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 竟然是他?
    那间破屋已经倒塌,银芒横扫,将一切夷为了平地。

    杨俊余一跃而起,视野如此开阔,却依旧没有看见多萝西的身影。

    一种不好的预感在杨俊余心头萦绕,他的剑意已经催动至极限,银芒发出了轻鸣。雨水被他周身的气势震散,形成了一片虚无的空间。

    如果多萝西出事,杨俊余根本没法像阿尔弗雷德交代,更没法跟自己交代!

    杨俊余的瞳孔已经缩的极小,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就在这时,杨俊余身下的空间忽然出现了一道波纹。。

    一个小女孩儿凭空出现,像是被人抛了出来!

    她的速度极快,毫无反抗能力的朝着碎石砖瓦坠落。

    以这样的速度飞在空中,一定是非常恐怖的事情。但小女孩儿一边不受控制的惊呼,还一边抬起了手,死死指着一个方向!

    杨俊余瞬间意识到了什么,他一把揽过小女孩儿,来不及细想便动用了至强一剑,朝着女孩儿指的方向挥去!

    那里空空如也。

    但杨俊余在冲入之后,却不由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片地方……很不对劲!

    杨俊余有别与常人的身体能明显察觉到异常,像是被极度的粘稠与潮湿包裹。而且他已经感觉到,这片潮湿的感觉正在快速消逝,而当这一切恢复正常,恐怕多萝西便再也无法归来。

    于是乎,杨俊余发出了一声厉喝。

    天枢的锋锐与天璇的霸气融合在了这一剑之中,朝着虚无斩去!

    没想到这一剑真的斩到了什么。

    杨俊余手臂青筋暴起,银芒如陷泥沼。

    虚无中发出了一声不甘的怒吼,一个马上就要隐去的世界竟被澎湃的剑意生生逼了出来!

    在瓦砾中,出现了一片雨幕,和一个隐隐熟悉的世界。

    在这片世界中,那间潮湿的房屋还没有倒塌,而多萝西狼狈的倒在地上,身后立着一个体态修长的人。

    很明显,这里的雨,比其它地方的雨要大上一些。

    杨俊余一剑贯穿了两界,众人惊讶的看着这错乱的时空,没想到女孩儿说的话竟然是真的。

    身散发水泽气息的怪人发出了一声怒吼,水花迸溅,气息低了一丝。两个世界脱离时是他最脆弱的时刻,没想到被杨俊余钻了一个空子。

    而显然,这个怪人也是有些脾气的,他抄起了手中锈迹斑斑的铁件,竟朝着杨俊余当头轮了过来!

    杨俊余眼睛一眯,护着怀中的小女孩儿,举剑迎上!

    刺耳的爆音过后。

    一口鲜血飚出。

    银芒乱颤,杨俊余被怪人巨大的力量震的倒退数十步,虎口崩裂。

    而反观怪人满是锈迹的武器经历过银芒一斩,竟然连半点损伤都没有。

    杨俊余眼中是骇然。

    这怪人究竟是什么实力?!

    而周边的战士们更是惊疑不定,领主大人可以一剑斩杀霸主,却被这怪人逼退?

    刚才被杨俊余一剑破开半雨,怪人就已经受了伤,而这仓惶迎击之下,竟还在力量上压力杨俊余一头……

    杨俊余退到了安距离,推开小女孩儿,脸色凝重了下来。

    他知道,这怪人绝不是人类!

    而杨俊余的战力与之相比,怕是还有些差距。

    “你是什么东西?”杨俊余双手持银芒,冷冷的问道。

    怪人却没有答话,举剑便砍!他的身形稍显笨拙,像是随时要摔倒,但攻击起来却异常凌厉。

    杨俊余抬起银芒,天璇剑诀横挥,千军万马的气势在其中涌出!

    然而怪人根本无惧,一力破万法!双方兵器交击,杨俊余又被这强悍的力量震的喷了一口鲜血。

    若不是杨俊余的身体极其强横,怕是这一下就能废了他。

    “结阵!”多萝西清醒过来,厉声喝道。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失踪案背后的怪人,竟然连杨俊余都无法对付。

    然而周边的人手太少,轻易便被怪人冲散了阵型,根本对杨俊余起不到什么帮助。

    一剑又一剑砍在银芒上,火星四溅。杨俊余不断的被轰入碎瓦片中,好不狼狈。

    自从修炼吞天化本源后,杨俊余还是第一次感觉到力不从心。这怪人有些太强了,强悍的力量占据了绝对优势,杨俊余只能避其锋芒,身上已经受了不轻的伤势。

    远处城防军在快速赶来,这毕竟是杨俊余的地盘,又有多萝西这么多日子的维护训练,反应已经是奇快无比。

    但杨俊余的面色却依旧凝重,按怪物的攻势,他恐怕坚持不到城防军到来的一刻。

    战斗有些惨烈。

    银芒从右手换到了左手,而后无力的掉落在地。

    怪物只有一招劈砍,便令杨俊余毫无办法。这斩击像是有一种怪异的锁定能力,令人避无可避。

    真正的强者,眨眼便可分胜负。

    杨俊余终于被对手沉重的攻势斩入了灰尘之中,再也无力爬起。

    并不是因为受了多重的伤,而是怪人的轮番轰击已经打乱了星力,震荡了肺腑,杨俊余一时间竟无力爬起。

    “本来没想这么早杀你的……”怪人喃喃自语,却毫不留情的举剑而落!

    雨幕渐起,绝杀之后,怪物便要彻底隐退。

    “领主小心!”就在这时,一道身影飞扑而来,挡在了锈蚀之剑的前方。

    他竟是刚刚被多萝西开除的那个少年!

    少年的实力并不强,只是刚好在杨俊余倒下位置的一旁,又刚好能替杨俊余挡下这一击。

    但是这少年却从没有想过,他脆弱的身体根本挡不下什么,在怪人的剑下,充其量就是一层窗户纸罢了。

    杨俊余看着不顾一切冲上了的少年,眉毛一挑。

    不知从何而来的力量,杨俊余忽然探出了手,将扑来的少年一把拽住,压在了身下。

    保护与被保护,瞬间调换了位置。

    明明已经死定了,杨俊余不希望再多拉一个人下水。

    而怪人的剑,似因为杨俊余这瞬间的操作而有些迟疑。他本来是要砍杨俊余,后来又要砍那不知死活的少年,而转瞬间又变成了杨俊余……

    很明显,怪人的脑子并不太灵光。

    转瞬换了三回目标,使得他的剑慢了半分。

    而幸运的是,一道暗红色光芒正趁着这半分的功夫乘虚而入,精准的轰在了怪人的胸膛之上!

    水沸之声响起。

    怪人低头看着自己胸前前后贯穿的大洞,又看了看疾驰而来的安德鲁,却并没有什么痛苦的表情。

    潮湿浑浊的水环绕在了它的伤口上,转瞬便修复了一切。

    怪人看着已经缓缓起身的杨俊余,又看了看正在酝酿下一击的安德鲁,还有更远处已经冲锋的战士们……

    高手对决正是如此,转瞬便失去了杀机,再战也并无意义。

    怪人摇了摇头,向后迈了半步,骤然隐没在雨水之中。

    而随着他消失,雨水骤然变小了许多,仿佛刚才那阵雨,就是因为他的到来才落下的。

    而这个小细节落在了杨俊余眼中,却如同一声炸雷。

    杨俊余的眼睛瞬间亮起,因为这场景似曾相识!他和安德鲁对视了一眼,均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震惊。

    那个人自从剑宗一战过后便消失不见,难道这怪人,竟然是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