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反人性的磨炼
    “你说你个大男人?怎么这么怕蛇呢?”阿应对于老高怕蛇很不解。

    “我就觉得邪门了,为什么我总是不断的遇到蛇?我从小对这玩意就充满了恐惧,看到蛇就腿软!”老高一边说着,一边快步挤到两个海南人中间,忍不住抱怨着。

    “那些应该都是母蛇,看上你了!”阿善坏笑着说。

    “不要怕,有棍子在手里,狠劲的抽就行了,只不过是一条大虫子而已,心里不要虚,手上就不会软!”阿应说完用力挥舞了两下手中的木棍,在空气中发出“呜呜”的声音。

    “老高啊,你要是怕蛇,你就应该把蛇拿在手里,只有熟悉它的习性,才能克服对它的恐惧感,下次再有蛇,你就去抓住它,千万不要怕,这只是个大虫子!而你,是个男人!”阿善拍怕老高的肩膀。

    “好吧,有蛇的话,我下次来搞定!”老高也用力挥舞了下手中的棍子,打的沿途的树枝噼啪作响,他虽然觉得阿善说的有道理,但他还是更喜欢用打草惊蛇来赶走这些大虫子。

    “这就对了嘛!”阿善笑眯眯的看着老高。

    “你刚才说的那句话,我觉得很有道理,熟悉它的习性,才能克服对它的恐惧!这句话,适用于很多地方哦!”老高看看阿善,投以赞许的目光。

    “开玩笑啊,你以为我是不学无术的人?在小学时候,我作文还得过学校的奖呢!”

    “这个奖你能吹20年!”阿应怼了阿善一句。

    “你们看,做股票为什么总是当亏货呢?那就是对市场不熟悉啊!为什么会和老婆吵架呢?那也是对老婆了解不够充分啊!”老高没有理会他们两个之间的对话,说了自己的心得。

    “你胆子大!敢做股票!我可没有那种胆子哦!敢做股票的都是厉害人!”阿善说中间流露出对老高的敬佩之情。

    “你特么的胆子可不小!违法的事情你可没少干,但是合法投资的事情,你就不敢干了,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老高反问道。

    “说的也是,我敢砍人,但是不敢炒股,砍人赔钱也好几万呢!”阿善觉得老高说的很符合他的实情。

    “嘿嘿!那是因为你熟悉混社会打架,而对投机的事情,一点都不懂,所以你就没胆子做股票!”

    “哎呀!这不就是我说的那句话吗!熟悉某个事物,就会克服对它的恐惧感,你看我了解我老婆,所以我一点都不怕她呢!而老高就怕老婆怕的要死!”阿善末了还嘲笑了老高一下。

    “曾经有朋友和老婆吵架,被赶出家门找我诉苦,我就跟他说了,咱们在外面,能忍老板客户,能忍同事朋友,外人都能忍,作为家人排名榜第一的老婆,忍忍有何不可呢?”

    “说的好听,那是别人被老婆赶出家门,你当然无所谓了!你说说,你是怎么忍老婆的?”阿应觉得老高的话,有些站着说话不腰疼。

    “有次我被老婆骂了一顿,气不过,摔门就走了,然后在楼下转了一圈,抽了两根烟,觉得这日子还要继续过,然后我就回去了。”

    “那你回去岂不是很没面子?”

    “怎么会啊?我回去暴有面子!面子这东西,都是要靠自己争取啊!我进门不等老婆说话,就立刻快速对她说,这次嘛,我不跟你计较了,先把你原谅了,要是再有下次,我可不会这么轻易原谅你!你就好自为之吧!”

    “我去!你真不要脸啊!”阿善和阿应都忍不住骂起来。

    “然后趁着老婆还没有回话,立即闪人去菜场买菜,坚决不给她回嘴的机会,这样,我就赢了!哈哈哈哈!”老高得意的大笑起来,就好像他真的赢了一样。

    “那个话叫什么来着,虽败犹荣!哈哈哈!”阿应也大笑起来。

    “什么虽败犹荣啊?这是失败和耻辱同时获得,互相有加成呢!他也只能给我们吹一下,好像自己跟老婆吵架都大获胜一样!是不是?”阿善伸手戳了老高一下。

    “嘿嘿!人嘛,总要经历磨难才能成长!”老高说完,摆出一副轻松地样子,吹起了口哨。

    “看到了吧?那棵大树就是箭毒木!”阿应伸手指着七八米外的一棵大树。

    大家径直来到箭毒木树下,阿应在树皮上砍了道口子,果然看到浅黄色的汁液渗了出来,“对,就是这种树,大家四处找找,找到后到这里来告诉我,我在这里先采集些毒液。”

    “你确定这就是箭毒木?”虽然老高看着树木的样子和自己在西双版纳看到的是一样的,但还是再次问了阿应。

    “嗯,我肯定这就是,早上我从营地出来,在营地附近转了一圈,熟悉下环境,刚好看到这个箭毒木。”阿应自信的点点头。

    “你还真是勤快!等下回去帮我们把这两天的衣服洗一下吧!”老高佩服的点点头,表扬他的同时,顺便开个玩笑。

    “你怎么这么多屁话!给你条蛇玩!”阿应有些恼火,丢了条蛇到老高身上,老高连忙后退几步,才发现是那只是条绳子。

    阿应和阿善看到老高被捉弄成功,哈哈大笑起来,老高也有些不好意思,低头捡起绳子,对着阿应恨恨的说道“你等着,等我不怕蛇了,我看你拿什么来吓我!”

    “咱们来取毒液吧!”阿应拿出瓶子招呼着老高。

    “老高,怎么样?我们海南人厉害吧?”阿善用砍刀在箭毒木上敲了敲。

    “厉害!你们厉害的很!”

    “嗨!我想起荔枝炮、箭毒木、毒鱼藤抗日战争三大宝,对!小学时候就看过海南岛抗日战争的故事,荔枝炮还摧毁两辆汽车,打死几十个日本鬼子呢!阿善,你知道的吧?”阿应忽然大叫起来,想起了重大事情。

    “对啊!我怎么就把这事情给忘了呢!”阿善惊喜的说道,“我们赶快想想,还有什么用得上的好东西!”

    “油楠!油楠树上钻个洞,可以流出油来,过滤一下直接可以替代柴油的!”

    “厉害!这你都知道!还有什么?”

    “还有藤甲,我们可以编藤甲!”

    “阿应,你真是厉害啊!简直就是我们长流镇的杰出青年!”

    “你少拍马屁,你也想出点有用的东西啊!”

    “你叫我想想啊”阿善从老高兜里掏根烟点上,开始冥思苦想。

    过了一阵子,阿善苦笑下,摇着头说“我以前混社会,后来不混社会了,跟人跑车送货,去过很多矿,但这些矿对我们现在的处境没帮助啊。”

    “对以后有用也行啊!在海南的地头上,我们怎么能被这帮大陆仔笑话呢!”

    “哈哈,你们两个海南土司!”老高听着他俩的谈话,大笑起来。

    “大陆仔,你不要笑!你还是小心脚下,又冒出蛇来了!”阿应向老高周围的草丛看去。

    “我去!这两天真的是要把我逼神经了!怕啥来啥!”老高额头上渗出冷汗,急忙扭头看了起来。

    “说曹操曹操到!”阿善笑眯眯的弯腰抓起条一米多长的蛇来,就好像从兜里掏出个东西一样简单随意。

    “我去!”老高看着蛇吐着的红信子,汗毛立刻立了起来。

    “没事,这是无毒蛇,给,拿在手里,你是个男人啊!这是条大虫子!”阿应瞟了一眼蛇,拍了拍老高的脊背。

    “好吧,我试试尽管这是和我自己的人性做对抗,非常艰难,但我还是愿意尝试一下”老高艰难的回答道。

    “接着!”阿善很随意的把蛇丢给老高,就像丢了一条皮带。

    老高接过蛇,指尖传来阵阵寒意,令他身紧绷绷的无法动弹,只能站在原地愣愣的看着手中的蛇。

    “来,帮你盘起来!这下你就没有那么多话了”阿应伸手拿过蛇,盘在老高脖子上。

    “这我特么的不冷,不需要围脖”老高喃喃自语,一动不动,小心的看着面前昂起的蛇头。

    “走吧,男人!像个男人的样子!”阿善在老高屁股上踢了一脚,和阿应一起哈哈哈大笑起来。

    “大虫子,我不怕你”老高绷紧的身子慢慢开始挪步,眼睛紧紧盯着不停在胸前和面前晃悠的蛇头。

    “对,就这样,你行的!”阿应鼓励着老高。

    “这边的瓶子先接着,我们等下再来取毒液,老高你也回去给他们展示一下你的风采!”阿善推了推老高,发现老高身体很是僵硬,不由得又笑了起来。

    营地中正在焖红薯和鱼,老远就闻到诱人的香味。

    “这帮家伙,又在做吃的!幸好我们钓的鱼多。”阿善咽了咽口水。

    “吃嘛,不吃些东西,怎么消磨时间啊!”阿应探头探脑的看着篝火方向,那边火堆边,正插着一圈鱼在烤。

    南哥和坤哥刚才去海边取海水回来当盐用,沿途又看了下地势,标出一条可以行车的路线,车辆就可以沿这条路线到达官道。

    “海南仔厉害啊!”众人听阿应和阿善说了下荔枝炮、油楠等事情,忍不住赞叹道。

    “呵呵!别看我们书读的少,经验那可是相当丰富呢!”阿应跟阿善也是颇为得意。

    “海南仔厉害!海南仔真厉害!”老高扬起右手臂上盘着的那条蛇,然后又绕回自己脖子上,显然他对蛇已经不那么恐惧。

    “对嘛!这才像个男人!”海南仔们笑着称赞起老高。

    “如果我能克服对蛇的恐惧,那我应该也能在另外两个反人性的事情上得到进步”老高说到这里,看着南哥会心一笑。

    “哈哈,现在你不用考虑那两个反人性的事情!”南哥哈哈大笑起来。

    “什么反人性的事情?”老翁好奇的凑了过来。

    “一件是投机交易,一件是跟老婆相处!”老高忽然觉得不用看股市行情,变得一身轻松,但随即想到身处古代,无法同家人联络,不由得又伤感起来。

    “跟老婆相处怎么反人性了?你这是什么言论?”王娜娜瞪着老高,仿佛老高是女人公敌一般。

    “你别急,我叫你看个视频!这是我刚结婚第二天就学会的技能。”老高取出平板电脑,打开《鹿鼎记之皇城争霸》,找出韦小宝拿着康熙的诏书,给海大富看的片段。

    “就是这里!”老高把平板递给王娜娜看。

    画面中,海大富拿着皇帝给自己诏书,不高兴的“哼”了一声,韦小宝小心的问道“怎么了?没事吧?”海大富用诏书遮住脸,然后调整了下情绪,又慢慢降下诏书,一脸谄笑的眨着眼睛问道“不知道小春子公公想学些什么武功去和这个人比划呢?”

    “好!视频就看到这里,可以了!这下你明白了吧?”老高笑眯眯的看着王娜娜。

    “你给我看的这个片段,跟你和老婆相处有什么关系?”王娜娜有些疑惑的看着老高。

    “在场各位已婚男人,刚才那‘不知道小春子公公想要学什么武功?’,咱们几个谁没表演过?”

    “哦!我总算知道我为啥没结婚了!原来是被你们这些人的婚后生活吓到了啊!”陈帅哥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来。

    “你少来!我不背这个锅!”老高白了陈帅哥一眼。

    “不知道小春子公公想要学什么武功”南哥坏笑着对老高说。

    “老婆不在这里,入不了戏!你们说,这种情形,难道不反人性吗?”老高笑了笑。

    “呵呵!原来是这意思啊?你受点委屈扮个笑脸,就反人性了?”王娜娜不服气的质疑老高。

    “那你要不要尝试一下?”

    “不用了,我是女人,不需要这些!”

    “那就是‘只准我打你的脸,不准你打我的脸!’这不公平吧?”

    “谁要打你的脸?你什么意思?”王娜娜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老高。

    “这也是一句台词,给!你自己看吧,这部电影温习完,咱们再来讨论这问题。”老高把平板递给王娜娜,心里暗想这妹子怎么会对星爷的电影如此陌生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