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我即金乌,我即山海 > 山林篇 第十八章 黑暗

山林篇 第十八章 黑暗

        模糊的意识中姜烨能清楚的感受到羽衣连同自己皮肤如树叶一般被人撕裂的痛楚,那种麻痹的触感,传遍身体每一个角落的触感,他想动一动手指都非常吃力,更何况他的身体上还缠满着无尽的触须。

        然而再撕扯下姜烨的羽衣后那触须丝毫没有停下的动作,它攀上姜烨血淋淋的背部,缠绕住他的胳膊,扭曲缠绕,缓慢移动,很快一端便缠绕到了姜烨的胸前,没有了姜烨心火庇护的巫骨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防备,触须的目标一直都是姜烨的巫骨,而那里面则是神灵金乌留存的力量。

        随着怪异手掌的缠身,姜烨奋力的想将手掌合上,但他的身体早已不被自己所支配,在这漆黑的洞穴中他能做的只有静静的感受,感受着触须在自己身上缠绕的触感,感受绝望在自己心间的蔓延最后夺走他的希望。

        姜烨最后的意识一片混沌,巫骨,巫觋力量的源泉,沟通神灵的途径,没有巫骨没有神灵,人族就什么也不是。

        “不要!”一种名为恐惧与崩坏的情绪从姜烨的脑中产生,他害怕失去力量,害怕无法成为太阳,害怕不能再守护他们,以至于那忘记的剧烈的疼痛,从触须间伸出变形的手掌向巫骨靠近。

        但那触须依旧无情的夺走了他的巫骨,连同他的希望。

        巫觋晋升仪式上。

        “烨,你真的准备好了吗。”姜月对姜烨这样问道。

        “月,怎么了。事到如今又关心起我来了,当初我要成为巫觋你是最赞成的。”姜烨温柔的回道。

        姜月沉默一会看着眼前悬挂着巫骨的祭台说道:“那时的我并不明白继承巫骨会付出怎样的代价,而现在明白了才知道我当时的想法是多么的天真。”

        “你怕我迈不过这个坎?”姜烨也注视着眼前的巫骨,眼中隐藏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不,只是觉得这对你而言不公平。”姜月咬住嘴唇似在忍耐什么。

        “这是为了无夜氏没什么不公平。”说着姜烨目光一凝下定了决心。

        “可那是你的父母。”姜月眼中的泪似有若无的滴落而下。

        “月,你总喜欢哭呢,和你在一起这么久我也变的爱哭了呢。”姜烨轻轻抚去着姜月脸上的泪,唯有自己眼中的泪无人问津。

        “为什么继承巫骨要牺牲父母,就因为血脉最为浓郁?”

        “月这是我母亲做出的选择,父亲在失去理性最后一刻也答应了,我们应该尊重他们的选择。”姜烨将姜月抱在怀中,朦胧的双眼仍然看向巫骨,“这是也人族的宿命,神灵未沉寂之时人族也唯有献祭自己才能得到巫骨,人族强盛因为巫骨,人族能立足大荒也因为巫骨,而在人族还能在这片山海大地上生存同样也是因为巫骨,没有巫骨没有巫觋人族连生存都做不到。”

        “你既然如此决绝,为什么又哭的如此难看。”

        “这是因为我要要成为巫觋所以喜极而泣。”

        “说谎。”

        “好了,别哭了,我要成为巫觋了,你要为我感到高兴。”姜烨强颜欢笑想要露出一个笑脸,但他那张脸在姜月看来怎么也不像。

        “为什么一定是要你成为巫觋,为什么不能是别人。”

        “因为我和父亲一样,我想成为你们的‘太阳’。”

        “我...相信你一定会的。”

        看着“太阳”在自己的眼前被触须夺去,他连反抗的力量也用不出,一种茫然而后的绝望降临在姜烨的全身。

        牺牲父母成为了巫觋,因为一个遥不可及的梦将族人迁往大泽最后不仅失败还只剩下自己一人,自以为山林中全无敌手,触须一出现就被迫动用了神灵本源的力量,借着有如同神灵般的力量自以为无所惧怕,而触须再一次出现他连动用力量的机会也没有,无夜氏的巫骨中的确寄宿着神灵全部的力量,但他只是一个渺小的人类,洪荒山海中最弱小的存在。

        风,刮过姜烨的面庞,将他的身体摇摇晃晃撞击在石壁上,他感受不到疼痛感受不到风中的气息,宛若一个沉默的木偶无知无感随意的被摆放在一个角落,周围发生的一切对他而言全都没有了意义,没有巫骨人族毫无意义可言。

        有东西从姜烨的眼前一闪而过,姜烨不知道那是什么,也不想知道那是什么,接着传来了巨石轰塌的声音,头顶的岩石开始分崩离析,碎石落在他的身上却毫无触感,也不躲避任由碎石将自己掩埋,因为没有光似乎连掩埋都没有感觉,只是黑暗再黑暗,一望无际的黑暗。

        等到奚汐赶到时,继续前行的道路已经被碎石封死,以她的能力无法从碎石中开辟一条道路,但她的眼睛却能在黑暗中看见被掩埋的另一面。

        一头雪白的异兽正与一只怪异扭曲的触须扭打在一起,但要说势均力敌却也说不上,而是数不尽的触须团以压倒性的胜利将雪白的异兽缠绕锁死,尽管异兽苦苦挣扎却没有任何的作用,而站在一旁的还有一位青武氏的少年。

        “奇!开,封印。”那雪白异兽竟吐出人言,不断的催促少年。

        力奇看了一眼姜烨被掩埋的地方,又盯着那怪异手掌全身止不住的颤抖,最终挥起了自己的拳头向着碎石堆积的方向一拳挥出,将面前的通道打通,尽管手上的鲜血滴落在地,但他也没有任何的犹豫继续的挥拳,一拳又一拳的击打在碎石上。

        而触须团已经将雪白异兽整个缠绕,四肢开始扭曲变形最终血雨飘然而下。

        力奇不管不顾,一拳又一拳的挥打在已经凹陷的碎石堆上,血与泪交织在一起终于打通了道路,但一段触须已经爬上了他的双腿,他再也动弹不得。

        奚汐注视着这一切,自己竟然无能为力,她张开嘴空洞回声响彻整个溶洞,凡是听见她那空洞的回声的生灵眼前无不陷入一片黑暗,然后在那黑暗之中出现了一对空灵的双瞳,而在双瞳的中心一点璀璨的火心蔓延开来。

        那触须团似乎也受到了奚汐空洞回声的影响,触须竟隐没于岩石之中没了踪迹,力奇借此机会奋力的向面前狭隘的通道钻去,沿着石壁狂奔了数十米,对准石壁的一处凹槽处一拳轰出。

        裂纹自力奇的拳心出裂开,布满岩壁的周身,接着灰石落下于此青武氏所守护的秘密终于被揭开。

        那是一座刻有古纹的祭坛,祭坛的上方刻着人族鼎盛时期所盛行的文字,光线暗淡能隐隐看见祭坛的中央趴着一头浑身雪白印着黑纹的异兽,它紧闭双眼,厚实的浓眉之上灰尘掩埋了大半,似乎是一头很久都没有醒来的异兽,正在静静的沉睡,但从它身上所散发的气息,令人嗜血令人狂战令人畏惧,随着时间的流逝还能看见它的身上有星影浮动,微弱连续宛若萤火虫延绵在它的周身。

        力奇心神大振,松了一口气跪倒在地行祭拜之礼久久不动。这便是青武氏的神灵——白虎。

        突然白虎眉上的灰尘扬起,它那浩若星辰的眼眸俯视着眼前的一切,也照亮了一切,四肢立起白影一闪失去了踪影。

        沉寂的神灵回归了。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110002/368149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