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历史小说 - 亮剑:我有一间小卖部在线阅读 - 第七百五十六章 预约采访

第七百五十六章 预约采访

        亮剑:我有一间小卖部正文卷第七百五十六章预约采访提着水壶,徐三回到花泽瑾的办公室。

        刚推开门就看到她正在办公桌上一边书写病例,一边吃着包子。

        轻轻地关好房门,给刚才放上茶叶的杯子蓄满水,端着放到了她的身边。

        “谢谢。”花泽瑾没有抬头,继续忙着手里的工作。

        搬了一把椅子,坐在旁边,托着腮,盯着她的脸,专注的看着。

        花泽瑾的脸色比他在昨天离开的时候更加憔悴了,显然是从昨天到现在还没有好好的休息过。

        说实话,对于花泽瑾,徐三的心真的是很矛盾,如果不是她主刀救了沈春凉还好点,他完全可以把她当做一个鬼子玩弄于股掌之间,甚至可以对其造成肉体和心灵上的双重伤害。

        可是现在的徐三做不出来。

        他觉得以后真到撕破脸的时候,他一定会给花泽瑾一个痛快。

        战争好像还有好久才会结束。

        他这只小蝴蝶就算再扑腾翅膀,也不会对战局有什么大的影响。

        真烦啊,自己好没用。

        徐三又一次觉得自己的穿越很失败,那些网文的套路纯粹是为了爽而爽,想要改变历史,那真是千年万难。

        花泽瑾放下了手中的笔,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后,起身走到书架上抽出一本书认真的翻阅起来,看了几页后便拿着书重新回到了书桌,整个过程对徐三好像没看见一样。

        “要不要休息一下,休息一会,我给你把风。”徐三低声的问道。

        花泽瑾没有回答,还是埋头整理病案。

        “那要不要把菜菜子叫过来,让他帮你一下,我看你一个人太累了。”

        “不用,她来了也帮不了什么忙?今天酒井大夫也上班了,没你的那么忙。”花泽瑾抬头看着徐三说道。

        “休息一下吧,你这样,身体会夸的。”徐三脉脉含情的说道。

        花泽瑾难得笑了一下,“上学的时候比现在要累的多。”

        “可那时候你年轻啊,年富力强。”徐三继续说道。

        “哼。”花泽瑾冷哼一声,“你说我老?”

        “啊~”徐三赶紧捂嘴,“不敢,不敢,我家小瑾今年十八!”

        “呵呵。”花泽瑾冷笑,“十年前我都不止十八。”

        说完,花泽瑾继续低头书写病案,不再答理徐三。

        “休息一会吧。”徐三继续细声细气的说道。

        花泽瑾停下手中的笔,用眼角白了他一眼后,继续书写。

        “生气了?”徐三挪了挪椅子,与花泽瑾靠的更近了。

        花泽瑾依旧不说话,但是徐三可以感觉得到,她的呼吸有点乱了。

        再挪了挪,把手搭着在她的后腰。

        见没有挨摔,徐三脸上露出了一抹小人得志的笑容。

        手掌再次挪了挪,然后另一只摸向了花泽瑾的大腿。

        “别闹,这里是医院。”花泽瑾终于多说几个字。

        嗯?

        难道她想通了?

        决定舍弃世俗的枷锁,与我成就那枸杞之事?

        徐三听到花泽瑾的话,不由得开始想入非非。

        “我没闹~”徐三一本正经地说道,然后手掌变换了位置,将其放到了花泽瑾的腿弯。

        花泽瑾没有反抗,而且还放下了手中的笔。

        见时际成熟,徐三双臂用力立刻将花泽瑾抱了起来,然后走到诊疗床上将其放上去。

        嘿嘿~

        徐三心中发出了一阵冷笑,然后便把手伸向了出去。

        “啪~”

        手腕又一次被花泽瑾扣住,随即一送一甩,徐三又一次被摔了出去。

        躺在地上的徐三生无可恋,感觉自己就是个废物,为什么自己的功夫这么差,连个花泽瑾都打不过。

        “嘎吱~”房门被推开,玄关医生推门走了进来,看着躺在地上的徐三不由的问道,“江户川医生,你是摔倒了吗?”

        “是啊,刚拖的地,有点滑!”徐三打着哈哈从地上站了起来。

        “那你要小心点,滑倒容易摔到后脑。”玄关说着便拿着医嘱走到诊疗床前,“主人,这是董金宝今天的用药。”

        花泽瑾接了过来,看了一眼,然后签上了名字。

        玄关走后,徐三再次凑到花泽瑾的身边,“小瑾,你那么激动干嘛,我刚才就是想给你盖个毯子。”说着,一张毯子被徐三拿在手中。

        “是吗?”花泽瑾瞅着徐三,表示我不信。

        再次扶着花泽瑾躺下,将手里的毯子盖在她的身上,“这次信了吧。”

        花泽瑾没有立刻回话,而是拉了拉毯子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董金宝应该度过危险期了吧?”

        “嗯!但是还不能放松,这几天必须24小时有人盯着。”

        “那玄关医生就是在那边盯着呢吗?”

        “我们两个轮班。”

        “没有别的医生可用了吗?如果你们两个,而且还要救治其他病人,那可够真够累的啊,用不用我给你替个班?”徐三关心的问道。

        “不用,你不行,出了紧急情况应付不来。”花泽瑾毫不犹豫的回绝了。

        “那等董金宝身体差不多了,能不能给我安排一次采访。”徐三终于提出了最关键的问题。

        花泽瑾沉思了一会,“这个,我需要帮你问问,董金宝是很重要的战俘,这点你应该知道,所以你的采访需要经过上级的同意。”

        “嗯,嗯。”徐三点头,“其实这次采访他就是走过场,拍几张照片,然后发篇新闻,在舆论上造个势,最重要的还是报道我家小瑾的医术精湛。”

        “不用过分报道,不然会诱导患者。”花泽瑾提醒。

        “我是记者,如实报道可是我的职业操守!”徐三拍着胸脯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

        “你写完稿子要给我看一遍,我说你发你才可以报道!”花泽瑾盯着徐三认真的说道。

        “那是当然的了,专门为你写的稿子,怎么可能不让你看呢?”

        “嗯,好了,你可以走了,记得临走的时候把窗帘拉上。”花泽瑾拉了一下毯子,下了逐客令。

        徐三点了点头,拉上了窗帘,在走到门口关上了房门,并且反锁,然后回到了床边。

        “你怎么还不走!”花泽瑾瞪着眼睛盯着无耻的徐三。

        “我再陪你一会,等你睡着了,我就走。”

        “滚!你在这个房间里,我睡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