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第1/2页)
    伏天认为这是个很好的机会,可以联合其他势力,分割天谕庄园。77d

    高刚对此,却不大同意。确实,天靖和黑豹已然暗地里合谋,但青铜海棠可一直对他们不是很满意,觉得他们的做法太过积极,实施吞并式的整合琅琊城的植魔势力,这不是他们所允许。一旦整合成一家,不论是谁当家,大部分人都不会满意。

    不过,现在植魔势力平衡已经被打破,缺了陈天河支持的天谕,根本翻不起大浪。

    伏天依然觉得这是一个可行的计划,至少可以让青桐和海棠作壁上观,不轻易插手。

    高刚无奈伏天的执拗,就在这时,有下人来通知,二当家已经醒了。

    伏天立刻邀请高刚,去了旁边的私人医疗室,看到伏靖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浑身无力,好像一个普通人。伏天面色都抽动起来,恨死了凉老这老东西,竟把他的兄弟折磨成这样。这仇,一定要报。

    伏靖躺在床上,虽然面色不好,但眼神却凝重,看到高刚在此,竟微微皱眉。

    伏天似乎看到兄弟,要说什么重要之事?似乎不想让高刚听见。

    高刚虽然身宽体胖,但心思机敏,立刻说了声,就转身出去,待在门外的走廊上,似乎一点都不想听伏靖的秘密。

    伏天尴尬地看了看,却没有阻止,将房门关好之后,只剩下两兄弟。就听到伏靖低声地说道“哥,估计我这一身修为算是半废了,体内纠缠着恐怖的火凤之炎。我的种魔兽难以压制火炎,只怕这辈子再难进一步!”

    伏天一听,眼泪差点留下来,抓着伏靖的手说“兄弟,你放心,不就是火凤之炎吗?我一定会找到强大的植魔师,为你驱除火炎,一定不会让你这般过下去。”

    若没了植魔师的能力,深陷这个植魔世界,还不如死了算了,尤其是伏靖这种身居高位的当家强者,突然变成普通人,如何能够承受这样的落差,没自杀已经算是幸运。

    不过,火凤之炎,乃是上古神兽火炎,岂是那么容易驱除。

    伏靖在地牢中已经想了太多,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他的大哥尽量强大起来,否则,他也会沦落成普通人,甚至获得比普通人还要惨。天靖俱乐部之下,有很多植魔师,他们这些年的管理方式,都是威逼利诱,一旦缺了强力压制,对他们的反扑,只怕难以想象。

    伏靖考虑得很多,就说道“大哥,你现在已入枷锁三境,种魔兽的反噬越来越强烈。我现在已经无法帮助你,不过,我们在苍梧山还是得到巨大的收获,我觉得我应该找到了破魔的方法。而天谕庄园应该就在研究这破魔之法?”

    伏天听得眼睛一亮,忙说,真的?就见伏靖详细的讲述在苍梧之渊地宫所发生的一切种种……

    俞鹰与凉老分开之后,愁绪满脸,庄园面临的灾难,真是无法想象。他与牧晴结婚,虽是利益婚姻,但两人都很相爱,奈何这些日子,牧晴给他很多不好的消息,海棠阁并不愿意从正面大力支持庄园,毕竟,在天靖黑豹两大势力的夹攻之下,已经损失惨重,最重要的荣盛没了,宋家也携带大部分产业离开,再加上两大势力明暗地里的威逼利诱。

    能够给庄园提供资源金钱的产业,只剩下两个俱乐部,好在凉老有这方面的危机感,储备着不少金钱,然而,研究材料的缺失,也够让凉老头疼。

    俞鹰已经知道天谕庄园最重要的并不是荣盛这个研究部门,而是凉老亲自执掌的一个神秘研究部门,这才是庄园能够存在运行的关键之处。

    这个研究部门,就在天谕庄园之中,凉老借助宋家的反叛,已经将庄园清洗一空,只留下信任的植魔师,人员竟不足三十人,却是最忠于凉老或庄园的植魔师,每个人似乎都拥有着各自不同的理念,为庄园而奋斗。

    俞鹰回到家中,看到牧晴正在做饭,一副居家妇人的模样,顿时心里一宽,从后面抱着牧晴,感受着她身上的温度,听着她那温柔的声音,似乎压在他身上的所有重担,都消失了,整个人都略微轻松。

    牧晴回头,似乎看出他满脸疲惫,就温柔的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如哄小孩子的将他,哄到沙发上,还给他按摩着太阳穴,让俞鹰整个人都放松下来,竟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牧晴做好午饭,不忍心打搅他,就坐在旁边,盯着这个她深爱的男人。

    他们在城外经历过生与死的考验,爱情生命,最终,走到了一起。如此得来的幸福,是让牧晴百般的珍惜。不由得撑着面颊,盯着熟睡中的俞鹰,一脸痴呆。

    不过,俞鹰很快闻到饭菜香味,就醒过来,和牧晴吃了午饭。

    牧晴有意分担俞鹰的责任,就故意将话题扯到天谕庄园。

    俞鹰确实想要让人分担他身上的疲惫,的死,给他的打击很大,在他心中,灵槐这些人,是不应该轻易死掉的,传说小队,怎么会这么容易死?只是在面对之后,才知道生命是如此的脆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