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吞噬(第1/2页)
    且说绿春让两人不要动用魔元,可惜,肖左似乎因为看到小树被渐渐拔出来,立刻驱动了体内魔元,在他的双手上慢慢冒出了些许火焰,而那小树顿时被引动了,感受到肖左身上的魔元,现状枝条立刻就缠绕了过去,纵然肖左听见,也来不及松手,顿时被两根枝条缠住了双手,他大惊失色想要往后松开,却根本松不掉,只得惊狂的往外拉扯。

    而俞鹰一听这话,就松开了小树的枝干,然而,现状枝条被引动了,也瞬间缠住了他的双手,吓得亡魂皆冒,可惜,已经容不得他多想,立刻用力往后不断的挣扎乱拔,竭力压制体内的魔元异动,确实将建木小树一寸一寸的拔了出来。

    然而,旁边的肖左却突然惨叫了起来,接着,他的双手突然冒出熊熊烈炎,那现状枝条缠绕他的双臂更紧了,忙朝天上的蕾颜大叫:“快救救我,我没有驱动魔元,可体内魔元在暴动,似乎燃烧了起来,快救救我啊!”

    绿春就面色一拧,大喝着:“快用尽力将小树拔出来,也许脱离了大地,小树的树枝就没了那种恐怖吞噬之力,快啊!”

    俞鹰一听,知道绿春压根就不是宽慰两人,而是想让他们快速拔出来,虽然如此,却已经被抓住了,只得用尽力,将小树一寸寸的拔出来,结果,他身体中的吞噬黑线似乎也被小树枝条发现了,竟然割进了他的皮肉,一寸一寸的蚕食着他的吞噬黑线。

    他吓得大惊失色,再看旁边的肖左更是身都燃烧了起来,身竟在不断膨胀,最后,变成了一只火焰狼,足有两三米高大,几乎在这半废小岛上站不到,而那些小树枝条如闪电般,将火焰狼肖左包裹了起来,接着,就听到熊熊燃烧的肖左传来凄厉的惨叫声,熊熊火焰竟喷了三米多高,却又受到某种招引的融入了建木树条之中,似乎在疯狂的吞噬火焰狼魔元。

    俞鹰惊骇欲绝,就知道这建木小树对魔元极其敏锐,抓出猎物之后,一旦感知到猎物体内的魔元,竟然会将其引爆出最大魔元之力,以最大限度的吞噬魔元之力。果然,肖左周身熊熊燃烧,但身上的树条却缠绕得更紧了,仿佛要将他包裹成种子,纵然建木小树的树枝不过十几条,但引爆出来的庞大魔元,至少有十一二条,缠住了肖左。倒是肖左显化出种魔兽火焰狼,在疯狂的挣扎中,力道凶猛到了极致,将建木小树快速地往外拔。

    而俞鹰就尽量压制体内魔元,但那些树条太诡异了,树条枝叶口子也锋利异常,他的肉身得到种魔兽爪的初步进化强化,已经非同一般,但还是被慢慢割肉的勒了进去,鲜血顺着就流了出来,但却又渗入了小树之中,看得他心惊肉跳,却又不敢驱动那些吞噬黑线,只得被动的压制,又用力朝外面疯狂的拔着。

    结果情况,反而越来越糟糕了,那火焰狼肖左被建木小树吞噬得凄厉惨叫,熊熊烈焰不断燃烧,但周身彻底被包裹住了,火焰狼身上都勒出了道道口子,鲜血都染红了火红狼毛,就像一只染血火狼,凄厉无比,而且建木小树吞噬的力道也越来越凶猛,最后,似乎将建木小树拔出了一半多。

    火焰狼肖左的惨叫声渐渐弱了,火焰也快速熄灭了下来,最后,彻底变成人形模样,却已经不复肖左的面容,竟被吞噬成了一具干尸,面色惊恐,简直是惨死,一下子就倒在了小岛边缘,而建木小树似乎也感觉到肖左被吞噬得干干净净,就渐渐松开了肖左的尸体。

    黑袍人伏靖在岸边看建木小树已经被拔出了一半多,但看俞鹰的力量似乎无法部拔出来,就朝蕾颜看了一眼,蕾颜竟转身飞过来,一把将宋家的宋释抓着,直接飞了过去,惊得宋释狂叫挣扎,又惊恐求饶,可惜,蕾颜心思歹毒,岂会听宋释的求饶,直接就把宋释丢在了小岛之上,还没完缩回去的建木树枝立刻被引动了,一把就抓着宋释的双脚,吓得他惊恐尖叫,似乎完有些被吓惨了的感觉,在小岛上拼命挣扎,顿时就驱动了体内魔元。

    俞鹰本以为自己绝对死无尸,但宋释的到来,给了他缓解的余地,果然,如他所料,宋释是个贪生怕死之辈,疯狂的挣扎之下,本来建木小树对植魔师体内的魔元就异常敏感,这一番挣扎,数条枝叶就缠在了宋释的身上。

    很快宋释身上就冒出了一些黑气,接着,身体缓慢膨胀,竟变成了一只巨大豪猪,惨叫的剧烈挣扎,可惜,越是挣扎,缠在身上的树条就更多,转眼,就把巨大豪猪缠了个结实,树叶如锯齿的勒紧了肉里,转眼就出血了,然而,宋释却更加疯狂的挣扎,倒是将小树又快速拔出了很多。

    俞鹰的情况也非常不乐观,随着,树条勒入肉里,体内吞噬黑线被快速的引动,竟被树条一寸一寸的蚕食,纵然他心惊肉跳的抑制体内魔元,可还是止不住魔元的流失,而树条割入手中,疼得他也是钻心,最后,竟有数根枝条缠住了他的双手,竟将他的右手缠得更加结实了,割出道道伤口,几乎伤到了静脉血管,大量鲜血被涌了出来。

    而他的类神识还看到一股股恐怖吸力在右手之上,似乎想要引爆他的吞噬兽爪,他知道自己也到了关键时刻,若不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