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敖放死
    在聿宗被孤立的左铉,在海妖那里,找到了属于他的归属感。特别是化妖让他的天赋得到极大的提升,这让他觉得敖放对他有再造之恩。

    他在海妖那里修炼时,便想着将来如何去对付聿宗,他心中发誓要将那些原本看不起他的人狠狠地踩在地上。

    而聿宗这边,对于左铉的外逃,也没有对外公布。只是说聿宗的功法《天聿》被盗,毕竟左铉的存在,对外一直无人知晓,聿宗的人也不希望有外人知晓这个丑闻。

    特别是聿宗后来推算出了左铉投靠了海妖,更不可能把这事告知世人了。

    本来,聿宗的人也没把敖放这一伙人看在眼中。他们准备找个时机去将左铉抓回来,直接杀了这个没用的小子。

    可惜,时间没有站在他们这边。

    在他们还没去抓左铉之前,聿宗便遭受到了苍天的袭击,聿宗几乎覆灭。活着的一些人,逃去了帝之山避难。到了帝之山,对于左铉的事他们也没有提起。

    直到如今,海妖来袭。聿宗的人知道左铉就在其中,所以,才请求和帝仲来处理这事。

    青发老者便是当初聿宗逃生的人之一,他名叫左棠,是左铉的堂兄。

    只是,他们堂兄弟之间可谓是一点感情都没有。而左铉直接是痛恨聿宗所有人,对于他这个堂兄,他只想除之而后快。

    因为帝仲的话让左铉想起了那些被聿宗“关押”的日子,他身上爆发的灵力更甚。甚至,在天空引起了结界的异象。

    他自然没有敖放那种暂时硬抗神州结界力量的本事,他只得将自身力量又收敛起来。

    不过,对左棠的攻势招招致命,好似不共戴天的仇人见面。

    帝仲看自己的问话刺激到了左铉,让他如此癫狂,也不再强行问了,汇聚星力,星剑再次凝实,加入了二人的战团。

    左棠和左铉的战斗本来是旗鼓相当的,也许左铉的凶狠让他看起来稍胜一筹,但那并不能影响战局。

    但帝仲的加入就不一样了,有了帝仲协助,左铉渐渐落了下风。

    在不同地方的敖放、左铉,两人却经历了一样的事。

    敖放这边,现在神州结界的力量他已经难以抗住了。他身上的龙鳞一片片脱落,龙血也一点点流下。

    他越战越是虚弱,已经是穷途末路。

    下方给钟灵雨她们疗伤的刘懿也终于治疗好了,钟灵雨和衣胜雪毒素恢复,伤势也被刘懿用九死白莲顺带给治了。

    “多谢!”钟灵雨轻声道谢了一句。

    没有千言万语,两字表达了她的心意便足以。

    衣胜雪也是一样道谢,然后三人都看向了刘据、月仙子与敖放的战斗。

    现在的敖放已经没了刚化龙时的威风凛凛,反而是凄凄惨惨。

    因为石旌布的小雨,那些昏死过去的人缓缓醒来。

    他们醒来之后,纷纷时对着天空跪谢。他们清晰地感知到,救了他们的,是这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

    他们不知道是什么人下的雨,只能够这样拜谢了。

    战斗又持续了半个时辰左右,一道神州结界的力量降下,刘据的剑不断穿透敖放的躯体,月仙子的月华洗过。

    一声轰鸣,敖放最终炸了。

    他那黑青的龙珠,也是一阵晃动,然后炸成了粉尘落下。

    敖放炸了,在空中落下了许多宝物。

    这些宝物,就包括了雾珠的本体。这些宝物被刘据一道灵力一收,通通拿走了。

    月仙子对于敖放的这些宝物也没有任何兴趣,和刘据说了一句后会有期,便飞身离开了。

    月仙子走后,刘据飞到刘懿他们这边。

    “老祖宗!”刘懿上前行礼道。

    “前辈。”钟灵雨也是恭敬地行了礼。

    “你们有什么事想要问的,先回去等着,我等下来找你们。”刘据和他们交代了之后,飞身离开这里。

    下一刻,刘据来到了石旌所在的山上。

    此时石旌指尖的蝴蝶正在收翅,缩进他的手指之中。

    看到刘据到来,他站起身来,说道:“恭喜,和玄汉的战斗,你收获不小啊!”

    “和你的收获比起来,我这差远了。你的玉蝶已经要成型了吧!已经能够做到一场雨就化解敖放的剧毒的地步,玄汉的那些经书对你而言果然是帮助不小。”刘据说道。

    “距离完成型,还差一步,就是不知道这一步,要走到什么时候了。”石旌叹道。

    “这毕竟是没人走过的路,祝你早日成功吧!”刘据郑重地道。

    “借你吉言!海妖已经解决,我也算是还了人情了,告辞!”石旌说罢,转身离开了。

    只见他才走出三步,整个人便消失不见了。

    现在的石旌,似乎不是之前那个只有强大精神力,没有修为的石旌了。

    石旌走后,刘据也离开了这里,到了刘懿他们所住的府邸处。

    刘懿他们将他迎上座,刘懿他们问出他们的疑问。那就是,敖放为何要顶着结界的力量突袭。他到底是因为什么事着急,另外,月仙子是不是刘据请来的。

    对于敖放出手的原因,那就是他急了。

    敖放在深海之中,对于神州的情况也是有一定的了解的。他知道玄汉与刘邦的赌约,玄汉的失败,这意味着,刘邦快要得到“解放”了。

    刘邦一但“解放”了,第一时间就会把他给清除了。

    敖放自然不会甘心就这样等死,所以,他决定乘着这段间隙,袭击人类,吞噬现在的人族高手,增强他将来对抗的资本。

    时间不站在他这一方,他自然很着急。

    那怕是扛着结界的力量,他也想要吞噬了刘据。一但吞噬了刘据,他的力量就会大增,那时候,他可以将神州的修士当着餐点,什么时候想要吃,就什么时候吃了。

    至于月仙子的加入,并不是刘据去请的。

    真正请她来的,是之前刘据用的金鳞袋。

    金鳞袋并不是刘据的宝物,这件宝物是伏月山庄的,在当初伏月山庄解散之后,这宝物交到了刘邦手中。

    但他们并没有将这宝物练化,这宝物,伏月山庄依旧有感应。刘据拿出这宝物,宝物炸了,月仙子得知了,她自然会赶来。金鳞袋虽然碎了,但对于伏月山庄而言,只要碎片还在,这件宝物就还没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