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第1/2页)
    李枭总听人说俄罗斯是战斗种族,好像上帝造人的时候,俄罗斯的人的天赋技能就是打仗。

    不过就这个还处于骑马打仗的年代,蒙古人更加应该算作战斗种族。铁木真带领着蒙古铁骑横扫中亚,他的子孙们创建了一个无与伦比,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庞大帝国。

    帝国的疆域之大,从东边到西边骑着马得跑上一年。

    在那个铁血与刀剑统治的世界里面,蒙古人善战之名响彻了整个欧亚大陆。

    祖先的血在满桂的身体里面奔腾流淌,这家伙天生喜欢战争。他热爱战争,胜过热爱一切。没有仗打,或者说沦为辅助军种。这对他来说就是煎熬,在也没有比看着人家打仗更加难受的事情了。

    为了有仗打,满桂甚至开始捧起他最为讨厌的书本。拽着鱼老一个字一个字的问,当一个将军开始看兵书的时候,这就证明他在进步。只是李枭觉得,他应该去问毛文龙,而不是渔老。

    身为大明的优秀技术工人,渔老认识字已经算是异数。跟他讨论兵法,绝对是对身心的一种摧残。

    技术工人的思维很奇怪,这些人相当认死理儿。不但是渔老,好多匠人营里面出来的家伙都是这样。他们可以一天到晚的趴在车间里面,试验着做各种各样的东西。却不喜欢和人聊天,没事儿喝两口已经是仅有的爱好。

    李枭经常看到这样一种场景,满桂追着渔老提问。渔老烦不胜烦,却又不好赶这位满爷走。脸上的不耐烦,只要是个人就能看的明明白白,可满桂却不在乎。

    按照他的话来说,学问嘛!哪那么容易学到肚子里!

    看着爱学习的满桂,李枭心中一动。总是在士兵之中培养军官,这事情虽然现在可行。但今后却难以持久,毕竟这些士兵一两年前还是扛着锄头的农民。

    现在让他们不但要拿起枪,而且还要拿起毛笔做学问,这事情有些难。

    “当家的,你赶紧把满爷弄走吧。不然,俺真的没办法好好研究这个茶壶的事情。”炉子上的茶壶冒着蒸腾的水汽,大铁锤和赵铁柱都死死盯着一动一动的壶盖。眼神里面满是疑惑和迷茫!

    渔老已经不看这东西了,正在和李枭抱怨。满桂整天的纠缠,已经让渔老烦躁不已。他现在很想甩掉屁股后面的这只跟屁虫!

    只要不妨碍自己做研究,李枭把满爷送月球上去,渔老都没意见。

    “道理你都弄明白了?”李枭看着迷茫的赵铁柱和大铁锤,很有些怀疑渔老是不是真的弄明白了蒸汽机的道理。

    “这还不明白?不就是烧开了水,会产生白气。您堵住了壶嘴,气当然要有地方出。里面的白气聚集多了,就能把壶盖顶起来。这就是白气的力量!您看,气有的从壶盖边儿上漏了出去。

    所以您又弄来了橡胶,只要在壶盖边上粘上一层橡胶。就可以做到让白气留在壶里面,直到白气的力量可以把壶盖顶起来为止。”

    看着渔老,李枭再三确定这家伙不是穿越人士之后。心里立刻就认定,这老家伙是天才。

    只要把白气换成水蒸气,这老家伙的解释,就是最为原始的蒸汽机原理。

    这老王八蛋是个天才,李枭现在很想抱着老家伙亲一口。太难得了,这世界上居然还有这样的聪明人。

    就渔老这份儿脑子,给个工部尚书干干都有富余。李枭觉得他比京城里面,只知道帮着皇帝修皇宫的哈巴狗强多了。

    “这真是你想明白的?”李枭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这有什么呀!跟坝轮子的道理差不多。”

    “坝轮子是啥玩意?”李枭脑袋转了八圈儿,也没弄明白那玩意到底是啥。

    “就是在河里修个水坝,水坝的下面留个闸口。水蓄多了,就打开闸门放水。水流冲着水轮转,就可以拉磨,舂米。这东西不但山东有,河南也有。听说关中也挺多的!”

    “呃……!”李枭无语,这老家伙好像是在说水力发电站。

    “你是怎么把这俩玩意联系在一起的?”

    “还不是一个道理,只要把出水口变小。水都从一个地方出,那力气就大。你这玩意,不过就是把水改成了气而已。换汤不换药,这要是都看不懂,老夫这把年纪就活到狗身上去了。”渔老背着手,一脸的鄙视。

    李枭觉得他有理由鄙视自己,作为一个现代人。也只是知道这么个原理,至于怎么能把蒸汽机鼓捣出来,还真没个谱!

    这就没啥说的了,自己肚子里那点儿玩意,都被人明白了个不离十。还是早点离开,面得在真正的工匠面前丢人现眼。

    拱拱手,李枭抬腿就走。李枭相信,要不了多久。蒸汽机这玩意就会出现!

    对于渔老的科研能力,李枭是再也不怀疑。

    这一段时间,皮岛兵工厂里面的产量很高。铜炮一共生产出来二十多门,在海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