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按捺不住(1更)(第1/2页)
    京都,军区大院,靳家。

    这是靳家头一次家里人齐聚一堂。

    当然,撇开已经南下的靳御一家不算。

    靳老爷子带领一帮儿孙早上操练回来,许强第一个累趴在沙发上。

    “哎哟妈呀,累死我了,不行了姥爷,下次再也不跑了。”

    许强从小就锻炼,身子骨不错,但跟老爷子一起锻炼,简直是折磨人的架势。

    靳老爷子一看许强这没出息的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个没出息的玩意儿,男人最不能说不行,简直丢我靳家的脸面,说出去让人笑话。”

    许强已经习惯了老爷子的教训,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摆了摆手:“姥爷,我不是男人,丢的也是许家的脸,您老放心,我们许家的脸面可以随便丢。”

    那边许父乐呵呵的点头:“就是就是,随便丢,反正也习惯了,我们家小强就没出息过。”

    靳南希没好气踹了自个儿丈夫一脚:“爸,别听他爷俩乱说,我还没习惯呢。”

    靳老爷子也是差点被气个半死,同时对闺女说的话也相当无语,会不会接话呢,不会接话别接。

    除了许强,其余几个也是累成了狗,靳筱妮和靳瑞兵,以及许小夏也是直接瘫在沙发上。

    唯有靳瑞阳依旧神清气爽,不仅没有坐沙发,还气定神闲的站在那里活动手脚。

    老爷子看见自家二孙子,满脸骄傲:“们就该向二哥学习学习。”

    靳瑞阳闻言,低笑一声,温润清朗:“爷爷,他们已经很好了,您就少数落两句吧。”

    许强听言,躺着朝靳瑞阳作揖:“谢了,表哥。”

    靳瑞阳抿唇矜持的笑了笑,矜贵儒雅。

    正在这会儿,老爷子身边的勤务员拿着一个邮局送来的大包裹。

    “小强,的包裹。”勤务员把包裹拿到茶几上。

    包裹?

    瘫在沙发上的许强愣了愣,谁会给他寄包裹。

    “难不成是哪个暗我的小姑娘?”

    许强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充满仪式感的整了整衣领,突然发现自己没衣领,穿的是背心。

    尴尬一瞬,他贼兮兮的伸手过去捞包裹。

    手指还没碰到包裹,就被靳瑞兵抢了过去。

    “我来看看是谁寄给的。”靳瑞兵抢到包裹,顿时哈哈大笑:“哪个姑娘眼瞎了会看上。”

    “靳瑞兵个王八蛋,东西还我。”没拿到东西,许强气急败坏的说道,却没追上去。

    毕竟老爷子在家,敢在家里疯闹,老爷子保证一手一个拎到外面去操练。

    许父也挺好奇,哟了一声:“还有姑娘喜欢我们强子,瑞兵快说说寄件人叫啥名字?”

    靳瑞兵抢到包裹跑到一边,本着看好戏的心态,找到包裹的寄件人信息。

    “许念念……地址南城县……”

    靳瑞兵巴拉巴拉念叨一堆,众人还没反应过来许念念是谁,就听许强“我靠”一声,飞扑过去抢包裹。

    “靳瑞兵还我。”许强双眼发亮的抢过包裹,脸色都涨红了。

    那表情有点像饿狗看到新鲜的屎,口水都差点滴出来。

    一家人看着嫌弃的不行。

    许父还以为真是暗自家儿子的姑娘送来的东西,八卦的问了一句:“儿子,看来这姑娘很喜欢呀。”

    靳瑞兵等一干好事的兄弟姐妹凑上去:“我靠,强子,这狗东西居然真的有姑娘能看上呀。”

    “死一边去。”许强从狂喜中回过神来,十分嫌弃推开靠他最近的靳瑞兵。

    “这是大表嫂给我寄的东西,准儿是好吃的。”

    “大表嫂?”众人异口同声。

    靳筱妮好奇的凑过去:“说的是哪个大表嫂?”

    靳筱妮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一家人已经知道了这包裹是靳御未婚妻寄过来的。

    许父一改之前的嬉笑和善,变得十分严肃:“儿子,可不能乱来,要是被大表哥打死,爸我可救不了。”

    许强顿时没好气的道:“瞎说啥呢爸,我前段时间不是帮表哥送东西过去吗,正好吃了一次大表嫂做的鎏月酥,我跟们说,大表嫂的厨艺可真是不得了,她做的东西特别好吃,我这不是一直惦记着吗,就给她写了封信,让她给我寄点儿过来。”

    那信都寄过去那么久了,现在才收到包裹,许强都以为他这是求吃被拒绝了。

    现在突然收到,就跟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似的,美的快冒泡了。

    许强不是第一次在家里吹嘘靳御媳妇儿做的东西好吃了,家里人倒是都挺好奇。

    毕竟许强的嘴是出了名的叼,能让他惦记这么久的东西,味道肯定差不了。

    不过他有时候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