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一尺之外 > 第1章 墙外一尺

第1章 墙外一尺

        北方总司令段翼的小儿子——段晏安,领父之命下南协助张棋。

        却半路突遭伏击,不得已领兵逃入了一座小城。

        在城中,有一户姓余的富商,最先成为了段晏安的目标。

        “段少帅高抬余某了。”

        余老爷显然深谙世事,知道他不过是想空手套白狼,才说得这一番空话。

        一身华贵戎装的男子,抿笑而微微后仰去,倚着靠枕,慵懒矜贵。

        “余老爷,以段家的势力地位,我没有任何必要与你说些空话。”

        不徐不疾的声音,似是捻着那刻有密纹的黑胶唱片,字字都被刻画而来,低沉婉转。

        余老爷顿时哑然。

        姓段的,他自是惹不起,可是要自己拿出那么多的钱打水漂,又舍不得。

        在心底做了一番斗争,最后只能忍痛答应。

        “少帅,且让余某准备几日吧。”

        段晏安缓缓起了身,走至其身侧,轻拍了拍余老爷的肩。

        “余老爷实为慷慨之人。”

        随后,他欣然而去。

        于门口候着的顾之,随即为其开了车门。

        “怎么样?谈的如何了?”一道轻佻的声音从车上传来。

        段晏安轻蔑地看向车内西装革履的男子。

        “你见过,有我拿不下的人?”他抬眸示意顾之开车。

        和他同坐的男子,则轻笑道:“那是!论威逼利诱的功力,谁能与段少帅比拟?”

        段晏安则不以为然地看向了窗外。

        三日后,从烟都前来支援的人,昼夜兼程,也快抵达了段晏安所在之地。

        入夜,段晏安刚解下外衣,顾之就匆忙推门而进。

        “不好了,少帅!余家出事了!”

        他手中一顿,面色瞬时冷然。

        而彼时的余家,惨叫连连,庭院和前厅都横尸遍野。

        余老爷也倒在了血泊中。

        余家上下能搜刮的财宝尽数被搬去。

        随着一声枪响,着夜行衣的人都四处逃窜去,段晏安带着人冲进余家时,早已为时已晚。

        与他一同来的陈时深,看着周遭的惨象,不由得皱眉。

        “这些人,像是冲着你来的。”

        段晏安收起了枪,向里走了几步,随即吩咐道:“搜。”

        手握长枪的官兵纷纷进入了宅院内。

        陈时深也跟上了他,两人一同进到前庭。

        他蹲下来,捡起地上遗落的银锭,陈时深也捡起了一枚。

        “他们的目标,就是余家的财物……实则是不想让你得到。”林时深自顾自地分析着,“他们可能还不知,烟都来人了。”

        段晏安又扔下了银锭,轻拍去手上的灰,神色淡然,似乎事不关己。

        “少帅,搜到了一个!”

        可等人被带进来,却不是与其相对的人,而是一个始终低着头的女孩。

        “你是何人?”他严声发问。

        女孩仍一言不发,只窘迫地低着头。

        林时深走上前,和善安抚道:“小妹妹,不要害怕,我们不是坏人,不会伤害你的。”

        女孩应声抬起了头,而两人都错愕轻愣。

        那好似金色琥珀的瞳孔,与苍白的肤色相衬,实属诡异瘆人,尤其还是在晚上。

        女孩感觉到两人的异常,便立即低下了头。

        缓过神来的林时深看了一眼他,便又立即换上了和善的语气。

        “你叫什么?”

        “……余绾。”女孩的声音却是没有任何害怕。

        “是余老爷的女儿?”段晏安开了口。

        余绾随声点了点头。

        林时深用眼神向其示意,先把人带回去。

        别无他法的两人,把余绾带回了他们的居处。

        等把人安置好,林时深就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你打算怎么处理?”他又坐了下来。

        段晏安则丝毫不慌。

        “当然是找户人安置,还能怎么处理?”

        林时深冷哼了一声:“你能找到敢收养金瞳的人?就算你给再多钱,等我们一离开,她定然也是必死无疑。”

        “那你说怎么办?”他不耐烦地反问道。

        林时深轻叹了口气,不自觉地咬着下唇,似是很苦恼。

        “要不……带她一起走?”他立即觉得这方法可行,“反正烟都的外国人很多,她也不会显得很突出,总比在这边,被当做不详之人的好吧?”

        段晏安抬眸望向他:“……我怎么不知林少爷还有会替人着想的时候?”

        林时深轻挑了挑眉,又变成了平日不靠谱的模样。

        “那是段少帅还不了解本少爷!”

        他不想理会,便挪开了视线。一起身,便随意扯着领口,边解扣子,边往里走去。

        “段晏安,你干什么去?”

        林时深刚要跟上去,险些与被关上的门撞上。

        “段晏安!”他不死心地敲了敲门。

        房内传来了段晏安不耐烦的声音。

        “滚回去睡觉。”

        林时深对着门,翻了个白眼,才愤懑离去。

        于凌晨到达的支援军队,次日一早就来报道了。

        “段少帅。”

        来者正是张棋的左右手——周岩。

        “你留些人查清楚那帮人,我今日就要启程。”

        说罢,他便径直出了门。

        这次护送的人比之前多了些。

        他到时,林时深正与余绾说话。

        女孩外披着靛蓝色的斗篷,宽大的帽檐盖过了那双金色的眼眸,因为从出生便没有出过那一方院落的缘故,她的肤色呈现一种病态的白,给人毫无生气的感觉。

        从帽檐里垂下两条似卷麻花的辫子,辫尾的绛红发带尤为显眼。

        林时深弯下腰,给她把帽檐往后移了一点,女孩惊恐地望向他。

        “余绾的眼睛很漂亮,不用藏着。”

        他说的是心里话,那本无生气的肤色,在那双极富生机的金色眼眸相衬下,异常地适当,好似那画中的人。

        余绾看着眼前的人,却只能看得到一个大致的轮廓。

        “走吧。”段晏安说了一声,便自顾自地上了车。

        林时深嫌弃地回了一句:“本少爷才不和你一起。”

        他立即向顾之示意,车门毫无犹豫地被关上了。

        林时深带着只到他胸前的余绾,坐到了他后面的一辆。

        刚上车,他就帮余绾摘下了帽檐。

        “天气热,总戴着个帽子,会生病的。”

        余绾看了看肩上的帽子,又看向那模糊的人,轻声道谢:“谢谢。”

        林时深则笑着,轻拍了拍她的头。

        外面的世界于她是陌生的,让她总怕回不来,可他的次次示好,就像是定心丸一般,不再让她摸不着方向。

  https://www.yuanss.com/chapter/105162/364528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uanss.com。袁氏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uan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