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我祖父是朱元璋朱允熥赵宁儿在线阅读 - 第405章 不对?(1)

第405章 不对?(1)

        “万岁爷!”

        王八耻在乾清宫和南书房之间两头小跑,而后胆战心惊的小声说道,“殿下不在!”

        “哪去了?”朱允熥怒道。

        他万万没想到,朱高炽年纪轻轻的居然就学着吃丹药了?

        男人一辈子,别的都可以碰,唯独两样是打死都不能碰,一个是毒一个是赌!

        “怪不得历史上那么短命,正值壮年就没了,原来你小子暗地里,还有这个嗜好!”

        朱允熥心中怒不可遏,暗中咬牙,“死胖子,别的不知节制也就罢了!这东西是能碰的吗?自己祸害自己!”

        王八耻见皇帝盛怒,说话带着小心,“万岁爷,就在刚才您见解学士的时候,殿下跟着工部练部堂去火器铸造局巡视去了!”

        “哈!”朱允熥一想起刚才朱高炽脸上那病态的潮红,还有不正常的眼神,怒极反笑,“亏他还知道自己的身份?还知道差事?去.....”

        说着,朱允熥走到殿门口,“太平奴!”

        “臣在!”

        “去把洪熙给朕提溜过来,快!”朱允熥怒道。

        “是!”邓平俯首答应,但脚步却没有马上动,而是上前两步,走到朱允熥身边,低声道,“皇上,臣不知当讲....”

        “说!”朱允熥没好气的说道。

        邓平咽口唾沫,“万岁爷,您先消消气儿。臣不知殿下犯了什么错?但...”说着,他压低声音,继续道,“家丑不可外扬....”

        “哈!”朱允熥再次怒极反笑,斜眼看着邓平,“你管的够宽呀?”

        邓平顿时浑身发毛,赶紧躬身,“臣这就去!”

        “回来!”

        朱允熥喊住他,然后背着后阴着脸,走回殿中。

        邓平的话有道理!

        宫里头这么多人这么多张嘴,如此大动干戈,等会儿外边不知会以讹传讹传成什么样。

        到时候谣言满天飞,说什么的都有。

        暗地里不知多少人要看那死胖子的笑话呢,而这事一旦传扬开来,必定也会影响朝局。

        死胖子那人又是个要面子的,这么大张旗鼓的处罚他,让他以后怎么抬头做人?让他以后怎么服众?

        再说...

        直接把死胖子提溜过来,朱允熥这个皇帝该如何处置他?

        皇帝每天做的事,都是要写进史书的。

        死胖子虽人品不咋地,可朱允熥也不想他在史书上留下污点。

        而且,这种事还真的不好处置.....

        “没事了!”朱允熥烦躁的摆手,“都远远的,朕不用你们伺候!”

        ~

        朴无用一直弯腰站在殿中,一动不动。

        朱允熥皱眉说道,“洪熙去巡视火器铸造局,想那叫......?”

        “万岁爷,给撺掇世子殿下用药的太监,名海涛!”朴无用马上道,“刚才奴婢询问过南书房那边的杂役太监们,这名叫海涛的太监平日总是跟他们吹嘘,说在北平王府时如何如何!”

        说着,他顿了顿,“说他们在北平王府的太监,日子都逍遥得很,主子不但待奴婢和气,还让太监等管着王府的大事小情.....”

        “还说就连王府的属官,见了他们这些体面的太监都要客客气气的,哪像宫里的太监,一个个都是夹着尾巴做人!”

        朱允熥眼皮猛的一跳,眼神杀机必现。

        “那海涛还跟其他太监们说,做奴婢的就是主子们喜欢什么,就要淘换什么孝敬主子....”

        忽然,朱允熥开口打断他,“洪熙去火器铸造局巡视了,想那太监不会跟着去!”

        朱高炽有资格带自己的贴身奴婢进宫,但没有权利带他们出去招摇过市。

        而且火器铸造局还是机密衙门,就算他想带,也带不进去。

        这时朱允熥又道,“你去看看!”

        “奴婢遵旨!”朴无用明白这句你去看看的意思,那就是抓起来,往死里审。

        “还有!”朱允熥又道,“抓到人问出来原委之后,送到洪熙的王宅,请王妃决断!”

        “遵旨!”

        ~~

        “瞧瞧,这是什么?”

        南书房外的太监值班房中,海涛被几名年轻的太监簇拥在中间,一脸神气的晃着一块玉佩。

        “这是燕....勇毅亲王赏的!”

        海涛不屑的看了一眼身边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太监们,轻声笑道,“原先,在我们北平王府,我们这些奴婢,也是能穿金戴银的!”

        说着,瞥了一眼几个太监身上青色的袍子,“啧啧,就这衣服,谁穿呀?咱爷们穿的都是带刺绣的,腰上是镶了宝石的牛皮带,帽子上镶玉,腰带下面挂着玉佩带着荷包......”

        “嘶.....”周围的太监们羡慕的眼里冒火星子。

        紫禁城中,哪个太监敢穿带绣的袍子呀?

        即便是几位大总管,也不过是红色的袍服,更莫说玉带荷包了!

        “这一天天的,杂家看着你们都累!”

        海涛慢条斯理的喝口茶,又道,“在北平王府的时候,若是有人要见主子!呵呵,他妈的不给咱爷们孝敬,谁他妈的给他传话?”

        忽然,一名太监惊问,“您真敢收?”

        “嗨,这有什么不敢的!”海涛不屑的笑道,“收他们的孝敬是看得起他!”说着,冷哼两声,“咱爷们可是主子的身边人,他看不起咱们不就是看不起咱们主子吗?”

        “那.....”另一太监又问道,“那有人要是真不给呢?”

        “呵!”海涛冷笑,“他敢不给!”说着,得意的道,“还是那话,咱们是主子的身边人,主子最信的就是咱们!咱们在主子身边歪歪嘴,管他总兵还是参将,都吃不了兜着!”

        说着,笑骂道,“哎,别看你们在宫里当差。可杂家看来呀,你们真是没见识.....”

        突然,唰的一下。

        海涛正说着话,就见身边的太监们在瞬间躬身退到一边,好似见着鬼了一样,浑身都打颤。

        然后他诧异的回头,就见一个瘦瘦的穿着青色袍子的太监,带着几个人,板着脸眯着眼走了进来。

        ~

        朴无用走路有个特点,脖子往前探,然后脑袋微微歪向一边,这使得他的目光总是斜的。

        “总管,就他!”

        朴无用身后,一名小太监指着海涛低声说道。

        “总管?”

        海涛心中猛的一惊,下意识的站起来,讨好的笑道,“那个....奴婢见过总管.....”

        他过来的时间短,也但也知道这紫禁城中,能配得上总管称呼的,不过是两个半而已。

        王八耻和朴无用各算一个,另外半个是坤宁宫的陈不对....

        “你认得杂家?”朴无用上下打量着海涛。

        “奴婢认得.....”其实他不是认得,而是猜测。

        他见过王八耻没见过朴无用,而眼前这人又被人叫总管,那只能是朴无用!

        “住口!”陡然,朴无用怒道,“你对杂家口称奴婢?谁教你的规矩?”

        “奴婢.....”

        “掌嘴!”朴无用喝道。

        话音刚落,他身后几个健壮的敬事房太监上前。

        一左一右按着海涛的胳膊压着他的头。

        另有人从怀中掏出一块竹板!

        “总管.....”

        啪!

        一声脆响,鲜红的血顿时在海涛细皮嫩肉的脸上弥漫。

        啪!啪!

        海涛的脸肉眼可见的肿胀起来,青紫一片...

        朴无用冷眼看看周围那些瑟瑟发抖的太监们,“当值之时,聚在这里说闲话?”说着,回头道,“全撵出宫去!”

        “公公饶命啊!”一群太监忙跪地不起,叩头求饶。

        对他们来说,出宫就等于没了生路。

        他们现在在宫里,外边的家人亲戚还当他们是人,可他们一旦被撵出去,就擎等着饿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