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二章 受辱!
    客栈中,一旁的人都用敬畏的目光停留在秦川身上,更多的则是忌惮。

    没有人想过这小子会这般生猛,连白依依都说打就打。

    不过,更多的人则是好奇秦川是什么来历?

    掌柜的,在一旁颤颤巍巍,心底更是后悔到了极致,自己没事干嘛要出来,这点小事交给店小二不好吗?看着秦川那身上还在涌动的气血,他硬着头皮道:“小,小,小二,去将最好的房间整理出来!”

    准备去丢秦川东西的店小二也觉得头皮发麻,有些结巴道:“知,知道了!”

    “不用了!”

    秦川淡漠的声音传下,眼神还是一如既往的冷冽,这两人,简直就是狗眼看人底;看他没什么背景,上来就要将他赶出这客栈。

    自己没有回应,竟然要直接丢自己的东西。

    现在看自己表现的如此强大,这二人倒是怕了,然而,怕就完了吗?

    一步步走上前去,那掌柜的脸皮跳动了一下。

    “啪!”

    一巴掌甩在了上面,直接将掌柜的打的横飞。

    摔在地上,唇角有血迹与牙齿的脱落,然而掌柜的却是连一声屁都不敢放,甚至是连站起来都不敢,就这样无力的撞死。

    秦川撇了一眼,心底带着不屑,懒得再理会他。

    整在楼梯上的店小二,更是完全傻眼了。

    “滚!”

    秦川冷声道,那店小儿哪里还用秦川动手,当即化作一个球体从半层楼梯上滚落下去,当真是一路滚着下去。

    至此,秦川方才上楼。

    下方的诸多人,都各怀心思的看着这一幕,却没有一个人替这二人来说一声不是。

    刚将物品收拾妥当,从房间内走出,诸多金甲护卫再来了。

    这一次,却是眼神冷冽,带着森然。

    掌柜的更是一脸的惊惧,他真的怕这群金甲护卫想起了他的之前所作所为,用来讨好秦川,从而将他们当错了替罪羊。

    “前,前,前辈!”

    可面对这群凶煞的存在,他也不得不硬着头皮道。

    心底更是恼怒万分,你说你好歹也是一个来历不凡的天骄,不说住在城主府,也要住在那些大名鼎鼎的客栈,酒楼!

    来我这小小的客栈干嘛。

    心底委屈万分,也不得不颤颤的上前。

    “滚!”

    这群金甲护卫看都没看他一眼。

    秦川,也刚从楼上走下,这件客栈如此对他,他觉得没有必要再逗留了。然而刚下来就看到了来者不善的诸多护卫。

    “拿下!”

    这一次,没有多余的废话。

    “嘭,嘭,嘭!”

    脚下的楼梯直接炸开,一旁的柱子直接粉碎,上方的客栈也此刻倾塌下来,却被一股狂猛之力,给直接将这些抹平。

    一时间,秦川就这样悬浮半空。

    八个金甲护卫踩着八卦,将秦川困在当中。

    秦川微蹙眉头,这群护卫,真的与自己八字不合?

    金甲首领,冷冷的看着秦川,道:“你是想要束手就禽,还是选择被镇压!”

    秦川目光寒冷的看着他,道:“这是何意?”

    “拿下!”

    金甲首领已经懒得解释了。

    八位金甲护卫合力动用阵法,一刹那,秦川如处身在另外一个小世界当中,哪里充满了压力,更充斥满了威胁。

    肩膀抖动一下,却宛若被无数人强行摁着。

    “轰!”

    磅礴的重量下压,那金甲首领直接动手,他一掌拍了下去,眼神寒冷道:“八人联手,我主攻,哪怕是大天尊都能擒下!”

    “你,还是束手就禽吧!”

    “轰隆!”

    掌心压下,一股山岳的压力,直接压的秦川肩头猛然一颤,浑身骨骼都咔咔作响,有些无法承受这股重力。

    “嗡!”

    那八个人再发力,直接将秦川死死的捆在哪里。

    “嘭!”

    大手拍下,打在了秦川的身上,浑身骨骼都宛若一下散了架,一大口鲜红的血液被喷洒而出。

    他秦川是不弱,可他终归还是天尊中期。

    而阵法,却是能镇压大天尊的。

    他秦川根本就不是这些人的对手,毕竟,要是这群人太弱了,如何能管理圣云城。一击奏效后,金甲首领冷冷的俯瞰秦川,道:“接下来你是自缚,还是被我的人束缚!”

    艰难的擦拭了一下唇角的血液,秦川的眼眸,浮现了愤怒,盯着金甲首领,怒接人笑道:“好,很好!”

    “啪!”一道鞭子从金甲首领手中抽去,打在秦川身上,让衣衫骤然裂开,那白皙的肌肤更是嗤的一下裂开,血肉翻番。

    鲜血顺着后背流淌下去。

    他不准备听秦川说那些花言巧语,一个从偏僻星域来的人,难怪敢这般自负的挑衅白依依;怕他根本不明白白依依身后代表的是什么。

    “跪下!”

    他冷声道。

    秦川眼睛内带着怒火,道:“好,这一鞭子,与这一掌,我记住了!”

    “啪!”

    又是一鞭子抽下,要抽秦川的脸上。

    “嗡!”

    秦川横臂身前,鞭子落在手臂上打的血肉模糊,一个鞭子的痕迹留在了上面。金甲首领道:“我让你跪下,你听到了吗?”

    “呵!”秦川忽然笑了,眼睛锁定在他身上,道:“你可真是一条好狗啊。”

    “啪!”

    鞭子,再一次甩下,落在了他的身上,打的秦川鲜血淋漓。金甲首领眼眸一如既往的冷冽道:“他再敢废话,打断他的腿!”

    秦川嗤笑了一声,看着他,道:“你信不信,你打断我一条腿,我打断你四肢!”

    “狂妄!”

    金甲首领冷冷的抽下鞭子,声音更是寒冷道:“将他的腿给我立即打断,我倒要是要看看,他是怎么打断我的四肢!”

    有护卫要动手。

    秦川看着他们道:“你们可以试试,后果,你们要自负!”

    看着秦川落到如此的处境,还没有露出慌乱的神色,有护卫不由微微有些迟疑,看向了金甲首领,有些摇摆不定道:“要不,直接交给白小姐处理?”

    金甲首领直接否定,道:“我说,打断他的腿,你没听到吗?”

    “还要让老子亲自动手,打断他的腿吗?”

    “是!”

    这一次,诸多金甲护卫明悟了,金一手中握着一根棍棒,对着膝盖骨猛然挥舞了过去,要是打中,一条腿的废掉已经成了定局。

    毕竟,那磅礴的力道,可是让虚空都在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