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另类土豪的贫穷生活 > 第7章 小土豪的手腕

第7章 小土豪的手腕

        早上的阳光温暖中带着一丝苦涩,万金没有去上学,他逃课了,这是头一次,可又理直气壮,他要去送丽华。

        火车站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有的,是归来的满身疲倦的思乡客,有的,是为了不同梦想去遨游天下的携梦人,可还有一个特别的人,远远的望着站门口,既不向前,也不离开,满眼的无助和凄凉,经过的人的各种冷漠眼神都没有掩盖住他,反而令他的眼神更加坚定,在这一刻,他搜寻的只有一个身影,哪怕是她的背影。此刻,他不想亲耳听见丽华和他说再见,因为许多年了,梦中常常望着武老师挥动着远去的手,让他哭醒,今天他不想再一次,再一次体会那撕心裂肺的分离,只想在这,在这里,远远的望着她,望着她离开。

        丽华还是穿着洁白的裙装,步子很缓,边走边东张西望,那渴望的眼神有期盼,更有失望,拉杆箱吱吱咯咯的声音响在万金心头,可还是得控制,得忍着,不让苦涩的泪流出眼眶,不让发梗的喉头出声,只是这样静静的望着那失望而去的身影。“别了!我的同学,我的朋友,我的知音!”

        “刘阿婆,最近的气色不错奥,听说您最近办班喽,收入不错吧!”卢老板把一块肉裹好放进刘阿姨的菜篮子,又抓起一挂香肠放进去。

        “卢老板,我没要这个啊!”

        “唉,今天,您是第八十八位顾客,就是我的幸运顾客,不光肉白送,还有搭配礼物,千万不要客气,不要客气,请笑纳!”

        “哎呀!真是啊?那就祝您生意兴隆,大吉大利了!”刘阿姨脸上的皱纹都乐开了花,可能这辈子是头一次遇上这好事,“卢老板啊!什么办班啊,就是我们一群老头老太太凑热闹,还挣钱呢,我都往里贴钱,那些日子过的不富裕的老姐们,老哥们的,我不还得给他们备点红花油、救心丸、降压药什么的,奥还有水杯子、蜂蜜、茶叶的,你说我这个人吧,就是心眼好,又好个热闹,可不敢图什么钱。”

        “啊!是这样子,哎呀,您可真是菩萨心肠,怪不得最近邻居们都夸您呢!”

        “是吗?都怎么说,您快跟我说说。”

        “都说您心眼好,心又细,要不是您啊,武老爷子早去那边报道了,还有那个万金,早就饿死喽!”

        “哈哈,看您说的,我可没那么好,没那么好!大伙真这么说?”卢老板看着刘阿姨狡黠的眼神笑了,笑的很开心,仿佛是渔翁在看鱼儿吞钩。“刘阿婆,我和您商量个事!”

        “卢老板,您说吧,什么商量不商量,只要能帮上的忙,您尽管说,远了不说,这几条街,我老刘还是有些朋友的,说吧,什么事?”

        “哎,这个,这个事吧,是这样,我这个店现在需要一位像您这样的名人做代言,阳光!健康!有人缘!还得邻居们认可!具体的工作吗,是这样,我这有一批t恤,上面呢,有本店的名字和联系方式,您和您的朋友只要锻炼的时候穿上它就行,每个月呢,我给您开一千块,您看怎么样?”

        刘阿姨的两个眼瞪得溜圆,嘴巴越张越大,不等卢老板说完,就急急的说“行行行,这行,这是好事啊,傻子才不干呢,白给衣服穿,还有钱挣,这也太好了,说吧,什么时候开始啊?”

        卢老板略略沉了沉,然后说:“这个得看万金什么时候回来上班了,这小子好几天都没来了,我这都有点忙不过来了,再说,以后开了送货服务,还得仗着万金呢,这小子踏实,能吃苦,还有文化,要不您一块把万金也捎上?钱好说,每天还是一小时,一月九百,外加一百奖励,也是一千,怎么样?”

        “我的天啊!这可是天上掉肉包子啊!行,全包我身上,您等我好消息吧!”刘阿姨喜笑颜开的拎着篮子,一路小跑的奔去了武家。

        “老头子!你这是干什么?一个月两千?你疯了吧?就想这主意?···”

        “妇道人家懂什么?那游万金心里想的啥?咱现在得想办法收了他的心,看咱那胖闺女,想找个万金这样的,不下本钱能成?再说了,这点钱人家也不是白拿,干活不说,往后在咱这尝了甜头,不用喊,她自个就上赶着来帮忙,到时候,让她帮着说服万金娶咱闺女,哎嗨,我就不信万金能跑出圈去!”

        “真行!老头子,要不都说,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你这鬼点子真多。”

        “那是!我,唉!不是,你个傻婆子,说什么浑话,我怎么就流氓了?”

        “不是,我这嘴吐露了,应该说我男人是智勇双全!”卢老板梗梗脖子朝他老婆鄙夷的呲了一声。

        “阿姨!今天什么日子,这么多好吃的?”万金洗着手看着餐桌,脸上失去了往日的灿烂,挤着勉强的笑容说着话,一整天,麻木的站在车站门口,遥望着带走了丽华的方向,直愣愣的像石头,像丢了魂魄的木偶,伤心吗?失落吗?现在什么都没有,心好像跟着那远去的火车飞去了,变成了那蓝色小鹤,伴在了丽华身边,让她握在手里,温暖,亲近。剩下的他,只是一个空空的躯壳。

        “万金啊!还不是托你的福!快来,快来,别凉了,武哥,要不你和孩子喝一杯?”

        “那就喝一杯!”爷爷的手杖已经不用了,近来身体好像好了很多,邻居们的夸奖和五禽戏的效果让这老人有了精神,生活也变得有了滋味,常常望着出出进进的万金微微的笑,在孩子身上他又重新找到了生活的信心,是啊,生活还是美好的!

        “这个!唉,万金吃肉,正长身体呢,多吃啊,吃饱了和你商量点事。”刘阿姨边给万金夹菜边说话。武老则有一丝不解的看了看刘阿姨,半天时间了,刘阿姨是哼哼唧唧的边做饭边唱《西厢记》,老人家搞不懂她今天有什么喜事。

        “万金啊,最近怎么不去超市打工了呢?”万金心里一哆嗦,暗想刘阿姨怎么问这事,是不是胖妞来过?抬头望望爷爷,见爷爷也是一脸迷茫,知道胖妞肯定没到家来,那刘阿姨又是怎么知道的?

        “有事吗?”万金只是轻描淡写的回应着。

        “万金啊,咱们现在是工友了,阿姨现在也给卢老板打工呢!帮他做做广告,一个月能给一千块,卢老板还说了,你现在也是一千块喽,什么时候回去啊?”

        “这···”万金沉吟了半晌,爷爷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万金,这样啊,现在开始,就别再打工了,爷爷这些年攒了些钱,高二了,该一心搞搞学业了,别的事等将来上完大学再说吧。”

        “什么啊?武哥,一天就一个小时,又不会累,一千块啊,比上大街捡都容易,你再有钱,总不能跟万金一辈子,怎么眼前的好事就不要,傻了吧,哎!万金别听爷爷的,听我的,明天就跟阿姨去,不挣白不挣,钱跟谁都没仇不是?”

        “我觉着这事有蹊跷,好事怎么就自己找上你了?他刘姨,卢老板又不是傻子,这么多年邻居,谁不知道他多精,会平白无故的一月往外掏两千块?我看这里面有文章,万金他还是不去的好。”

        “万金,阿姨就听你一句话,去还是不去?”

        “我···我···”游万金很有点吃不消了,一边是百爪挠心的刘阿姨,一边是淡定从容的爷爷,再想想胖妞那张大胖脸,真是没法说啊。

        “万金,是不是有什么事?一会儿,你刘阿姨走了,跟爷爷说说。”

        “唉!武哥,你也忒没良心了吧,这是撵我呀,好!我走,可别后悔!”

        “阿姨,阿姨,您别啊,这是怎么个事啊,刚还好好的,说翻脸就翻脸了呢?”

        “什么?我翻脸,这都往外哄了,还我翻脸,你爷爷真是老糊涂了,他替你想,我就不替你想了?这是安的什么心啊,把我的好心都当驴肝肺了,你自己说,到底多挣点钱有什么不好?”

        “他刘姨,这话不是这么说,你别混淆概念,我不是说挣钱不好,只是担心孩子的学习,你冷静点,等明天,明天万金跟你说,做个决定也不差这一会儿不是?”

        “行,倒是不差这一会儿,那行,你们俩今天收拾桌子,算给我赔礼,我走了,气死我了,真不痛快!要不说十个男人九个轴,剩下一个气死牛呢,唉!真是。”

        “他刘姨,你慢走啊,就不用万金送了啊!”爷爷带着一丝狡猾的笑朝她喊了一声。

        “卢老板,你说这武哥他怎么这么轴,万金还没说什么,他就说这说那,唉,气死我了!”

        “刘阿婆,这没什么,上了岁数都这样,天上掉馅饼了,怎么也得琢磨琢磨不是,再说了,反正也不急,我这是新业务,再说,给你俩是一天一结账,别的工人可别告诉他们,他们都是压一个月啊,这是保证金,至于您,我是最放心的。”

        “我急,嘴边的鸭子啊,这个老家伙,处处和我对着干,就是不让我痛快,唉,比我那死了的老头子还轴,你说这男人怎么都这样啊?”刘阿姨嘟囔着,好像又觉着不对,抬头看看卢老板,脸色不太好看,唉对啊,这也是个男的啊,忙说:“我不是说您,您不是,您不是···”那‘男的’两个字及时的止住了。

        武老和万金在院子里喝着水,万金心里很乱,没办法平静下来,到底为什吗,又说不清,丽华走了,卢晓璐的事自己也不想去跟她面对面的说,那毕竟是她一厢情愿,跟我有什么关系,刘阿姨又是怎么回事,怎么和卢老板绞到一起的,挺乱的。

        “孩子,这卢老板,那是出了名的精,他会不会是把你当成了货物,哈哈,就是给他闺女的将来预备的货啊,你刘姨那是个老媒婆,他俩这是百变不离老本行,唉,欺负你还小啊,孩子,你和我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可在爷爷眼里,你就是我的亲孙子,谁都别想打你的歪主意,听爷爷的,什么一千块,见他的鬼去吧,好好上学,让他们狗咬尿泡空欢喜去吧。好了,值不得想了,啊!”

        “爷爷!”万金的眼泪流了出来,一股温暖的更咽让他再也说不出话来。

        鲜奶和面包还有每人一个的煎鸡蛋,今天刘阿姨来的早,早餐也格外的讲究,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武老和万金都没感到奇怪,反而是挺自然的坐了就吃,倒是刘阿姨在一边站着发起了呆,好像有什么给塞住了嘴。

        万金吃完一抹嘴,“爷爷,您吃着,刘阿姨站着干什么,快吃啊,我得走了,上学去喽!”说完扔下张着嘴的刘阿姨,一溜烟的跑了。

        “唉,不是,这,这,不是说好,今天,今天···”刘阿姨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喃喃的叨咕着。“说好什么啦?孩子这不是告诉您了,吃饭!”武老撕了一块面包爽爽的咬了一口。

        “卢老板!我怕是,万金这孩子不来了,你再找个别人帮忙吧,我这代言的事,你看,要不先干着?”

        “这个,这个,好,刘阿婆,这样,实话跟您说,万金呢,我是非请不可,我是想让他给我闺女当女婿,我就这一个闺女,将来我这上百万的家当都是他的,您呢和武老爹到时候,不还都能跟着养老不是,这样,干脆你啊,把事呢挑明了说,武老爹又没有孩子了,干捡个养老送终的好娃子在身边,再白得一份家业,我看他不会反对吧?您呢,我也不会白了您,只要事成喽,您看,这超市,这里全部的,给您五分之一,咱签合同,您看怎么样?”

        “好到是好,只是,只是,我怕万金他不同意啊,您是不知道,这山里娃主意很正,就怕他看不上晓璐。”

        “有啥看上看不上的,谁不是撮合在一块混日子,让他想想往后能过有钱的日子,那不就行了。”

        “行,那我试试吧,要不行,您再给出个道,我总觉着这事悬!”刘阿姨摇着头又看了一眼这个大大的超市,眼里掠过一丝说不出的神色。

        游万金咬着笔帽发呆了,老师讲的什么···?分明是丽华左顾右盼,失望的离去,无声却揪得他心痛。而这时的他哪里知道,有一个会改变他一生的阴谋正在靠近。

        胖妞还在全神贯注的盯着万金,她心里现在只有一个念头‘这是我的,丽华走了,万金就是我的,无论如何都要搞到手,哪怕只是一个外壳。”

        “卢老板,我想到了一个好办法,让万金同意这事不太好办,不过要是生米做了熟饭,那还不就好办了?”

        “阿婆,你的意思是···?”“奥,对啊,太聪明了···那,要不这两天,您给把万金弄到个地方,然后再告诉我,我带着晓璐过去,然后再···,嘿嘿,事不就成了?”卢老板高兴之余还是摇着头说:“好是好,不过有点损,而且我闺女这样,还怎么去上学?唉,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反正她也不是那块材料,总不能等到万金考了大学吧,还上哪去抓他啊,就这么定了。”

        刘阿姨笑了笑,紧接着脸一绷,“那现在就签我那五分之一的合同吧!”

        卢老板满脸笑意,摆摆手说:“不要着急,现在我就写,不过得等到你把万金老老实实的放在床上,我拍照片之前,一定签!”

        “好!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两个人击掌一笑。

        “万金啊,今天累不累啊?”刘阿姨关切的问着。“不累,您有事?”

        “没事,呕,对了,我那吧,昨天晚上灯泡坏了,黑咕隆咚的挺吓人,晚上没好意思跟你说,你要是有空,现在去给换一个?”

        “行,您怎么不早说,跟我还客气什么!”万金跟爷爷打了个招呼就跟着刘阿姨去了。

        “来,先喝杯水,阿姨去拿灯泡啊,唉,喝呀,这里面加了蜂蜜,喝吧!”刘阿姨看着万金大口的喝完水,嘴角闪过一丝诡异的笑,转身到里屋去了。

        “阿姨,阿姨,我怎么有点头晕,挺沉的。”万金摇晃着头靠到沙发上,似乎在努力的睁眼,又似乎很疲乏,像就要睡着了似的。

        “怎么了,哎呀,上学累着了吧,快,先到里屋眯一会,来来!”刘阿姨扶着万金走到内屋,万金不自觉的躺倒在床上,不一会儿,就鼻息均匀的睡着了。“卢老板,成了,来吧,别忘了带合同!”刘阿姨手扶着话筒压低了有些兴奋的声音。

        门轻轻的被卢老板父女推开,卢晓璐急不可耐的走到里屋去,刘阿姨一把抓住卢老板,另只手一伸“拿来!”卢老板朝内屋望了望,咬咬牙,从兜里掏出一张信纸,刘阿姨接过来看了看,点着头,小心翼翼的折好放进兜里,朝卢老板摆摆手,卢老板打开相机镜头走进屋里,咔嚓,咔嚓,咔嚓的,不断在响的曝光声传出来,可怜的万金在睡梦中,被摆出各种样式配合着这父女的拍摄,屋角一束旱荷花微微的动了一下,是有一滴闪亮的水珠滴到了地上。

        “卢老板,把这个坏灯泡给我换上,快呀!”刘阿姨望着兴高采烈的这对父女喃喃的说。

        “换这个干什么?”

        “唉!我这是把孩子骗来的,别问了,快换上,赶紧走吧!走吧,作孽呀。。。”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114813/370235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