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凡人封天传 > 第四章:武功

第四章:武功

        李沐凡回到自家的小饭店,饭店经营早餐和中餐,晚上在饭店门口的路边摆上桌子,经营铁板烧烤。

        李沐凡放了学就来这里吃饭、写作业、帮忙。

        当天晚上没有更刺激的事儿发生,只不过三天后的晚上就来了刺激的事儿。

        这天晚上很凉快,来吃铁板烧的人也很多,几乎是座无虚席。

        到了晚上十一点,人员陆续散去,只剩下三桌人。

        其中一桌是一个中年男人在自斟自饮,另外两桌是年轻人,其中一桌五个男的,另外一桌是两男两女。

        那五个男的喝了不少酒以后,开始肆无忌惮的看着对面两个女孩,过了一会儿居然出言挑逗。

        对面两个男的当时就急了,上来理论,结果一言不合,打了起来!

        两个打五个,肯定打不过,几下就被打趴在地,那五个男的连踢带踹,两个女孩在旁边惊叫。

        李沐凡感觉再打下去要出事儿,本身五个打两个就是欺负人嘛!

        有一个小子拿起塑料凳子就朝趴在地上的一个砸去,李沐凡上前抓住这小子的一只手,向前一带,顺势踢出一脚,扑通一下,这小子趴在了地上。

        另外四个人见李沐凡动手,都围过来打李沐凡。

        一个人踢出一脚,李沐凡觉得这小子踢得太慢了,左手抱住这小子的大腿,右手肘部一顶,“啊!”这小子捂着胸口躺在了地上。

        另外一个小子举着凳子朝李沐凡的后背砸来,李沐凡连头都没有回,抬起一脚也给踹趴在了地上!

        剩下两个内心受到了惊吓,心说够倒霉的,遇到了一个会武功的小胖子!蹦蹦跳跳的跃跃欲试,那还敢上前,小胖子不来打自己就不错了!

        李沐凡心里也经历了一番运动,显示震惊,自己怎么会了武术?但是马上就兴奋起来!这算啥呀?老子啥刺激没受过!我就说嘛!不可能仅仅就力气大这么简单嘛!会武术又是一个增项!还有吗?能有的全来吧,老子受得了!

        增项来不来的先不重要,李沐凡学着精武门里的陈真蹦跳着,朝着那两个小子招手“来!来呀!来打我呀!”

        地上三个也爬起来,几个人互相传递了一下眼色,蹭蹭就向四散逃去!

        那能行!李沐凡揪住一个“跑还行!在哪儿吃饭你不得给钱!微信还是支付宝?”

        被揪住的小子自认倒霉,掏出手机,“微信....微信吧”

        “妈,算下账!”

        老李两口子都看呆了,手里端着盘子一动不动,这是自己儿子吗?怎么会武功?

        老李毕竟见过世面,听到儿子的喊声,推推媳妇“哎,儿子叫你结账呢!”

        “207!”李沐凡妈妈算完账,都没敢上前,朝李沐凡喊道。

        “207,砸坏了三个凳子,塑料的倒不值钱,一个算你十五,1,2,3,.....六个酒瓶子,一个算一块,还有桌子,”李沐凡揪着这小子来回转了一圈,“还行!桌子没有坏!一共是207加四十五再加六块,258块!转账吧!”

        桌子上贴着微信收款码,这小子扫完了转了过去!抬头乞求道“行了吗?我能走了吗?”

        他巴不得赶紧走了呢?可是李沐凡揪着他脖领子呢!

        “还不行!”李沐凡看着另外两男两女说“你们几个,要不要报警?”

        “不用了!不用了!”那几个人不想把事儿闹大。

        “用不用他们赔点儿钱?”

        几个人互相看了看,其实两个男的没受太大的伤,只不过一点儿皮外伤而已。

        “也不用了!”

        “你要感谢人家!赔礼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被揪的小子双掌合什,鞠躬点头。

        “行了!走吧!”李沐凡松开手,那小子一溜烟窜没了。

        那两男两女说了不少感谢的话,付了账也走了。

        李沐凡的妈妈赶紧上前,拉着儿子的手,上下打量“儿子!没事儿吧?”

        “妈妈,没事儿!”李沐凡转了一圈“一点事儿也没有!”

        老李也走过来,“狗儿!你啥时候会的武术?”

        “爸,你还记得七岁的时候给我报了一个跆拳道班吗?”

        “记得呀!”

        “我从那时候没事儿就自己偷着练!所以就成这样了!”实话不能说啊!能说自己会倒拔垂杨柳,还有屁股上疙瘩是开天斧的把儿的儿,另外三年以后没准儿会死?千万不能说,否则妈妈肯定会疯了!

        “你放屁!你连你爹都骗吗?”

        “爸!我真没骗你!骗谁我也不能骗您呐!”

        “这倒是!”老李胡噜着脑袋,感觉自己的脑袋也有点儿不太好使了,七岁学了跆拳道接着练习就能会武术?知子莫若父啊!自己儿子啥样儿还不清楚?转过身看向自己媳妇“你会信?”

        “算了吧!反正不是坏事儿,只要我儿子没事儿就行!”

        老李想了想确实如此,儿子会武术是好事儿,管他怎么来的呢?可是老李担心的并不是这个。

        “唉!我是怕有别的事儿呀!”老李满头白发,连胡子都有一半是白的,眉头紧锁,手有点儿哆嗦,抬眼看着远方。

        其实老李并不大,只有四十五岁而已。

        李沐凡明白爸爸的担忧,这个家的现状不允许再有其他的事情发生了,整个家庭极为脆弱,已经禁受不住任何的打击!

        李沐凡所处的位置是北方一个山区小县城,这里最大的工厂就是一个电厂,现在他们家的小饭点儿就在电厂边上,包括住的也是电厂的老家属楼。

        姥姥姥爷都是电厂退休职工,只不过姥爷十多年前就过世了。

        再早爸妈都是这个电厂的正式工人,后来辞职下海,刚开始很风光。

        爸爸从电厂辞职后,去了一家私企当总经理,老板一人之下,二百多名员工之上,月薪三万,配车。天天夹个包,开着五十万的奔驰出入各种场合。

        妈妈也开着一辆崭新的广本,经营着两家饭店,三个服装店。

        日子过得可以说是如日中天!

        但是人生无常,六年前,一切噶然而止!

        爸爸老李又从私企辞职,与人合伙去承包工程,可是工程刚刚干了才两天,就出现了重大伤亡事故!

        七八百万血本无归!还欠了不少钱。把房子车子全卖了,几个店也都兑了出去还账,尽管如此还欠二百多万!

        现在的情况是爸爸妈妈没有实力在去干那些大的生意了,只能两个人开了这个小店儿,暂时维持生活。

        住的方面,李沐凡和妈妈与姥姥挤在电厂的老楼里,老楼是两室一厅,总共才不到四十平米,李沐凡和妈妈睡在一个房间里,姥姥自己睡在另一间卧室。老李自己在饭店里睡折叠床!

        生活的压力给这个家庭造成各种很不正常的现象,包括家里的每个人都有些不太正常。

        就拿老李来讲,自从事故发生之后,就开始酗酒,喝的手都哆嗦了,可是如果不喝酒,就会整夜整夜的失眠。

        能有什么有办法?唯一的办法只能是还清外债!可是二百多万,什么时候才能还上啊!

        李沐凡尽管才十五,也知道这个家的运势一直在走下坡路,六年了,整整六年都是如此,至少目前看不到改观的局面。

        用危在旦夕形容一点儿也不为过,接着下滑会是什么样儿?谁也不敢想!

        妈妈过来握住老李的手“行啦!别担心了,不是没事儿吗?”

        老李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拍着李沐凡的肩膀“儿子!好事儿!会武功是好事儿啊!没准是咱家祖坟开始冒烟了呢!”

        “行了,快收拾吧!瞅瞅打架闹得,东西全掉地上了!”妈妈说道。

        此时就剩下一个人的那一桌,那个中年男人还在自斟自饮,目不转睛的看着李沐凡。

        男人下巴上留有一小撮胡子,梳着大背头,最上边还用皮筋单独梳着一溜儿,穿着一身唐装,脚上蹬着一双老北京布鞋,从打架开始到结束始终波澜不惊,吃喝一点都没耽误。

        李沐凡抬起头正好和中年男人对上眼,中年男人对李沐凡招手“小伙子,来一下!”

        李沐凡以为他需要什么东西呢?就走了过去。

        中年男人神神秘秘的拽着李沐凡,走向一边“来,借一步说话!”

        走出几十米,来到一个树下,这里地面比较开阔,闪开几步,蹦跳着招手“来!打我!”

        “你说什么?”

        “打我啊!快点儿打吧!”

        “哈哈哈!”李沐凡大笑“你是跟我学的!”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106457/365362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