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历史小说 - 亮剑:我有一间小卖部在线阅读 - 第七百五十八章 送医

第七百五十八章 送医

        亮剑:我有一间小卖部正文卷第七百五十八章送医受伤严重的高本冴被打蒙了,他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清醒了一下,然后伸手就抄起了另一个四斤的瓶子,对着稻村修宏就砸了下去。

        稻村修宏的酒量还不错,比高本好上不少,他见到酒瓶子袭来,竟然还知道躲开。

        脑袋虽然躲开了,但是肩膀却被砸到了。

        感到,有点疼,而且左手臂好像还不太好使了,于是他大喊一声“八嘎!”就扑向了高本冴。

        高本冴不甘示弱,同样大喊一声“八嘎”后,便和稻村修宏扭打在一起。

        两个人都是被酒色掏空了身体,即使使劲下手也不见得伤有多重。

        于是徐三立刻出手拉架,“稻村君,都是同事,别动手啊。”

        说着便锁住了他的双臂。

        见稻村修宏被拉着,高本冴毫无顾忌的一拳砸了过去。

        结果徐三就听到“咔嚓”一声,看来这次他的鼻梁又被打断了。

        “放开我!”稻村修宏大声吼着。

        “好吧~”徐三诡异一笑,然后松开了稻村修宏的一条胳膊。

        感觉双臂没束缚,稻村修宏赶紧冲向高本冴,结果重心不稳向前甩了出去。

        “稻村君小心!”徐三说着伸手抓起他的手臂,卡住关节使劲一压。

        “咔嚓!”一声脆响之后,稻村修宏手臂立刻出现了一个诡异的扭曲。

        “啊~~~~~”稻村修宏惨叫着在地上打滚。

        如果在正常情况,打架打到这种程度,也就结束了。

        可是现在打架的二人差不多每人都喝了二斤清酒,虽然这酒度数不高,但是喝多了一样上头,一样会麻痹神经,会让人失去理智。

        看着地上惨叫的稻村修宏,高本冴兽性大发,立刻扑了上去。

        于是,徐三再次借着拉架之名,弄断这个人渣的脚踝骨。

        随着两个人渣的哀嚎,喝酒的一众渣渣们的酒也差不多醒了。

        稻村修宏和高本冴的伤很重,虽然不知道他们怎么会打到骨折,但是他们知道应该不能再让他们打下去了。

        拉架的人多了,场面开始混乱,徐三趁机又弄断了高本牙几根手指,然后即顺走了他的钱包。

        没有救护车,有人叫了黄包车。

        拉车的车夫见到是一群喝多的群东瀛人,就想溜,结果被徐三用了十块法币安抚了下来。

        “陆军医院!”徐三说道。

        车夫拿着钱不敢收,苦着脸,“太君,西羊市街我们这些拉车的可进不去。”

        “没事,你们拉到门口,把他俩丢地上就行!”徐三吐着酒气漫不经心地说道。

        车夫拿着钱,嘴角抽动了几下,还是想跑,但是看到几个东瀛人八嘎八嘎地狂吠,于是就心一横,收了钱和同事拉着两个伤号跑了。

        “陆军医院?怕是没床位了吧?”姜洋提醒道。

        “我有熟人,安排俩加床应该没问题。”徐三笑着回答,然后又伸手招来一辆黄包车。

        上车后,徐三对着几个还晃晃荡荡的渣渣说道,“几位请回吧,我也去医院了,账我已经结了,你们就要再付了。”

        .

        再次回到陆军医院,已经快四点了。

        黄包车也不是不能进西羊市街,说明情况,塞点钱,快进快出,还是可以的。

        在医院门口卸了车,两名车夫立刻撒丫子就跑。

        这里可是西羊市街,是鬼子的地盘,他们两个小小的车夫走在这里感觉就好像踏入了雷区,似乎每走一步都可能踩到地雷,多看一眼就会被抓住砍掉脑袋。

        站在门口,招呼来岗亭的卫兵帮忙才将两个渣渣送到了花泽瑾的办公室。

        当话花泽瑾再次看到沾染了血迹的时候不由的心中一紧,连忙过去查看,但发现是别人的血之后,脸色难得变的沉了下来,“喝酒了?看样子好像还打架了?是你把人打坏了,让我帮你收拾残局?”

        “嗯!喝了一点,不过打架可不是我,是他们两个打的!我是好心把他们送过来的。”说着徐三砸了一下嘴,“你说都是同事,出手还这么重,一个腿断,一个胳膊折。”

        看着瘫倒在地上的两个渣渣后,花泽瑾蹲下检查了一下伤势,然后出手为其正骨。

        在几声接骨入位的脆响之后,花泽瑾淡淡地说道,“不要乱动,一会跟着护士去骨科打上石膏就没大事了,记得一个月之内受伤的地方不能乱动。”

        “多谢花泽中尉!”稻村修宏鞠躬道谢。

        “这么重的伤不用住院吗?”徐三看着花泽瑾对着他眨着眼睛,意思是说,这么好的韭菜不割一茬吗?

        花泽瑾似乎好像没看到徐三的眼神一样,“这个伤不严重,就不要浪费床位了,回家自己养着就行。”

        “我们老师异国他乡,孤身一人,孤苦零丁的在宿舍孤枕难眠,出了意外,也没人知道,就算死在宿舍估计也要等发臭了才会被人发现。但,在医院就不一样了,有一群可爱善良,技术娴熟的护士小姐姐照顾就不一样了。你说对吗?花泽医生?”

        徐三正气凛然地说着,然后偷偷地给两个渣渣挤眉弄眼。

        同是人渣,自然听的明白徐三的弦外之音。

        护士小姐姐嘛

        嘿嘿~~

        两个好了伤疤忘了的疼的渣渣在这个瞬间达成了战略同盟。

        “花泽中尉,江户川老师老师说的没错,我们在学校住的单人宿舍,没人照顾,确实很不方便,而且您也说,我们现在不能干重活。”

        花泽瑾微微沉思,说道,“不是我不给你安排病房,是因为骨科现在病人太多,走廊里都是床位,你们这种轻伤,实在安排不进去。”

        看花泽瑾没有安排的意思,徐三立刻拉着她手,开始晃悠,好似一个撒娇的小孩子,“安排你这边吧,我看你的病房走廊里还有空地方,加两张床应该没问题,如果不行,一张也行,我让他俩挤挤。”

        听到徐三要他们挤挤,两个渣渣立刻向着旁边使劲地挪了挪,表示我跟他不熟,想让我跟他睡一张床那是不能的。

        花泽瑾甩掉了徐三的手,“看在你的面子,我给你安排了,不过有重伤的病人,他们要立刻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