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心动和心疼(6更)(第1/2页)
    送走了奶奶和二叔一家,许念念和靳御一起回去。

    靳御走在她身边,走到半路,突然停下了脚步,视线投向远方。

    “你在看什么?”

    见他突然停下,许念念顺着他视线看过去。

    这一看,不得了了。

    虽然这里距离那个小山坡比较远,这个方向还有几户人家,但许念念就是知道靳御在看那座小山坡。

    想到在那里发生的事,许念念羞红了脸:“走了走了,别看了。”

    伸手去拉靳御手臂,没把人拉走,靳御一动不动。

    垂眸看着面前的许念念,漆黑的眼眸深邃如海。

    “许念念……”他沙哑着声音,夜空下,明亮的月光洒在她身上,让她看起来更加迷人。

    “干,干什么?”被他这样看着,许念念有些不自在。

    靳御突然抓住她双手,许念念心跳快了一拍,他低下头。

    她以为他又要吻她,神经莫名紧绷着。

    理智告诉她,她该躲开,然而脚步却像扎了根在地上,让她无法动弹。

    既紧张又忐忑的看着他。

    不是没有被他亲过,只是每次都是在他突然袭击之下进行。

    像这次一样慢慢低下头来的情况,许念念还真是第一次遇见。

    他动作很慢,明明只是几秒钟的时间,在许念念眼里,却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睫毛下意识颤了一下。

    许念念鬼使神差的闭上双眼。

    然而意料之中的吻却没有来,靳御没有吻她,低下头的瞬间,没有正面相对,而是擦着她的脸颊,停留在她耳侧。

    “我欠你一个对不起。”低沉的声音透着说不清的沉重,语气和平时开玩笑或者冷言冷语不一样。

    满满的愧疚自责。

    许念念怔了一下,靳御就那么将她扣进怀里:“你那个时候,是不是很害怕?”

    瞳孔猛的缩了一下,许念念没说话,靳御拥着她,视线依旧看向远处的小山坡。

    那件事情发生后,许念念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这件事只能埋在她心底。

    说不害怕是假的,许念念当时慌乱无措,所有的安慰,都是事发之后的说辞。

    但她当时真的怕极了。

    如果不是后面察觉到靳御是被下药的情况,她可能永远都不愿意和靳御有任何交集。

    “都过去了。”许念念沉声道。

    感觉到靳御拥着她的力气变大,许念念垂下眼眸,很快又睁开眼睛,眼底闪烁着晶亮的光芒,那是坚强自信的光芒。

    “喂,靳御,煽情可没用,别趁机抱着我不撒手,我还没答应跟你处对象呢。”

    她拍了拍靳御的肩膀。

    靳御将下巴搁在她肩窝上,漆黑的眼底透着笑意:“许念念,有没有跟你说过,女人该适当示弱。”

    坚强给谁看呢?明明还是在意的,却还故作坚强。

    这丫头有时候让他感觉娇弱的不得了,两根手指头就能捏死。

    有时候却又坚韧的不得了,顽强不倒,随时随地都散发着自信的光彩,明亮照人。

    许念念嗤笑:“没听过,从小就知道,只有自己坚强,才能不被任何困难打倒,示弱无非就是让亲者痛仇者快,不仅没意义,还让自己寸步难行,行了,你抱也抱够了,是不是该撒手了。”

    这番话要是别人跟他说,靳御可能会拍着巴掌表扬。

    可对象换成怀中这个抱起来异常柔软的女人,靳御就无法表扬了。

    甚至没来由泛起心疼。

    “你以后,可以靠我。”他这样说。

    许念念哼了一声:“男人的话也能信,母猪都能上树。”

    “我的话就能信。”靳御固执的抱着许念念,许念念受不了,想挣扎。

    “对不起。”

    靳御突然说道。

    许念念怔了一下,靳御松开她,目光定定的看着她,退后一步,行了个军礼。

    “许念念,我以党的名义起誓,这辈子只爱你,只对你一个人好,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都会贯彻到底。”

    许念念眯着眼,望着眼前这个帅气逼人的男人,目光锁住他坚定的眼神。

    “如果办不到呢?”

    “没有如果。”靳御掷地有声,非常严肃的看着许念念:“说了对你好一辈子,就会对你好一辈子,不仅以党的名义起誓,更以我身为男人的名义起誓。”

    眼前的男人身材高大,肌肉结实,外貌更是帅的让人着迷。

    然而让许念念突然着迷的,是他铿锵有力的誓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