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爱你,是个错 > 第一章:武功山下

第一章:武功山下

        八十年代末,赣西,袁河源头分布着大片山岭,绵绵群山中最为有名也最高的一座山叫武功山,山顶怪石嶙峋、终年云雾缭绕。山的中部却森林密布,古树参天,山脚下有一个小镇,世代居住着几百户人家。

        冬天,此时的武功山大部分已被皑皑冰雪层层覆盖,只有陡峭的石壁上一些青松不时在山风的袭击下中舞动下身姿,把包裹在身上的冰雪甩了开去,霎时,琼消玉散,雪花飞舞,偶尔又是一阵山风吹过来,蓦地又腾起了一层白雾,忽隐忽现中,象被刀削过似的山峰直冲天穹,待得云雾渐渐散去之后,山峰中部渐渐浮现出一片巨崖,这崖名叫千丈崖,所谓绝壁千丈,目不敢视底,平时人几乎都不敢站在崖边观望,但是在这冰天雪地之中,却有一对少年男女依偎在崖边,看那男女表情,似乎没有情爱中的喜悦或是幸福,反而看到那少年男子一脸的惆怅和少年女子满面的忧虑!

        这少年男子名叫展晖,二十五岁,家里住在武功山脚下一个小山村里,兄妹三人排行老大,高中毕业后因家境困窘,未能继续就读,也只得待在家中做农活,帮助父母抚养弟妹。

        少年女子名叫杨可欣,年龄和展晖相当,家里却是三朵金花,分别是二十岁的妹妹杨可怡和还在念书的杨可慧,几姐妹幼年丧母,父亲却未再娶,一边做父一边做母把她们拉扯长大,两人居住同一个村庄,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所以二人学着前人一般,早就在花前月下私订终身。

        二人在山崖边已经站了一个下午,互相依偎的手脚已经冻得有些麻木,然而他们没有感觉到些许疲惫,因为他们知道没有任何人可以把他们分开,纵使是选择死,也要死在一起!

        这时候,“姐姐……姐姐……”忽然身后隐隐听得妹妹杨可怡的叫唤声!

        二人抬起头,只见妹妹杨可怡循着积雪里的足迹从崖边的一侧艰难地爬上来,走到近前,呼着白气对两人说:“王小军和爸爸一起在找你们,你们该怎么办啊?”

        杨可欣一听,面色更是惨白,无助地望着展晖。

        展晖一脸漠然,心中也是七上八下,没有主张。

        杨可怡说的那王小军和展晖、杨可欣都是一个村庄长大,王小军父亲是他们村里面的村长,母亲在镇上一国营单位担任会计,从小家境就比较充裕,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但是王小军长大后也喜欢上了温柔漂亮的杨家大女儿杨可欣,仗着家里的一些经济优势,他请了媒人来杨家提亲。

        那时候在农村,年轻人的婚姻大事基本都还是由媒妁之言、父母做主,杨父见了媒人和王小军上门提亲,求之不得、自然满口答应,就要忙着张罗大女儿的婚事来!

        无奈杨可欣心中的如意郎君是无钱无势的展晖,展晖虽然和杨可欣相恋,但是家境困难,无力置办彩礼上杨可欣家求婚,到了此时也只有愁容满面、仰天长叹了!

        于是二人相约到千丈崖,万一家里逼婚就一起殉情跳崖!

        这时,从小泼辣任性的妹妹杨可怡却说:“如果换了是我,我就走,到一个他们找不到的地方去!”

        “走?”二人不约而同地问:“走哪里?又能走到哪里去呢!”

        “你们阿!就知道爱呀爱的,一点办法都没有!现在的年轻人听说都到南方去打工,那里开办了许多新的工厂,到那里去找个工作,赚了钱之后,还怕咱爸爸不答应你们的事情?”

        杨可怡自小对展晖和姐姐杨可欣的事情了如指掌,也还算同情二人,这时说出的话语就象黑夜之中的一盏明灯一样,点亮了两人心头的火炬!

        展晖心里暗暗思索:自己虽然没有上过大学,但头脑总算还好使唤,平时喜欢看书,也写的一手好字,从小跟着父亲做农活,手脚有力气,身体强健,出去外面应该有所作为,可以找到工作,老是呆在小山村是没有什么出息的,与其看着心上人被王小军横刀夺去,倒不如……?

        杨可欣焦急地望着展晖,希望他可以做出一个决定来,要知道从小就暗暗喜欢着展晖的她现在可是拿不定什么主意了!

        展晖道:“我也听说过有许多山里的年轻人到外面去打工,不过对他们的情况不是很熟悉。”

        杨可欣说道:“最好在那边有些熟人,那样就可以跟着他们去,省的我们走弯路。”

        杨可怡接着又说道:“听说邻村一个叫胡建开的人,刚从南方那边回来,要不去问问他关于那里的情况好么?”

        “那我们去找他问问吧!”展晖说道。

        几人说完就开始下山寻找胡建开。

        胡建开,从小父母双亡,跟着叔叔长大,三十多岁却未结婚,短发,眼睛深陷,颧骨突出,身材中等却很结实,从那饱经风霜的面上不难看出这几年他受的沧桑,早在南方开放初期,他就随着盲流们一起奔到南方闯荡了,只是苦于自己念书念得少,没有多少文化,加之人又忠厚老实,虽然在南边闯荡几年,还是没有多少成就,据说只是在那边一间电子厂做了个普通工人;

        晚上,在胡建开屋里的烧火小炕边,展晖等几个年轻人围坐在一起兴奋的聊着,炕里那火苗似乎正在点燃这些年轻人的熊熊壮志!

        几人聊着聊着,胡建开却忽然说道:“起初到那边去,环境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了,我也不好怎么形容,也无法形容那边的境况;”

        展晖当即表态:“再大的苦自己都可以吃!再累的活自己都可以干!胡大哥,你就放心的带我们去吧!”

        在此时展晖的心里自然只想早点把心上人带到外面去,找个工作,双宿双栖,过着逍遥自由的生活,他又怎么会知道现实的残酷呢?

        胡建开叹了口气,说道:“如果你们执意要去,我可以带你们过去,但是能不能适应那边的生活就要靠你们自己的运气了,要去的话过了春节就跟我去,那边的工厂一般都是在这个时候招工。”

        “那肯定要去了!”展晖望了望杨可欣坚定地说道。

        当即几个人约好过了春节就动身!

        杨氏姐妹回到家把自己的想法委婉地告诉父亲,杨父一听两个女儿吵着要去南方打工,气就不打一处出来,大声喝斥着女儿:“什么?去南方打工?是什么地方?放着好好的人家你不去嫁,你偏要跟着那个穷小子瞎折腾,现在又闹着要去什么南方打工!”

        杨可欣低下头不语,眼泪在眼睛边上转,心里却是急得起跳,无奈地望着妹妹杨可怡。

        杨可怡娇声向父亲解释道:“爸爸,你年纪也那么大了,总不可以老是做农活,眼下南方那里搞开发,需要很多工人,我们到那里去找了工作,以后赚了钱回来好养你啊!”

        “我不管这么多,反正我是不会同意你们去的!王小军家里彩礼都送过来了,这叫我怎么办?”杨父还是固执的说。

        “爸爸!现在潮流不同了,现在南方已经改革开放,不象我们这里经济落后,城乡意识严重,我们这么大了,也应该出去走走,见见世面也好啊!”杨可欣说道。

        “我为了你们姐妹几个真的是伤透了脑筋,你娘死得早,当年那么多人来给我做媒,我都坚持没有再娶,现在你们大了,翅膀硬了,就知道要自己做主,就要把我扔下,自己远走高飞了是不是?”杨父伤感地说。

        “不是这样的,我们出去外面的意思也只是想赚钱回来好好孝敬爸爸啊,怎么会不管你了呢?”杨可欣恳切地对父亲说道。

        “你如果想好好孝敬爸爸,不让我生气,那你就和那姓展的小子断绝关系,去和王小军结婚!”杨父厉声说道。

        “要我和展晖分手?再去嫁给那王小军,那是不可能的!”杨可欣生气地说道:“就算和展晖分手,我也绝对不可能会嫁给王小军!”

        “姓展的那小子到底哪里好?什么地方比得上王小军?”杨父更是怒火冲天:“人家王小军是城镇户口,吃的是商品粮,家庭富裕,人家父母都已经答应了,你一嫁过去就托关系帮你也转为城镇户口,还帮你到镇上工厂里找个临时工做,到时候你就不需要在农田里做农活了,也可以过上城里人的生活!你看看有多少人想嫁给他还看不上,你都是不知道祖宗积了什么福气他才会看上你!”

        “我不稀罕,我情愿跟着展晖一起耕田种地,养鸡养鸭.......”杨可欣的话还没有说完,杨父就扬起巴掌做势欲打,杨可欣却不躲闪,看到女儿如此坚决,杨父那抡起的巴掌又生生止在空中了。

        “唉!我到底怎么了,竟养出你这么没有出息的傻女儿来,你难道不知道做农活到底有多辛苦。”杨父伤心地说道;

        “伯父!可欣、可怡!”那王小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杨家。

        “你来了,坐、坐啊!”杨父一边搽拭眼睛一边给王小军让座。

        而杨可欣一见到王小军进来,马上就要出去。

        王小军面无表情地说道:“杨可欣,刚才你们谈的,我都听到了,没有想到我在你心中竟然是一文不值,俗话说强扭的瓜不甜,我也不会强迫你的,听说你要跟着那个展晖出去南方打工,我也没有更多的话说,只有祝福你们了!”

        听到王小军这样说,杨可欣又止住了脚步,轻声说道:“我知道你对我好,也许是我们没有缘分吧,谢谢你对我们的祝福!也希望你可以找到一个更加适合你的女孩子!”

        展晖这时候也走了进来,说道:“伯父!我可以向您保证,一定会真心对待可欣,以后我们赚了钱回来的时候一定会好好孝敬您的!”

        杨父恨恨地不作声,却又无奈,他望了望沮丧的王小军,嘴里长叹了口气:“唉!走吧,走吧!永远都不要给我回来了!”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113031/369188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