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成(9)(第1/1页)
    命运仿佛总是在跟我开玩笑。

    当我希望见到米苏的时候,我被困在这里暗无天日地接受实验,失去了自由也失去了未来。

    可当我决定再也不要见到她的时候,当我已经被迫失去了自我的时候,她却自己出现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只能用冷漠和警告让她远离我。

    但是,想也知道,她怎么可能就这样放下我一走了之?如果真是这样,那根本就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小妹妹了。

    米苏和那个里昂莱斯星人一出现,我就认出了他们——尽管他们俩的伪装十分出色。

    我想让她离开的。

    我发誓!

    可是,事实上我却瞒着其他人,偷偷地去找到他们,被心中疯狂的执念控制,借着那个里昂莱斯星人,开始要挟米苏。

    我做出了和当初阿力叔一样的事情。

    他靠伤害阿元叔,逼迫时光姨动手满足自己的私愿。

    我如今也去伤害别人,来逼迫米苏顺从我的意愿做事。

    我不想的,我真的不想。

    我怎么可能伤害她呢?

    偏偏我就是这么做了。

    我几乎无法去面对米苏那受伤的表情,也不敢去正视她的眼睛。

    我的头又开始疼了起来,那种拉锯似的痛苦,让我很难维持冷静。

    我使劲儿用头撞击着墙壁,心里已经像是浸泡在了苦水里。

    果然啊。

    我的身体中也流淌着罪恶的血液。

    这样一个黑暗的种族,为什么要存在呢?

    不如毁去。

    不如毁去啊!

    在这之后,米苏就像是完消失了一般,再也没有人见过她了。

    我也潜伏了起来。

    那场变故中,兽首人和九戈星人之间也发生了小范围的冲突。

    兽首人偶然创造出了九戈星人这种祸害,但同时也怕被九戈星人反噬。

    那个叫利岐的男人趁乱毁了实验数据和那些剩余的药剂,彻底断掉了九戈星人无线繁衍分裂的可能性。

    没错。

    九戈星人分裂出新的个体,就是靠这种东西里面的能量爆发。

    但又为了共同的利益,他们依旧面和心不和地维持着表面的合作。

    那些朵朵兽,也开始分散出去。

    所谓的朵朵兽的传言,我也听说了。

    我知道,这种事情,对于朵朵兽这个种族来说有多么可怕。

    那些本就邪恶的,或是表面道貌傲然实际仍有私心的,或是放弃一切只为追求强大的,都不可能拒绝这样的诱惑。

    取而代之的必定是朵朵兽的逐渐消亡。

    但这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他们消失了不更好吗?

    作为被内部承认了的“九戈星人”,我成功地保了自己,没有人知道我的来历,也没有人知道我也是朵朵兽中的一员。

    我的外貌甚至也渐渐发生了变化。

    借着朵朵兽和我本身的优势,我开始进驻比拓星,在这颗宠物星球上,创办起了一家叫云朵的宠物机构。

    那些失去了“传说”价值又被迫变成宠物的朵朵兽,一个一个被送到了这里。

    我光明正大动着手脚,却从没有人发现。

    这种感觉,多好啊!

    我将掌控着这个罪恶种族的未来。

    他们有未来吗?

    当然没有。

    我笑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