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氏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惊悚游戏世界杀疯了在线阅读 - 第216章、人家害怕

第216章、人家害怕

        让人瞪大眼睛,死死的盯着,王尊不由的有些不自然,好像自己是做了什么坏事,让人当场捉住。

        “不是鬼!”

        王尊双眉一跳,这老头不是鬼东西,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这就有点意思了。

        半夜三更,在一个凶煞之地,居然遇上了一个活人。

        看老头的样子,不会是这里的保安吧?

        也不可能,这里早就荒废了,不可能有人在这里守着,凌乱的保安室更不像长期有人住的样子。

        这老头来这里干什么?

        不会与自己一样,是来消灭这里的鬼东西吧?

        “你好啊……”

        王尊的话还没有说完,老头倒是先说话了。

        他不紧不慢的掏出半根皱巴巴的烟,是的,半根,好像是从什么地方捡来的一样。

        一边点上,一边认真严肃的开口。

        “我叫严威,我是一位保安,同时,我也是一位十分厉害的驱魔人,这地十分凶狠,厉鬼纵横,年轻人,还是快点离开吧!”

        严威吐出一口烟,双眼发光,架势十足,好像是一位真实的世外高人。

        只是,王尊怎么感觉他总有那一点不对呢?

        驱魔人?

        王尊上上下下的打量一眼严威,那像是一位驱魔人了?

        不过,严威敢三更半夜的在这种地方逗留,应该是有真本事,正所谓人不可貌相嘛。

        “严大爷,抽我的!”

        王尊拿出一包华子,递给严威一根。

        严威眼前一亮,伸手推开王尊递来的烟,一本正经的说:“烟好不好无所谓,最主要的是合适自己!”

        说着,他将王尊手上的那一整包拿了过去,旋即又拿走递过去的那一根夹在耳朵上,非常娴熟的装入自己的口袋里。

        王尊:(;゜0゜)

        无言以对,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倒是挺诚实。

        “看你这包烟的份上,我今晚就救你一命吧!”

        “我曾经是这里保安,见证了这里的血腥与残酷,那一夜之后,我上茅山学习道法,现在学有所成,我回来的目的就是将这里的妖魔鬼怪通通灭杀!”严威很认真。

        王道:(′?_?`)

        茅山学法不是叫道士吗?

        为什么要自称驱魔人?

        “好了,这事明天再说,我家还有事,还煮着饭呢,我回去看火了,明天晚上,这个时间,这个地点,我们不见不散!”

        严威站了起来,王尊这才发现他根本没穿裤子。

        王尊:“……”

        他没有说话,静静的看着,嘴角是一抽一抽的。

        他已经想到了什么。

        “卧草,谁扒了我的裤子……”

        你根本就没穿好吗?

        严威大惊失色,从桌子底下拿出一条裤子穿上,将耳朵上的烟拿下点上。

        “小伙子,我先走了,明天见!”

        严威拍了拍王尊的肩膀,一跳一跳的离开了,嘴里还唱着“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

        王尊是看出来了,这他娘的是当年从青山疯人院逃出去的病人吧?

        什么驱魔人,什么茅山学法,什么保安……

        损失一包烟,王尊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对于严威,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可怜?

        应该吧?

        明明自己活得一地鸡毛,却看不得人间疾苦!

        摇了摇头,严威已经离开了。

        看向主体大楼,五层高的长楼在黑暗之中就像是一头洪荒猛兽,伸手不见五指的黑让王尊心头一紧。

        没有犹豫,直接走向主体大楼的大门口。

        这是一块玻璃门,已经不透明了,上面积累了很多的灰尘与不明物体。

        门是开着的,王尊走入大厅之中,这是很乱,地上有一些蓝白相间的病号服,还有推翻在地的桌子椅子……

        安静诡异的大厅里,只有王尊自己的脚步声,不是很响,但是唯一的声响。

        来到一片墙前,上面有一幅地图,标注着主楼的结局与位置。

        一楼基本上都是杂物间,以及刚到这里的病人暂时收容室。

        二楼是办公区,三楼是治疗区,四楼是病人关押区,五楼是重点病人关押区,以及院长的办公室,和院长的专用治疗室,这些治疗室,居然有五个之多。

        这院长倒是挺特别,一些病人基本上难以在他的手上活过三天!

        王尊感觉自己有必要去五楼,BOSS在什么地方,他不知道,反正往上走就对了。

        对方自然而然的会出来找他。

        这里虽然很乱,但可以看得出来,这里的墙壁,地面,都被重新粉刷过,毕竟这里发生过一次可怕的流血死亡事件。

        但粉刷得并不仔细,有一些地方还是能看得到墙上渗透出来的血印,血手印,血脸,血身,刀痕,咬痕……

        王尊没有在一楼过多的停留,往二楼走去,越是往上,四周的墙面上就越多的血色,地上也开始出现一个个的血脚印,血腥味扑面而来,刺激着王尊的心神。

        来到二楼的时候,照光所照之处,全是一片血红,流血的墙,流血的地,狰狞的血手印,无声咆哮的人脸,血红的人影……

        血红的墙上,地上,出现了各种各样诡异的东西。

        王尊伸手去触碰墙面,上面流动的鲜血是真的,并不是幻觉,更不是假象。

        “要开始了吗?”

        王尊太阳穴跳了跳,深吸一口气,就算他是个傻子,也看得出来,这并不寻常,对方开始行动了啊!

        二楼一片血红,墙面流血,地面淌血,鬼影重重。

        王尊并没有要在二楼寻查的打算,二楼是办公区,一半是房间,一半是庞大的公共办公区,桌子成排,满地都是,有的倒在地上,有的被堆在一起,有的被叠起来,有的已经支离破碎。

        地上尽是纸张,漂浮在流动的血液之中。

        王尊刚想离开,殊不知,他听到了一个稀稀疏疏的声音,好像是笔在纸上飞快画写的声音,“沙沙”作响。

        想了想,王尊还是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过去。

        那是一个房间!

        房间里一片血光,血光之中有一张桌子,有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正在上面写着什么。

        他低着头,奋笔疾书,好不认真。

        “进来!”

        他也不抬,已经知道王尊在门外透过玻璃看着他了。

        王尊双眉跳了跳,打开门走了进去。

        这个血色房间无比诡异,墙面,天花板,都在不停的跳动,仿佛是一个心脏内壁,给人压抑的感觉。

        “姓名!”

        男人头也不抬,依旧是在纸上用力的写着什么。

        “王尊!”王尊倒是不怕,对方只是一个普通的红衣厉鬼而已。

        “你患有幻想症,妄想症,梦游症,癫狂症,自杀倾向,杀戮性,自残症……你被判定为癫狂九级,我给你亲自治疗,没有问题吧?”

        男人奋笔疾书,也不知道写的是什么,反正无比的认真,说话也是一气呵成,直接把十几个病症盖在了王尊的头上。

        没有问题?

        王尊嘴角一顿的抽动,问题很大好吗?

        你丫连看也没有看我一眼,你就给我判定了十几种病。

        你怕是一个庸医吧?

        王尊还是从未如此被人说得一文不值,不过他也没有反抗,“没有问题,我很同意你的诊断!”

        “好,跟我来,我给你治疗!”

        医生把纸撕下,揉成一团,站了起来。

        由始至终,他都没有抬一下的头,略显诡异。

        王尊也不慌,面带微笑,跟着医生往三楼上走去。

        三楼是治疗区!

        三楼这里都是一排排的房间,这些房间全部都是密不透风的铁门,看起来就十分的厚重。

        有的完全关闭,有的打开一条缝,密密麻麻,仿佛是一个个的牢房。

        三楼更加的可怕,墙上不停流下鲜红的血液,一张张人脸在其中扭曲变形,无声的咆哮。

        隐隐约约间,好像有些房间之中传出痛苦的嘶吼声,仿佛被万剑穿心,仿佛被抽离手指甲脚趾甲……

        王尊没有波澜,跟着医生来到一个房间门前,医生拿出钥匙打开铁门,把王尊先推了进去。

        血色的房间,密闭的空间,墙面如肉壁,在跳动,有血管,有流动的鲜血。

        王尊基本上可以确定了,如果自己干不掉BOOS,那他今晚必死无疑,连逃出去的机会都没有。

        诡异的房间天花板上,吊着一个灯泡,血红的灯泡散发着血光,并且在悄无声息的转动。

        不像是一个灯泡,更像是一个会转动的眼珠子。

        房间中,有一张铁床,还有一张桌子。

        铁床厚重,四脚被焊死在地上,上面还有很多的铁链,铁环。

        之前应该就是拿来捆绑病人所用,让病人无法挣扎。

        在一旁的桌子上,放多很多的工具,有刀,电击仪器,蜡烛,皮鞭,塞口球,铁棍,尖钉……

        这一看,也不像是医生该用的东西吧?

        医生进来了,铁门被重重的关了起来,他抬起了头,露出一张年轻又无情的脸。

        “上去躺好,我给你治疗,还你一个正常的人生,美丽的未来!”

        医生来到桌子前,拿起电击仪器,一手一个,如同电烫斗,相互碰撞下,发出“滋滋”的电流声,闪烁的电光。

        王尊也是听话,他爬上铁床就躺好了,还主动将自己手脚锁好铁环,这么乖巧省气的病人还真的不多见,连医生都惊了一下。

        “能不能轻一点,人家怕疼!”

        王尊可怜兮兮的看着医生,一副我很害怕的样子!

        医生摩擦手上的两个电击板,电光闪烁,噼啪作响,咧嘴一笑,露出怪异又难看的笑容。

        “我是一位专业的医生,会顾及病人的感觉,你放心,我会很温柔,一开始是会有点疼,忍忍就过去了,等下你就会很舒服了,你的病痛会被取而代之,你会享受这种感觉!”

        “真的吗?”

        “我很害怕,我的在控制不住的砰砰砰跳!”

        王尊扑闪着眼睛,流露出惊慌失措的神情,缩着脖子。

        “你不用害怕,我是专业的医生,死在我手上……哦不,在我手上治愈的病人不下一百位,把自己放心的交给我,好吗?”

        医生手上的电击板在闪着电弧,脸上洋溢着残忍又诡异的笑容。

        “可是……人家害怕……”

        医生瞬间就绷紧了脸,电击转过方向,按向王尊的嘴。

        太吵了,像只鸭子一样,叭叭个不停,谁能忍?

        医生已经懒得解释,电击板“滋滋”作响,按了下来。

        “嘿嘿,我很害怕,但我是装的!”

        /94/94753/295721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