”

        “哎,我就说了吧,这棺木中女子叫翠娥,是我们村有名的美人,家中就爷孙两人靠着四处唱点小曲度日,凭借扎实唱腔跟美貌那在我们十里八村也算小有名气。这不前几日,这陆员外过七十大寿,就请了这爷孙两给他唱堂会,哪知道这陆员外老了老了可是人老色心在,强行要跟翠娥姑娘发生点什么,可是这翠娥姑娘拼死反抗不从,可能是陆老爷一时心急没个轻重,一不小心就把这翠娥姑娘摔倒在桌角上,这不,就,就····陆老爷也怕吃官司,索性就一不做二不休杀了她的爷爷,完事后便让王管家找到我,给了我十两银子叫我把这翠娥姑娘给埋了。”

        “啪,好啊,你个王二狗,十两银子,你居然给我们每人一两银子,看你平时老实,没想到啊,你居然学会玩套路了,还差点害我们丢了命,走哥几个不干了。”另一位大汉听完,起身又是一巴掌扇在这王二狗脸上骂骂咧咧起来。

        “年轻人,想走可能没那么容易了,这自古老鬼轻魂遇,沾着莫想活,更何况还是相依为命的爷孙魂,你走的了初一也逃不了十五。”

        东方白摇了摇手里的佛尘一脸无奈的看着要走的三人。

        “哎,早知道这样,我还来干嘛啊,王二狗,你小子要不把贪的钱拿出来平分,我就是做鬼也不放过你。”另外一男子此时心一横指着王二狗大声呵斥。

        “真是不知死活的东西,现在什么时候了,还在想钱,如果不处理好恐怕你是有命花,没命花了。”东方白气急败坏指着内斗的几人破口大骂起来。

        “老仙,您可要救救我们啊,我们都是无辜的,这爷孙的死,可不关我们的事啊。我们就是赚钱辛苦钱花花,我们可没害人性命啊。”

        另一大汉也是识趣,看得出这东方白有几分真本事,上前便苦苦哀求起来。

        “既然你们想活命,那你们就得听我的,这棺椁不肯过溪流,她自己又是死于桌角处,桌属木,木生火,火引魂。看来你们得找到她的爷爷,爷孙同时下载,你们无关之人才可活命,否则他们爷孙二人在阴间相遇,到时候二人联手,那时你们可能还会祸及妻儿。”大仙,救救我们吧,他们的死真的跟我们没有半点关系,我们愿意听您的。五人听后,吓得连连叩头求救命。

        “起来吧,”地方白掏出一盏碗口大小的黄色灯笼,拿出一张黄白相间的茯苓。

        “引魂灯,引魂茯,听我号令茯引路,灯寻人,金生水,水生木,木为引,寻翠娥之爷,走”你们四人跟着这引魂茯灯,灯什么时候停下,你们几人就在那方圆百米之地寻找,找到这翠娥的爷爷后抬到此处。必须在公鸡打鸣之前赶回来,否则过时无效,一旦公鸡打鸣,那就变成了亡魂孤寡,到那时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们几人。”

        东方白一阵操作,几人哪敢怠慢,跟着那引魂符灯快速追去。

        “靠边上站着,几十岁的人,不行正道,反而助纣为虐。”

        东方白面露怒色,对着挡道的黄袍道士一阵怒喝。那黄袍老道也是识趣,耷拉着脑袋便识趣的站在一旁。

        “翠娥小女,听我一言,命以丢,魂以散,阴阳路,两不欠,无故人,放一行。遇路行,遇桥过,遇溪趟,世间沧海桑田下,只怪小女红颜多薄命。爷孙聚,爷孙福,今生同苦命,来世投良胎,积怨深,积怨浅,一时化,多寄钱,躲灾难,行善事。可好?听后多考虑,我在等回答。”

        东方白手持铜钱剑一跃而起,嘴里念念有词。

        只见那红色棺椁听后也是奇怪,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嘶吼声后安静了下来。

        “你也是够狠,人家小姑娘哪里招你了,你给她上八骨镇魂钉,你还想困她一辈子?早知道你给姑娘上了八骨镇魂钉,我就不救你性命了。啪”东方白围着红色棺椁走完一遭后,此时面露恨意,一巴掌甩在黄袍老道脸上,黄袍老道顺势倒在地上一阵哀嚎。

        “我也就学了那么点本事,见一路煞血不止,我又不知道怎么办,想着这也是冤死之人,担心怕被报复,所以一时情急用了这八骨镇魂钉”黄袍老道捂着脸,挡着脑袋低声求饶似地解释道。

        “哎,罢了,既相遇,则是缘,佛尘起,白茯命,起,听我令,取八骨镇魂钉,起、去、”东方白无奈摇头,轻声叹气,突然单脚跺地,大喝一声,只见他掏出一张画着人形的白色茯苓瞬间跟着佛尘朝红色棺椁飞去。

        “叮叮当当”一阵声响后,八根血淋淋的钉子从棺椁盖、底飞起悬在半空中。钉上的鲜血顺着钉子缓缓流下不止,在夜色中增添了几分恐惧。

        “收”一阵号令,佛尘飞回东方白手里,悬在半空中的八根带血的钉子立刻掉在地上,那白色人形茯苓化作一团白色火焰消失不见。

        “哎,为这样的人浪费一张白色人形茯苓,真是不值得。”东方白看着倒地不起的黄袍道士直摇头。

        “东方爷爷,你看”我指着原地飞起带血的树叶惊恐不已。

        “没事,这叫煞血引,是死人给死人引路用的,这姑娘真是有心,死了都还在等她爷爷。哎,真是可惜了。”东方白看着飘在空中带血的树叶一阵叹息摇头。

        “老仙家,这都快卯时了,你说这·怎么还不回来啊,会不会···”黄袍老道此时凑上前,一脸担忧的看着东方白。

        “来晚了那就等着你们五人给他们爷孙陪葬,谁让你放八骨镇魂钉的···”累的瘫坐在地的东方白一通指责。

        “来了来了,老仙,我们费了好大劲才在池塘里找到的。”四人抬着浑身湿漉漉的一个老者尸体站在东方白面前。

        “难怪这姑娘遇溪不躺,是这么回事啊。爷爷在水里泡着怎么舍得安心上路呢,错怪你了姑娘,念你一生心善。老道就送你凤袍加身,来世做个有钱有权之人吧。换棺椁,老道了却你最后一个心愿。”东方白起身看着死去的老者一脸羞愧。

        “你们几个把棺椁打开,姑娘并不会害你们,之所以之前那样,只是担心泡在水里的爷爷,红棺镇魂,凤袍加身,老道送你最后一程姑娘。”

        几人哪敢不从,随即胆战心惊的从棺椁里抬出那素衣加身的小姑娘放在地上,然后把溺水身亡的老者放在里面,合上棺椁。完事后悻悻地来到东方白跟前。

        "“老仙,按您吩咐,已经做好了。”其中一人点头哈腰向东方白报告。

        “恩,凤袍何在,带财红棺,起”只见东方白又从行囊中掏出一件黄色的凤冠旗袍,一张上面画着黄金翡翠红色茯苓,只见在空中漂浮慢慢靠近地上的女孩。

        “穿,引”老道口里振振有词,那凤冠旗袍瞬间自动穿在女孩身上,红色茯苓在空中自燃随后便化作一口红色棺椁。

        “噗噗”东方白手持佛尘,手捂胸口,一口老血喷涌而出,四处飞溅。随后一个踉跄栽倒在地。

        “东方爷爷,你怎么了?”看着老道的一顿神操作,我对他也是一阵佩服,看着他倒在地上我也是心头一紧,连忙上前扶住。

        “你们几人过来,去把红棺木向前移动三尺,这凤袍加身的姑娘放进茯苓所变的棺木里,在茯苓幻化掉地处掩埋。挖坑长三尺三宽三尺三,然后新土掩埋。不得有误、”

        ‘好好,老仙家您先休息休息‘四个彪形大汉连连点头,不敢怠慢。

        “你过来,这爷孙命苦,你也不该使用八骨镇魂钉去害他们,爷孙心善,没伤及你们性命,拿着这本普度经为他们超度一下亡灵吧,也算是行善之举了。”东方白掏出一本蓝本经书递给黄袍老道轻声叮嘱。

        “放心吧老仙家,我为他们守灵七天,每日超度亡魂,以求他们在天之灵,告慰我心底那份自惭之心。”黄袍老道接过经书满脸歉意。

        “天命。扶我起来,我们走吧。”东方白伸出一只手。

        “唉”我立马扶起倒在地上的东方白,扭过头看了看身后,心里一阵酸楚。借着这夜色,我们继续前行。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115187/370484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