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爱你,是个错 > 第四章:身陷囹圄

第四章:身陷囹圄

        几人又倒回职业介绍所,这下那办事员却先声夺人,瞪大眼睛斥骂展晖和谢氏兄弟:“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介绍工作给你们,你们又不做,现在我也没有办法了!”

        “那我们不要你帮我们找工作了,把钱退回来,我们自己去找!”谢方大声的说道;

        “退回去?有这样的事情么?”那办事员指了指墙上早贴好的标语‘介绍费一概不退!’

        谢方大怒,冲上去就要揍那办事员,展晖使劲拽住谢方,办事员见势不妙,嘴里高呼人来,霎时,外面就冲进来几个大汉,其中一个说道:“是谁那么大胆,竟敢在这里捣乱!”

        展晖赶紧赔不是,那办事员恨恨地说道:“在龙城谁敢在我的地方动手动脚,我就要他趴着出去!”

        几人无语,垂头丧气地回到胡建开的租住屋。有什么办法?到了人家口袋里去的钱,又怎么会退给你呢?

        又过了几天,看着口袋已经所剩无几的盘缠,一向性格稳重的展晖也沉不住气了,他知道,再不找到工作,几人将很难在这里呆下去!

        晚上,展晖和谢方兄弟百无聊赖地游走在街道上,抬头看看和家乡一样亲切的月亮,一样柔和的星星,再看看那陌生的闪着寒光的霓虹灯,和那匆匆行走的陌生路人、如炽的车流,他们很沮丧,知道这座城市不愿意容纳他们,他们叹着气,该去哪里呢?如果回家去?不行!那临出门时信誓旦旦豪壮的话音还在耳边回响!那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活,那咄咄逼人的王小军和杨父那怨恨的目光使他们心寒胆战!

        可是,又该怎么办呢?

        展晖咬了咬牙,说道:“就算是捡破烂,要饭,我们也不能回去!”

        谢方和谢虎抬起头来望着平时看起来有些犹柔寡断的展晖!

        就在这时候,街上的人群开始骚动起来,一些人在大街上惊慌失措地跑动,定睛一看,一群身穿制服手戴袖章的人正在追赶这些跑动着的人!

        “不好!查暂住证!”展晖叫道!

        未等他们反应过来,那些手持棍捧的治安员们就到了眼前,谢方和谢虎见势不妙,转身拔腿就跑,展晖慌了手脚,朝相反的方向也拼命地跑,治安们见状更是一路狂追。

        展晖闪过几个治安,穿过几条巷子,后来却不知怎么跑进了一条死巷子里,看着疯狂追上来的治安员,展晖绝望了,只得抱着头蹲在地上束手就擒。治安们赶上,骂咧咧地将展晖按在地上,几棍子打得展晖惨叫连连,然后又架起,塞进一辆装满了人的铁栅栏车上!

        车子很快开动,转了几个街道,来到治保会大楼,把车上的人都赶到治保会里面一个大房间里,然后把这些人的鞋子和裤带都收走,再在房间外面把铁门反锁住就走了,展晖四处扫视了下,四周都是坚硬的墙壁,正面一扇刚锁紧闭的铁门,里墙下有一条散发着难闻臭味的水沟,里墙上方露出一个小窗透气,房间里关了大概有几十个人,这些人互相都不认识,展晖在地上坐下,一摸身上,本就不多的钱已经不见了!

        从来没有遇过这种事情的展晖心里开始慌乱了,展晖一边想念杨可欣,一边又想自己出门的时候对父母和杨可欣父亲的豪言壮语,如今到了这个地步,反倒成了几句空话了,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一片期望竟然会落入如此尴尬地步;

        出门在外的人在此时就会特别想家,展晖开始后悔不该如此盲目地来到龙城,于是眼泪不由就流了下来!

        “这是谁啊,一个大男人,还流眼泪!”忽听墙角一声喝问;

        展晖搽了把泪水,朝墙角望去,微暗的灯光下,只见一个约莫三十岁的大个子男人,正蔑视地望着自己,房子里另外几个人也斜眼望着自己!

        展晖此时不免有些难为情起来,尴尬地朝他们望了望,然后低下头不做声了。

        一个晚上很快就过去了,“吃饭、吃饭了!”听得房子外面几句吆喝,房内的人立即活跃起来,赶紧爬到小窗子往外面探视,只见几个治安员手里抬着几框盒饭,把门打开,按人数将盒饭留下放在地上,再警告几句:“老实点,不要乱来!”就将门掩上离去了!

        “吃吧,吃吧!”那大个子男人自己边说边起身拿了盒饭,回到墙角大口吃起来,另外几个也陆续将盒饭捧在手里慢慢地送往嘴里咀嚼,展晖最后起身去把盒饭拿在手里,打开一看,饭是大米饭,似乎米质很差,菜也就是一根咸萝卜,和几片菜叶,也管不了那么多,先填饱肚子再说。展晖也慢慢地吞咽起饭来!

        时间过去了两天,一起关在房子里的人陆续有人被亲属保赎出去,到了最后,只剩下展晖和大个子男人了,展晖在想,也许胡建开和杨氏姐妹现在正在找自己,也许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哪里去了,还有谢方和谢虎现在又怎么样了,是不是也被抓了?

        展晖现在的确是六神无主。

        他找了个机会挨近大个子男人蹲下,说道:“大哥,你是哪里的,怎么也被抓来了?”

        大个子男人瞅了展晖一眼,懊恼地说道:“我是四川的,从家乡辗转来到这里,没有想到刚下车就遇到查暂住证,本以为自己刚来不会有事,谁知那些人见我没有火车票,不由分说就把我抓了起来,唉!其实我本来有火车票,但是下火车的时候不小心在哪里给弄丢了。”

        大个子男人看起来很凶,但此时说话的语气却显得很无奈。

        展晖也沮丧地说道:“在家里根本没有想到会要查什么暂住证,更没有想到工作会这么难找,以至于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大个子男人叹了口气说道:“已经这样,也没有什么办法想了,听天由命吧,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是从哪里来的?”

        展晖无神地回答:“我是江西人,姓展,单名一个‘晖’字,和我女朋友、还有其他几个老乡一起几天前从家里过来,我女朋友她们姐妹进了厂,但是厂里不招男工,我和另外两个老乡在找工作的期间被治安队冲散,另外两个老乡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想必也是被抓了,唉——!”展晖长长地叹了口气!

        “噢,原来是这样,我姓李,名德安,四川峨眉山的。”大个子男人说道。

        展晖点了点头。

        李德安接着说道:“看你年纪不大,怎么也就背井离乡跑到龙城这里来了呢,家里人不反对么?”

        展晖有些尴尬,说道:“实不相瞒,我是和女朋友一起被逼出来的,本来是想一起找个工作好好打工,可是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这样,李大哥你也是来找工作的吗?”

        李德安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当兵出身,本来在家已经有了一份工作,只是我个性鲁莽,得罪了领导,一气之下,我就辞了职丢下老婆和孩子来到这里,也没有想到刚到这里就被抓起来了!”

        …………

        二人虽身陷囹圄,却开始惺惺相惜起来。

        又过了一天,铁门又被打开,展晖和李德安一起被唤出屋子,被告知要劳动自保,然后打发路费回家。不由多问,很快他们就被赶上了一部窗子上有铁条封闭的大客车,大客车上还有一些人,或许是在其他地方被查的,大客车很快开动了,越来越快,开了几个小时,也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大客车才停下来,展晖等人被告知下车,由一些手拿器械的治安员推搡着来到了一个机砖厂。

        这间机砖厂规模很大,四周都是用铁丝网围住,已经有很多人在忙忙碌碌地干活,拉手推车的,挖泥的,出窑的,装车的,正忙得满头大汗。

        几个工头模样的人走了过来,和押送的治安员办了交接手续。护送的治安员们走后,其中一个工头扯开嗓门对展晖他们说道:“你们由于没有暂住证,是三无人员,政府也没有能力将你们那么多人都直接送回老家,所以就委托我们将你们暂时收留,并在这里工作,期满后由我们这里为你们发放一定的费用,好让你们购买车票回家。”

        人群里不知是谁小声嘀咕了一句:“那我们要干多久才可以回家啊?”

        那工头眼睛一瞪回答道:“一般是三个月,但是谁如果够胆逃跑的话,那抓起来就不知道多久了!”

        工头没有再多说什么,将展晖等人领到工地上,每个人都发了部手推车,算是劳动工具,于是繁重的劳动便开始了。

        几天下来,展晖的手掌心就被手推车拉的磨起了血泡,脸被晒得通红,想着自己还要衣锦还乡去见他的父老乡亲,看着自己眼前的狼狈相,又不禁哑然失笑。然而抱负归抱负,现实却是无情的,每天的手推车还是要照常去推。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113031/369188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