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反人性的磨炼(第1/3页)
    “你说你个大男人?怎么这么怕蛇呢?”阿应对于老高怕蛇很不解。

    “我就觉得邪门了,为什么我总是不断的遇到蛇?我从小对这玩意就充满了恐惧,看到蛇就腿软!”老高一边说着,一边快步挤到两个海南人中间,忍不住抱怨着。

    “那些应该都是母蛇,看上你了!”阿善坏笑着说。

    “不要怕,有棍子在手里,狠劲的抽就行了,只不过是一条大虫子而已,心里不要虚,手上就不会软!”阿应说完用力挥舞了两下手中的木棍,在空气中发出“呜呜”的声音。

    “老高啊,你要是怕蛇,你就应该把蛇拿在手里,只有熟悉它的习性,才能克服对它的恐惧感,下次再有蛇,你就去抓住它,千万不要怕,这只是个大虫子!而你,是个男人!”阿善拍怕老高的肩膀。

    “好吧,有蛇的话,我下次来搞定!”老高也用力挥舞了下手中的棍子,打的沿途的树枝噼啪作响,他虽然觉得阿善说的有道理,但他还是更喜欢用打草惊蛇来赶走这些大虫子。

    “这就对了嘛!”阿善笑眯眯的看着老高。

    “你刚才说的那句话,我觉得很有道理,熟悉它的习性,才能克服对它的恐惧!这句话,适用于很多地方哦!”老高看看阿善,投以赞许的目光。

    “开玩笑啊,你以为我是不学无术的人?在小学时候,我作文还得过学校的奖呢!”

    “这个奖你能吹20年!”阿应怼了阿善一句。

    “你们看,做股票为什么总是当亏货呢?那就是对市场不熟悉啊!为什么会和老婆吵架呢?那也是对老婆了解不够充分啊!”老高没有理会他们两个之间的对话,说了自己的心得。

    “你胆子大!敢做股票!我可没有那种胆子哦!敢做股票的都是厉害人!”阿善说中间流露出对老高的敬佩之情。

    “你特么的胆子可不小!违法的事情你可没少干,但是合法投资的事情,你就不敢干了,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老高反问道。

    “说的也是,我敢砍人,但是不敢炒股,砍人赔钱也好几万呢!”阿善觉得老高说的很符合他的实情。

    “嘿嘿!那是因为你熟悉混社会打架,而对投机的事情,一点都不懂,所以你就没胆子做股票!”

    “哎呀!这不就是我说的那句话吗!熟悉某个事物,就会克服对它的恐惧感,你看我了解我老婆,所以我一点都不怕她呢!而老高就怕老婆怕的要死!”阿善末了还嘲笑了老高一下。

    “曾经有朋友和老婆吵架,被赶出家门找我诉苦,我就跟他说了,咱们在外面,能忍老板客户,能忍同事朋友,外人都能忍,作为家人排名榜第一的老婆,忍忍有何不可呢?”

    “说的好听,那是别人被老婆赶出家门,你当然无所谓了!你说说,你是怎么忍老婆的?”阿应觉得老高的话,有些站着说话不腰疼。

    “有次我被老婆骂了一顿,气不过,摔门就走了,然后在楼下转了一圈,抽了两根烟,觉得这日子还要继续过,然后我就回去了。”

    “那你回去岂不是很没面子?”

    “怎么会啊?我回去暴有面子!面子这东西,都是要靠自己争取啊!我进门不等老婆说话,就立刻快速对她说,这次嘛,我不跟你计较了,先把你原谅了,要是再有下次,我可不会这么轻易原谅你!你就好自为之吧!”

    “我去!你真不要脸啊!”阿善和阿应都忍不住骂起来。

    “然后趁着老婆还没有回话,立即闪人去菜场买菜,坚决不给她回嘴的机会,这样,我就赢了!哈哈哈哈!”老高得意的大笑起来,就好像他真的赢了一样。

    “那个话叫什么来着,虽败犹荣!哈哈哈!”阿应也大笑起来。

    “什么虽败犹荣啊?这是失败和耻辱同时获得,互相有加成呢!他也只能给我们吹一下,好像自己跟老婆吵架都大获胜一样!是不是?”阿善伸手戳了老高一下。

    “嘿嘿!人嘛,总要经历磨难才能成长!”老高说完,摆出一副轻松地样子,吹起了口哨。

    “看到了吧?那棵大树就是箭毒木!”阿应伸手指着七八米外的一棵大树。

    大家径直来到箭毒木树下,阿应在树皮上砍了道口子,果然看到浅黄色的汁液渗了出来,“对,就是这种树,大家四处找找,找到后到这里来告诉我,我在这里先采集些毒液。”

    “你确定这就是箭毒木?”虽然老高看着树木的样子和自己在西双版纳看到的是一样的,但还是再次问了阿应。

    “嗯,我肯定这就是,早上我从营地出来,在营地附近转了一圈,熟悉下环境,刚好看到这个箭毒木。”阿应自信的点点头。

    “你还真是勤快!等下回去帮我们把这两天的衣服洗一下吧!”老高佩服的点点头,表扬他的同时,顺便开个玩笑。

    “你怎么这么多屁话!给你条蛇玩!”阿应有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