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追回前妻和宝宝 > 第433章

第433章

        她也不动,就看着窗外的一地银光漫天星子,只觉说不出的孤苦,原来生活兜了一个大圈子,到得今日,她还是孤身一人。

        如果疼她爱她的福婶也去了,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一个人带着孩子,拖着这样不争气的身体,怎样活下去?

        相思想起来就觉得难过,四年前她家里出事,她拎着刀捅伤了人,害的自己蹲监狱不说,还连累的护着她的福伯被人痛打了一顿丢在路边丢了命,而四年后,又是她跑回来招惹了福婶,如果不是因着她不肯动何以桀的钱,她也不会这么大年纪还出去做工,结果就出了事……

        相思想着,终究还是心酸,长了薄茧的指腹轻轻摩挲着隆起的肚子,如果福婶也去了,她就欠了福伯福婶两条命,也只好用她自己的命来抵了,反正,她也活不了太久了吧。

        相思有时候也会后悔,她干嘛那么死心眼,就花了他的钱要他知道就知道吧,但转念却又担心,如果他通过她的提款记录找到她,看到此刻大腹便便的她,他一定会逼着她去医院弄死这个孩子吧。

        他怎么能有别的孩子呢?他有家世优越的妻子,门当户对,琴瑟和合,他又这么爱那个女人,自然不肯给她一丁点的委屈,他还要借助妻子的家世青云直上,她的孩子只能是他人生的污点,前程的绊脚石,她肚子里这个孩子算什么?不过是一个没身份没地位上不得台面连父亲是谁都不敢说的野.种……他当然是除之而后快。

        事到如今,难道还存着心思以为他会手下留情?

        相思闭上眼冷笑,眼泪是冰凉的痛,那个寒冷的冬夜,她觉得自己比失去第一个孩子的时候还要绝望。

        她不知道一个人该是爱的多么深,才会在面临那般伤害之后,还选择相信他,她也不知道,一个人的心究竟容量有多大,可以一次一次失望之后,仍旧怀着小小的希冀。

        好像总是无法相信,相信一个曾经这般对待过自己的人,竟会当真残忍到那种地步,但当事实真切发生之时,方才知道,这世上没有什么不可能。

        到现在,她早已决定一个人带着孩子努力的活下去,起初决定留下孩子时,还想着将来报复他给他致命一击要他闹出什么丑闻仕途不保,但孩子一天一天长大,这个念头就渐渐淡了,她现在不想再考虑别的,只希望福婶能赶快好起来,孩子也好好的生下来,一家三口,就好好在一起。

        为了保住这个孩子,为了她一些自私的说不得的念头,她不能给福婶换一家大医院,不能让她再多活三五天,说起来,她也不是个好人!

        老旧的风扇吱吱扭扭的转着,让人担心它会不会突然之间不动了,闭捩的房间里闷热的难受,刚刚擦洗过的身子又开始出汗,相思浑浑噩噩的靠在床上,却没有力气下床再去收拾,她自己的身子自己清楚,挨了杜芳芳的几鞭子,虽说外伤好了,却留了病根,拼了命的怀这个孩子,怀相又不好,等生她的时候,还不知道能不能闯过鬼门关。

        有时候也问自己,后不后悔一时冲动留下她,但盘旋再三,答案也只有一个,不后悔。

        感觉着她一天一天的长大,从毫无动静,到会踢腾小手小脚,让她深深的品尝到做母亲的快乐和幸福,也许还要感谢她,如果不是她的存在,她根本不能撑下去。

        只是,偶尔和她说话的时候,会想到她和何以桀的第一个孩子,那个还不到三个月的孩子,被他粗暴的杀死,连多陪她两天的希望都没有。

        她还记得那个夜晚,他们原本还好端端的,回去路上他还和她说说笑笑,接了一通电话之后,他却忽然翻了脸,在她把怀孕的消息告诉他之后,他甚至不等她脸上的笑容消去,就生生的把她逼入了地狱中去……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暴怒,是因为她怀孕还是其它原因,因为他们之前在一起,他总以她还要念书为由要她避孕,所以起初她想,也许是她突然说怀孕了吓坏了他吧,毕竟,他的身份摆在那里,但后来他那些近乎疯狂的举动,才让她察觉到不对劲儿……

        他就像是受了刺激的猎豹,将酒店房间里的东西砸了个稀烂,然后就掐了她的脖子不丢,骂她居心不良,骂她心思太深,意图用怀孕来套牢他……

        她记得当时她惊呆了,在一起这么久,他的话她向来都是乖乖的听从,避孕药她也一直在吃,她还没有毕业,她怎么可能想这个时候怀孕?

        但他根本不听她的解释,不知从哪里翻出来的那个东西,把她衣服扒光,就那样硬生生的捅了进去,她痛的惨叫,感觉自己的子宫都要被他捣碎了,她开始流血,痛的全身都在抽搐,但他站在那里,动也不动的看着她。

        过去那么久那么久了,回忆起来,还是会感觉如坠冰窟一般,每一根神经都在痛。

        她感觉全身的血都要流光了时,听到他一字一句的说话声。

        直到那一刻她才知道,原来,从他第一次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就只是一场用爱设下的阴谋。

        爱她,宠她,呵护她,却都是淬了毒的蜜,要她含笑饮下,然后肠穿肚烂。

        他甩门而出,远去的脚步声像是踩在她的心上,她以为她要死了,可是后来,也许是他们房间的吵闹惊动了酒店的服务生,有人把她送到了医院里,她没了孩子,却保住了一条命。

        那时候是彻底的心灰意冷,就在静知姐的帮助下偷偷离开,后来一个人去了甘肃,留在一个小村子里当代课老师,过了一段安安稳稳的日子,谁知,偏又遇到那种事,如果不是她拼死反抗,恐怕早被人给糟蹋了,只是,虽没到最后一步,她也觉得自己是彻底的脏了,连活下来的勇气都消失的干干净净。

        来甘肃接她回去的人是何以桀,从看到她开始,一直到回去那座城市,他没有和她说很多话,只是一路抱着她,手一直没松开。

        再后来……她从甘肃回来将近一年,心伤渐渐痊愈,开始有了笑颜,却再一次遭逢了他的残忍和欺骗。

        相思摇摇头,不想让自己一个人在深夜里回忆这些事情,但那些过往,又怎能轻易就被抹去?就像是钉在墙壁上的钉子,拔出来之后,还是永远留下了一个深深的洞,提醒着自己,曾经有过怎样的伤害。

        她想起那张藏在她箱子里的机票,恍惚的记得他好似对她说过,他喜欢意大利,等以后退休了,就搬到那里养老,安度晚年去。

        相思漠漠的笑了一下,他难道还指望着她会在被他的女人打成那样之后,还卑微的飞到那里去,等着他功成名就退出江湖之后再来宠幸她?别做梦。

        相思躺下来,手掌平贴在小腹上,我一辈子都不会见你何以桀,一辈子,都不会。

        *********************************

        “部长,查过了所有的出入境记录,没有闻小姐的行踪。”赵秘书进办公室的时候,正值临下班的时间,他站在偌大的办公桌前,下意识的扭头看了看墙壁上的钟,再过半小时何太太就会来接何以桀下班,他们两人相处的还不错,几乎工作在一起的同事都知道,何部长和太太夫妻感情好的很。

        何以桀正在签署一份文件,听了赵秘书的话,他的笔尖微微的顿了一下,黑色的墨水在a4纸上氤氲出小小一团墨迹,他似乎低低叹了一口气,继续奋笔疾书,修长的眉毛却有了打不开的结。

        赵秘书站着也不敢走,他身后的百叶窗子里透出橘红色的夕阳,落在他的肩上,不知怎么的,他看着何以桀此刻的样子,只觉得有些说不出的落寞。

        他和闻小姐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猜不透也不清楚,但却好似隐隐的感觉到,闻小姐之于何以桀,绝不简单。

        他这边正在神游太虚,却听得何以桀的声音低低响了起来:“算了,随她去,你先下班吧。”

        赵秘书立刻恭谨说道:“是。”转身轻轻向外走,还未拉开门,就听到了笃笃叩门声,他赶忙过去开门,果不其然是杜芳芳站在外面。

        ps;有加更哇~~~~~~求动力哇~~~~~老何你后悔了哇~~~还指望相思按你的安排去意大利啊,你做梦呢小子!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114964/370345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