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虐文堆里惊坐起,疯批竟是我自己 > 第二十五章 烧死君青晚这个贱人

第二十五章 烧死君青晚这个贱人

        末了,商贤辉还是留了几个人蹲守在安候府门口。

        直到确认了君青晚回府后,几个侍卫也紧跟着进了府内。

        再然后便有几个浑身湿漉漉的人捧着一个小木匣子入府。

        借此,安候府后宅不宁的消息算是深深地印在了他的心里。

        同时,在君青晚之后进府的那群侍卫也打消了他的疑惑。

        君鸿季果然只是虚张声势,哪里能舍得真的将君青晚一个人丢在外头。

        隔天。

        君青晚便收到了长公主的帖子。

        商可明前些日子才大张旗鼓的收集贵胄才俊画像,长公主随后便举办了赏荷宴。

        君青晚就是用鼻子想也知道长公主葫芦里到底是卖的什么药。

        “依照如今的局势,长公主的婚事看似是由她自己做主,实际上有没有皇后娘娘的手笔可不好说。”

        君青晚放下帖子感叹道。

        毕竟生在皇室,即使贵为公主,大都时候婚事也是不由得自己做主的。

        更何况二皇子和太子还正是明争暗斗的时候。

        “长公主的这个宴会怕是有些看头,晚晚若是有兴趣倒是可以前去看看。”

        毕竟待他一走,晚晚可就好些日子不能出门了。

        “唉——”

        君青晚趴在桌案上长吁短叹。

        “晚晚长这么大,从未与阿兄分离过。

        况且阿兄还是去那么危险的地方。

        都说武将们应当忠君爱国,阿兄贵为天盛太子,一国储君。

        阿父是君,阿兄也是君。

        镇国大将军怎么就是想不通这个道理?”

        君鸿季无奈摇头。

        “晚晚一天到晚的脑袋瓜里都在想些什么呢!

        闵显亮虽是天盛猛将,可到底是忠于天盛的。

        他与我多年未见,又怎知其中缘由?

        你不许多担忧为兄,只专心配合着君九糊弄好后照的人。

        再有,就是好好研习为兄给你备下的兵书。

        待我回来,可是要仔细检查的。”

        这一茬怎的还就过不去了?

        君青晚无语凝噎。

        二公主处也同样收到了长公主的帖子。

        同样是公主,商惠娇虽然设计让秦府付出了代价,成功回到了宫里,得到商可明的庇护,可是却坏了名头。

        惠妃也成了贵人。

        可谓是元气大伤!

        但长公主却是享了无上尊荣。

        商惠娇心里记恨,却轻易不敢再去得罪。

        是以在宴席当日看到一袭碧玉罗裙的君青晚时便加深了迁怒之意。

        觉得自己前些日子的计划甚是妙极。

        她动不了长公主,但是像君青晚这样的,她可不惧。

        凭什么君青晚一个战败国的俘虏可以得到公主的封号?

        凭什么君青晚生来就这般花容月貌?

        凭什么她就成了别人口中的一个笑话。

        既然她不好过,那大家谁都别想过。

        待她一把火将君青晚那个贱人送上西天,再来慢慢对付商云菲那个贱人。

        君青晚自从收到了帖子之后便有些心烦意乱,犹记得上一世她也曾收到过长公主的邀请。

        只是彼时他们还不知道胡灿的身份,丝毫没有防备。

        君鸿季身边的人大都派去了天盛集结人手,并未涉及到大启。

        更没有得到过镇国大将军的任何消息。

        君鸿季是陪着她一起进宫参加长公主的宴会的。

        因为突降暴雨,回府不便,皇后特意下令他们可以留在宫内一晚。

        君鸿季和她便住进了幼时的宫殿。

        地方虽然偏僻,好在是自己熟悉的地方,加之君青晚当时多有疲惫,精神不济,睡的极深……

        现在想来,自己重生之后便将侯府之内能够接触到自己衣食住行的人都换了一遍,原先用来对付自己的那些个东西应当是没能派上用场。

        以至于她现下依旧康健。

        “阿兄既然已经下定决心要去休才屿,便在宴会之前动身吧。

        途中即使听到什么消息也切记不必赶回平城,只千万注意自身安危。

        途中更不可轻易相信他人,不可食用来历不明之食。”

        关于君鸿季的结局,她知道的实在是太少。

        但是她明白,让他早早离开平城,不让他进宫赴宴胡灿所书的“后亡于火”才不会成真。

        君鸿季敛眸沉思,君青晚自上次之事后便与以往有些不同。

        只是她不愿与自己坦白心事,他便也假装自己不知。

        如今她如此说,那一定是会发生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了。

        “晚晚,若是平城之内会发生什么大事,阿兄是绝对不会留你一人在此的。”

        他语气严肃认真,看着她的目光也是前所未有的凌厉。

        君青晚像是被人戳穿了谎言的孩子,有些无措的躲闪了一下。

        随后深吸一口气,稳住了自己的情绪,对他保证道:

        “阿兄不必如此忧心记挂。

        那日的晚宴的确是会出些小插曲,不过就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伤不到晚晚。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先集结好咱们的兵马。

        否则,一旦大启和后照开战,咱们好不容易经营的心血都会成为他人的嫁衣。”

        君鸿季虽有大才,可天下之争,并不是只靠他一人便可完成。

        这是一个慢长的过程,需要千千万万的人共同努力奋斗。

        这些人现在决计不是后照或是大启大军的对手,若是正面硬钢,只会两败俱伤。

        君鸿季没有在这件事情上纠结太久,而是连夜召集的自己的人安排好了后面的事情,在深夜出了侯府。

        他明白,只有脱离了后照的掌控,君青晚才能得到真正的安乐。

        故此君九则办成他的样子,成了安候……

        君青晚则是着重叫人留意了宫里各路人的动作,最终锁定了二公主商惠娇。

        自然,也摸到了一些胡灿的手笔。

        这一次,算是她重生之后首次和胡灿交锋了。

        商惠娇很聪明,买通了几个宫人在她的马车上动手脚。

        想来暴雨之后的大火也跟她脱不了干系。

        私带火油入宫可是重罪,不晓得届时二公主担不担得起这个罪名。

        君青晚开始期待了!

        果然,宴席开始不久,外头便下起暴雨,商慧娇的脸色在瞬间变的古怪。

        随后便有个小宫女鬼鬼祟祟的对着她说了什么,商慧娇的脸色才又恢复了正常。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106426/370485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