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第章(第1/2页)
    高刚感受到体内精元鲜血流失太多,可想到俞鹰未来的可怕,还是捂着肚子,扇动翅膀,飞了过去。77d

    俞鹰被金色剑气洞穿震飞之后,也受了重创,黑羽战甲虽然防御惊人,但能量体的剑气吸收俨然无法完,因此,他的内脏被剑气所伤。他现在魔气蒸腾,看到高刚受伤,很想给报仇,不过,他看到高刚竟再次爆发着杀气,朝他扑来,似乎不死不休。

    仅剩的理智总算让他保持着最后的清醒,已经死了,就算想要为报仇,可现在自己受伤,魔元消耗剧烈,内脏重创,而建木小树陷入沉睡,无法主动来修复他的伤势。而高刚乃是枷锁境的超级强者,拼死之下,自己绝对无法抵挡。

    因此,看到高刚不要命的扑来,他忙爬起来,如一道惊虹,窜进了森林之中,留下错愕的高刚,似乎没想到这小子突然就就走了,连的尸体都不顾。狠狠地骂了一声,却无法奈何,毕竟,腹部被洞穿,也受了重创。

    高刚只好看了看的尸体,微微叹息,新生代的代表人物之一,传奇小队的‘’,就这么死了,真是可惜,奈何敌对双方,容不得他心软,只得默默哀叹,也出了森林。

    俞鹰在森林中逃出数里外,神识感知到危险没了,才停下来,但杀戮气息始终影响着他的心绪,就忙跳到一颗大树之上,神识压制杀戮情绪,驱动御神控魔术,直到次日他才从修炼中醒来,杀戮情绪被压制了下来,可他心里却一阵悲哀,连稳住的伤势都没有理会,就这么死了。自己怎么跟凉老灵槐说啊?

    他想着,的尸体,高刚可能不会处理?不知道还在不在那地牢山谷之中,估计应该不在。他们的目的是解救伏靖,现在目的已经达到,应该不会再次逗留。

    俞鹰就小心地潜行回去,果然看到的尸体,还躺在石头之上,只是胸口之上的金色大剑没了,那是剑元凝聚的剑体,因为高刚的离开,消散了。

    看到这决然的死亡面庞,俞鹰突兀地悲从中来,看到旁边还有几具叶狼等众留下的尸体,想要发泄般,但最终忍了下来。逝者已矣,发泄尸体,又有什么用啊?

    俞鹰将的尸体收敛好,就背在背上,高刚等人都走了,这里空荡荡的,除了飘荡的血腥味,再无其他。

    不知道这山洞地牢的情况如何?他忙走进去,看到里面还有不少人被杀,都是高刚的大剑洞穿厮杀,心中悲哀,却又无可奈何。

    天谕庄园在一连窜的阴谋中,不断溃败衰落,其他势力乘火打劫,也怨不得别人。

    俞鹰背着,在路上,给凉老打了电话,言语悲哀的告诉他,没了。

    凉老心痛地让他将的尸体带回来,等他将尸体,摆在凉老的面前,本就苍老的面颊仿佛一下子老了很多,几乎无力支撑这具苍老的身躯。面色哀伤,却又苦苦挣扎的抬起脸庞,询问当时的过程。

    俞鹰没有丝毫隐瞒,将过程一一详述。听到他重创叶狼,斩杀一名枷锁境强者,凉老挤出个笑容的赞许他,却让俞鹰感受到凉老的悲伤还是无法抹去。

    俞鹰对凉老说道“灵槐呢!若灵槐听到这个消息,是否能够承受啊?”

    凉老也叹息道“灵槐与的感情并不是一般的战友,只怕灵槐会做出什么意想不到的事,好在他现在不在琅琊城!”

    俞鹰就皱眉询问,得知灵槐单独接受了一个任务,关乎着庄园生死存亡的任务。

    凉老似乎将他看成庄园最重要的人,就跟他说,灵槐这次的任务,是军界一大佬赋予庄园起死回生的机会。这么重要的任务,灵槐就自愿前去完成。

    俞鹰能够感受到凉老的疲惫,似乎的打击,让他提不起太多的心神,似乎太累了,一个人苦苦支撑着天谕庄园,还是一个老人,真的是太累。

    俞鹰也明白,奈何人心贪欲似海,若能逃脱这贪欲的诱惑,也许凉老就能活得轻松点,可惜,凉老执念改变植魔师与灵植师甚至普通人之间的残酷状态,这个幻想的理想国,自然逼得凉老这么个老人还要苦苦挣扎。也许还有一丝希望,才不愿意这般放弃。

    俞鹰就告诉凉老,若庄园有什么需要的地方,他一定会力以赴。

    就在俞鹰和凉老讨论商议庄园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伏靖被叶狼带回天靖俱乐部。高刚也重创归来。伏靖的大哥伏天看到叶狼被断臂,高刚重创,大惊失色,一问之下,竟是庄园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植魔师搞出来的事。

    虽然杀了这个青年高手,让伏天略微一喜,可听到高刚拼命之下,也没有将俞鹰斩杀,还被重创,也明白此子的威胁性,已经提升到灵槐的地步。

    凭借蚀灵级的修为,竟能斩杀初入枷锁境的强者,连高刚这种解放魔身踏入噬元之境的枷锁强者都受了伤,可见俞鹰的种魔兽和天赋是何等可怕?

    叶狼站在旁边听到,脸色阴晴不定,非常不甘心,却又不得不面对现实。

    伏天看到叶狼的神色,知道他有些钻牛角尖,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