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我即金乌,我即山海 > 山林篇 第十一章 祭祀

山林篇 第十一章 祭祀

        太阳。

        不知道为什么每当姜烨说出这两个字时,哪怕自己的声音高亢激昂也掩饰不住自己那内心的落寞。

        太阳。是东升的旭日,还是垂落的残阳。

        两人从爬天藤上走下来到邑水氏祭台边的空地,祭坛之上并没有奚洛的影子,只有零零星星的几个族人捧着肉食与果实做着祭祀的布置。

        “洛姐姐应该是在沐浴,在那边。”奚汐歪着头手指着一个方向。

        姜烨顺着奚汐手指的方向望去,那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崖洞,没有任何标志也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姜烨的心底一阵的感叹祭祀这样隆重的仪式如今却只能办的如此简陋,曾经奢华壮丽的祭祀怕是再也见不到了。

        姜烨找了个较为空旷的地方观察着邑水氏族人布置祭祀用的物品,而奚汐则是前往奚洛沐浴的地方。

        佩兰、白芷两种最为常见的香草,也是祭祀中最不可缺少的东西。邑水氏的族人正从一个崖洞中将两种香草运出,虽是冬雪之季这些香草却保存的极为完好,没有枯萎或是凋零反而就像刚刚采摘的一般香气溢人,姜烨已经多久没有嗅到这股气息了,他记得上一次还是在那懵懂的幼年,盛夏之下,百花簇拥,万禽之羽,展臂而拜。

        吮吸着香草的气息,姜烨的眼前仿佛回到那年,族中的最后一场祭祀,他的父亲起舞于祭坛之上,耀眼之处令人不可直视。他躺在母亲的怀中透过手指的缝隙注视着祭坛上的永恒之舞,父亲耀眼的舞姿轻盈而缓慢,变化少而重复,可却起舞不止,声落不止,跪拜不止,似无尽似永恒的舞蹈,如同同那耀眼的太阳恒古不变的悬挂在自己的心中。

        又是一阵香气沁鼻,耀眼的永恒之舞被一望无际的白色取代,而在纯白之中同样有一人正在起舞。

        它的舞姿比父亲更为轻盈,四肢随声而动,迅捷灵敏,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舞姿都在彰显着它的轻快,它的快乐。在这纯白的世界跃动、跳动,让人觉得那不是再舞蹈,而是更加随意的舞动,遵循着身体本能展现最纯粹的快乐,不禁让人产生随之而舞的想法,融进自然摆脱束缚,成为天地间的一员。

        随着舞姿的变换那更像是跃动的精灵,在自然间跳动,在心中跳动。

        听,有什么在流淌,静静地悄悄地从身体中流过,从心中流过,那是水流的声音,是微不可查流动在体内血液的声音,那是它的呼唤,它的欢愉,它的歌谣。越渐越大,那是彭拜流水的声音,那是大水掀起天幕的声音,那是它呼唤大地的声音。

        舞姿越发的轻快,身体越发的灵动,每一个动作每一个声音仿佛伫立在人的心间舞蹈,心间歌唱,让人与自然融为一体,让人与神灵融为一体。

        千层巨浪掀天而起,那身影在水幕中摇摆、跃动,漆黑的藤蔓如鬼魅浮现,扭曲交织间伸向了他面前的一切。

        恐惧、震惊、愕然,都在这一刻从身体中奔涌而出,随着掀起的巨浪唯有感受自身的渺小。

        心,在发热在发光,但在那身影的面前一切是那么的无力。

        触须束缚住臂膀缠绕住躯干,流水争相驱逐血液,金色的火焰焚烧着它们的躯体,但是水幕已经到来,裹挟着大水中的一切,将不容于这片水域的秽物清扫驱逐。

        姜烨的身体猛的一震,从那奇幻的感觉中脱离出来,他惊恐的正视前方。眼前没有大水,没有灵动的身影,没有漆黑的藤蔓,也没有他的族人。

        “烨怎么了。”举行完祭祀的奚洛连同奚汐走到了举止怪异姜烨的面前。

        “烨,在害怕。”奚汐小声的说道。

        姜烨正了正神,也许是太久没有嗅过如此浓郁的香草气息以至于出现了某种幻觉,连祭祀已经结束了都不知道。

        “没事,太久没吸食过香草的味道,身体有些不大适应。”姜烨摘下自己的面具,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却发现浸满了水渍,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

        奚洛稍有疑惑,在氏族部落中从未听过有对香草不适应的人,不过见姜烨样子也没再多说什么,带着他走进了一间崖洞。

        “神灵有回应吗?”靠在石壁上姜烨问道。

        奚洛摇头,“和以前一样没有任何的声音,也没有任何的回应,也许你见到的并不是我们的神灵。”

        “不,我敢肯定那绝对是夫诸。若是之前我还有怀疑,但现在我敢肯定。”

        “为什么?”奚洛追问。

        姜烨舒了一口气,继续说道。

        “我刚刚透过你的舞,在香草气息的作用下影影约约看见了夫诸,它同你一样在水中跳舞,在水中玩耍,那个身影以及它掀起的千层巨浪,完全与我在大泽中见到的身影完全重合,我敢肯定那一定就是夫诸,至于神灵为什么不回应你们,我想一定也和那些怪异的水生鬼蛇藤有关。”

        “无论如何你也要让我产生希望吗。”奚洛突然说道。

        姜烨一怔,盯着她的眼睛陷入了沉默。

        巫觋若要前往大泽,如若族中没有第二个能保护族群的巫觋,族群一定会跟随,因为没有巫觋的族群无法在山林中生存下去。

        前往大泽这个念头,奚洛本是动摇的,但由于自己的实力与族群的安危,使她只能想想来日方长。而现在姜烨肯定的说出夫诸一定在大泽之中,这点燃了奚洛心中的希望之火,就像姜烨认为自己的力量已经足以返回大荒一般,希望容易有,特别是在人族末路的今天,而姜烨一人的回归也说明希望也只能是希望,那不是现实。

        邑水氏现在尽管弱小,但若是回到了大泽,回到神灵的身边,重新受到神灵的庇护那么一切都将不一样,邑水氏将重拾往日的荣光,拥有着立足着洪荒山海的资本。

        这就是姜烨给邑水氏带来的希望。

        “我想去大泽。”这时候呆在一旁的奚汐开了口。

        两人都将目光看向了她。

        奚汐受到两人的注视,觉得格外的不自在。

        “我不是邑水氏族人,在这里除了洛姐姐谁都不喜欢我,所以我要跟你去大泽。”

        “不行。”姜烨直接否决。

        “为什么?”

        "太危险了,你还是呆在这里安全。"

        “哼,那你明知危险为什么还一直打算让洛姐姐陪你去大泽。”

        此话一出,姜烨顿时一个字也开不了口。

        奚洛也是一愣,看了看奚汐又看了看了姜烨,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投向姜烨的目光却是变了。

        “神灵沉寂,人族分崩离析,你我终是不同氏族的巫觋,你要为你的氏族考虑,而我要为我的氏族考虑。”

        奚洛说出此话转身离去。她未曾想过姜烨一直在诱导着她前往大泽,只不过觉得他的到来只是意外之举,就在之前她还认为姜烨真的是人族太阳,现在看来不过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巫觋。

        姜烨没有反驳,这的确是他来到这邑水氏的目的。他无法一个人面对大泽中的危险,他需要帮手,并且速度要快这样才有可能在大泽中找到不明下落的族人,所以他第一个目标选择了掌控水流的邑水氏,而奚洛一心一意为族群安危着想,知道夫诸存在于大泽,定然会选择这样一条与姜烨相同的路,但结果或许就会同姜烨一般,失去整个氏族。

        也是于此被奚汐看出了心声,这种不顾邑水氏族人生死的想法令奚洛恼怒。

        “不要那么失望,我陪你去,我可是很强的。”奚汐伸展着双手说道。“我一直都想看看外面的世界。”

        姜烨幽幽的叹了口气,看向自己的胸前的巫骨,五彩羽翼的包裹下,静如死灰。

        但有一点姜烨没有说错,他在大泽中见到的的确是夫诸。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110002/367875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