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无理取闹(1更)(第1/2页)
    没有许念念在,两人酣畅淋漓的干了一场。

    干完之后靳瑞阳认命的跑去护士那里要了绷带和纱布,回来给靳御包扎。

    靳御想了想,还是觉得气不顺,没忍住又踹了靳瑞阳一脚:“还编排老子腿断了……还半身不遂,靳小阳是不是屎吃多了,为了追女人,把哥往死里埋汰。”

    “得得得,闭嘴,还有完没完了,给脸不要脸了,信不信下次追女人还埋汰?”

    靳瑞阳一巴掌挥开靳御的脚:“自个儿受伤了没点逼数,还逞能跟我打,以为自己多厉害似的。”

    靳御“啧”了一声:“想追老子媳妇儿,还编排老子腿断了,老子不该打?”

    靳瑞阳推了推眼镜:“想当我老子,问二叔同不同意先,再说了,我又不知道那是媳妇儿,不还帮着我追吗?这么说得先给自己两巴掌。”

    靳御气的肝痛,可不吗?

    他现在就想给自己两巴掌。

    都是什么操蛋事儿,说出去不仅丢人,还显得他特别愚蠢。

    靳御想了想,对靳瑞阳说道:“这事儿不准告诉其他人,听到没有。”

    “怎么跟个事儿妈一样,还没完没了了?”

    靳瑞阳在他后背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露出可耻的笑:“行了,放心吧,这事儿我也觉得丢脸,不会说出去的。”

    靳御压根不知道靳瑞阳恶俗的在他后背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闻言还满意的“嗯”了一声。

    “算识相。”

    靳瑞阳啧了啧声,姿态随意的坐在椅子上,翘着腿,手指在下巴上摩挲着:“不过说真的,媳妇儿还真对得起强子给的评价。”

    靳御挑眉:“什么评价?”

    靳瑞阳淡淡一笑:“貌比天仙!”

    正好谈到这里,许念念从外面进来。

    事情说开了,再看见许念念,靳瑞阳还有些不好意思,倒是没跟直呼靳御名字一样直呼许念念的名字,礼貌的喊道:“嫂子好。”

    声音听起来倒是挺正常,没有刻意散发他让人如沐春风的嗓音。

    许念念其实也不太好意思,刚刚还在靳御面前说他是变态来着呢。

    “好。”

    靳瑞阳到底是男人,懂得先化解尴尬,他温柔的笑了笑:“嫂子,之前的事儿就当个误会,不用放在心里。”

    他指的是追她的事。

    许念念应了一声“好”,同时也对她今天把花砸在他身上的行为道歉。

    靳御看他俩道歉来道歉去,靳瑞阳那逼声音越来越温柔,许念念也越来越不好意思,还隐隐有脸红的趋势,顿时不乐意了。

    “行了,逼逼个没完没了,赶紧回去。”他这话是对靳瑞阳说的。

    许念念不解的看着靳御:“干嘛赶人呢?”

    靳御顿时吃瘪,靳瑞阳内心狂笑不止,老和尚的春天是真来了,居然都会吃醋了。

    靳瑞阳呵呵一笑,也不打扰两人,笑的优雅,对许念念眨了眨眼:“嫂子,那我就先不打扰了。”

    因为他长相太符合许念念心中男神的标准,气质也像。

    误会解释清楚后,看到他这么温润儒雅的一面,而且还眨眼睛,许念念难免花痴了一瞬。

    简直帅到犯规,帅到让人腿软。

    呐呐的道:“好,好的,下次来玩。”

    靳御成功被靳瑞阳气的脸都绿了,抄起柜子上的杯子,爆吼一声:“走不走?”

    靳瑞阳全程把靳御当空气,却没办法把他的威胁当空气,于是微笑着对许念念说:“那嫂子,再见了。”

    许念念倒是也没有目送他出去,反而面朝靳御走来。

    在许念念没看见的地方,走出门口的靳瑞阳从外面伸了只手进来,对靳御竖起中指,然后才欢快的离开了。

    靳御:“……”

    真不知道那些迷他的女人知道他这样一面,还会不会继续迷他。

    简直是条牲口。

    靳瑞阳离开后,许念念看见垃圾桶里扔掉的新绷带和纱布,上面渗了很多血。

    紧接着又看见靳御后背那个硕大而漂亮的蝴蝶结。

    许念念原本还生气靳御又不顾身体跟靳瑞阳打起来,看到这个蝴蝶结之后,忍不住喷笑出声。

    这一看就是靳瑞阳的杰作,还别说,这蝴蝶结扎的挺漂亮。

    许念念笑的直不起腰,靳御一脸莫名,捞住许念念的腰,把她拉到身边,不明所以的问她:“笑什么?”

    “噗……没什么,我没笑……噗……”

    靳御:“……”

    她水汪汪的杏眼就这么直白的盯着他后背,靳御想不发现都困难。

    手往后一摸,摸到多余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