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吞天道主 > 第六章 今儿真高兴 下

第六章 今儿真高兴 下

        “天诺!”

        满脸刀疤右腿残疾的曹福突然出声,柴天诺转身好奇的问:

        “曹叔,有事?”

        “持锋在手自然要饮血,但万万莫要忘记底线,尤其是那个仁字!”

        柴天诺瞪大眼睛,心中着实吃惊,曹叔竟然能看出自己已杀生,不愧是死人堆里闯出来的厮杀汉!

        略做思考,柴天诺点头微笑:

        “晓得了。”

        少年挥手离去,曹福矗立半晌,摇头坐到门槛上,一口灌下半斤白羊酒,心中感叹,教天诺搏杀之术,属实不知对错。

        夜深,若林先生接过柳夫人递来的冷帕使劲擦了擦脸,酒气顿时消了大半。

        “这几日关乎院试,益静不益动,院试一过我便去明阳府,篡改三册之事都敢做,那陆教习和新来的教谕,难不成吃了熊心豹子胆?!”

        若林先生儒雅的脸庞铁青一片,这些混账忘八端,真以为可以为所欲为?

        “夫君,那新来的教谕姓孔,会不会是姐姐的家人?”

        柳夫人眉头紧皱,柴天诺的娘亲姓孔,出身京城世家,新来的教谕也姓孔,很难不让人产生联想。

        “哼,除了那些缺人性的家伙,还能有谁?”

        若林先生把冷帕递给柳夫人,站起身看着窗外的景象,轻轻捋了捋颌下长须:

        “天诺自出生从未离开韶音县,且心性沉稳如年过半百老翁,从不招惹是非,能对他下手的,也只有孔家人了。”

        “......姐姐何其幸运,遇到了大哥,却又何其不幸,出生在了孔家。”

        柳夫人叹气,若林先生望着那轮明月,未曾搭言,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新任孔教谕来访?”

        “开门,迎客!”

        宇文元柏把手中钢枪递给随从,心中有点好奇,文院武院虽同属县学,但教谕只管文院,武院则由府学武院管辖,二者间没有任何关系。

        且夜色已深,这孔教谕半夜三经的来访,着实有些怪异。

        “元柏兄,冒昧打扰,还请赎罪。”

        进入院中,孔承远远的便行礼道歉,宇文元柏示意无妨,侧身请他进入中厅。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一碗清茶,宇文元柏直截了当问孔承:

        “孔教谕,你半夜三更来我这,可是有事相求?”

        文武相轻,主宰一县文事的教谕姿态摆得如此低,除了有事相求,宇文元柏想不出还有其他原因。

        孔承微笑不语,只是冲屋外随从挥挥手,不多时,一个艳丽的大漆木箱便摆放到了几上。

        打开箱盖,孔承微笑着说:

        “元柏兄不知,我是京城孔家人,您的大名十多年前我便听过,却一直未有机会亲近。”

        “如今成了一县同僚,自当登门拜访,这里有八百两纹银,略表心意不成敬意,还望您能收下。”

        看着亮闪闪的上好马蹄银,宇文元柏抚了下面上虬须,牛眼一瞪直截了当的说:

        “有事便说,某最烦绕着圈说话,你下如此大的本钱,事情肯定小不了!”

        孔承笑容微滞,心想不愧是粗野武夫,言语就是粗鄙。

        内里腹诽,脸上的笑容保持不变,孔承点点头说:

        “元柏兄痛快,那我也不兜圈子,希望您做点手脚,让那柴天诺当不成武秀才,事成之后,我再奉上八百两纹银!”

        柴天诺,一千六百两银子,好大的手笔!

        宇文元柏拿起两锭银子,一边把玩一边说:

        “何仇何怨值得你下如此本钱?”

        “想让某出手便把缘由说清!”

        孔承略做沉思,叹了口气说道:

        “都是京城世家,元柏兄难道忘了,当年孔家闹的沸沸扬扬之事?”

        孔家,沸沸扬扬,宇文元柏想了想,右手猛然收紧,两锭银子直接被他捏成了碎渣!

        “碧玉才女逃婚之事?”

        “......元柏兄果然记得,此事已成孔家污点,怕是再过十年,依然有无数人记得。”

        孔承苦笑,宇文元柏摇头,孔家算不得什么,问题是那位被逃婚的男子如今正如日中天,这种奇耻大辱,想要自己忘记怕是不太好办。

        “柴天诺,便是那私生子!”

        孔承轻锤几面,面孔有些抽搐的说:

        “这个野种就不应活在世上,他多活一天,孔家就多丢一天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脸!”

        “哼,骗人的话别在某这叨叨,十几年过去也未见你们清扫,现在突然下手,肯定有缘由,莫把某当傻子!”

        宇文元柏一掌拍到几上,不等孔承反应过来,一把抓住他的脖子,提溜着扔出了院门,然后又把银箱也扔了出去。

        若不是躲闪的及时,孔承的左腿八成会被银箱给砸断!

        “无耻杂碎,若敢再来武院,波棱盖给你敲碎!”

        “浑身没有半点文人的风骨,只有满肚子的男盗女娼,麻溜的滚蛋,休要玷污某干净的武院!”

        “关门!”

        轰的一声,院门被刀疤门房关的严严实实,脸色煞白的孔承在随从的搀扶下起身,看着紧闭的大门眼角一阵抽动,没说什么,转身离去。

        回到竹居,看看高挂的圆月,柴天诺并未歇息,褪去外衣只穿长裤,手持三尺常横,借着月色打磨根基。

        自打服食安期瓜枣并入境灵蛇,柴天诺的精气神一日高过一日,短短歇息片刻便能恢复整日的疲劳,可用时间着实增加不少。

        林地间不断响起刀锋破空之声,且越来越大,到得最后,隐有雷鸣相伴!

        刀法依然简练,除刺、挥、劈、带、斩,再无其他变化,但每次出刀,柴天诺都竭尽了全力。

        黑衣人曾说他的刀法缺乏灵动,柴天诺深以为然。

        但他本就不是灵动之人,逆性而为属实难受,思来想去,还是曹叔说得对,杀人的刀法只求快准狠,哪来那些花花肠子!

        不管对方如何灵动,一刀斩之!

        “嘭!”

        最后一刀斩出了炸裂的声音,整整两千刀,汗水如雨洒落,略有疲惫,但,精神甚好!

        过去体弱之时,一日百刀都很困难,如今的变化天翻地覆。

        刀练完,又是一整套的空手搏杀术,柴天诺的长裤被汗水完全打湿,这就是独居的好处,不会打扰别人。

        借溪水净身,又写了数张大字,抬首,透过窗户看着落在天边的明月,柴天诺笑了。

        旭日即将东升,这日子,可越来越有滋味了。

        (本章完)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105175/365177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