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活一次 第1232章 同一种心情
作者:妖月白狐的小说      更新:2017-06-27
    第1232章 同一种心情

    “其实,这个vr眼镜的市场,并不像你所想的那般美好。,最新章节访问:.. 。 ”

    在成为了名符其实的自己人之后,钟敏有些忧心忡忡的说道,她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着实可是费了好一番的勇气,因为白宁远很有可能被她的这句话给打击了积极‘性’,从而导致了撤资,这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像白宁远所说的,他是一个资本家,怎么可能还会为一些镜‘花’水月的东西而买单。

    但是她又不能不说,因为她所研究这立体视觉技术的初衷,是为了这项技术未来在机器人、航空测绘、反求工程、军事运用、医学成像和工业检测等相关领域里面的丰富运用,至于运用了虚拟现实技术的vr眼镜,只是这项技术在另外一个领域运用的衍生而已,更重要的是,vr眼镜最早可是从个世纪六十年代便已经提出了概念,而在这四十多年的时间当,不乏各种全球知名的企业都曾经在这个概念当下过大工夫,但是最终推向市场,获得商业利润的,一个也没有。

    究其原因还是局限在技术层面,以前在技术的局限‘性’,决定了vr眼镜无论是从内容还是从用户体验都算不好,所以各种各样的开发计划最终难免胎死腹,甚至还包括了大名鼎鼎的薇阮。

    无数的案例说明了这个所谓的vr眼镜几乎,其实看起来并不像想象当的那么美,钟教授估计也是害怕到最后成为牺牲品,才勉强说出来吧。

    算是最后面临撤资,可也好过到最后因为失败被当做替罪羊,毕竟算是白宁远撤资了,只要她的人还在,还可以继续等下一个李宁远王宁远张宁远。

    “这件事我们内部已经进行过讨论了,心有数,所以钟老师您心里不需要有什么负担,只要按部班的进行您的研究行了,至于商业的运作,自然会有我们去‘操’心。”听到钟敏的话,白宁远摆了摆手,示意钟敏不用担心。

    看白宁远那云淡风轻的样子,钟敏张了张嘴,最后还是将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

    她能够提前预警一声,也算是仁至义尽了,都是白宁远一意孤行她又有什么办法,所以钟敏便直接将所有的条件答应了下来。

    话都说到这个份了,算最后项目不成,也怪罪不到自己的身。

    所以说,钟敏这个人只是一个科研人员,而不是一个商人,她不会想到,在白宁远这边,并不在乎最后所获得的成果是什么,他所想的是,利用钟敏所掌握的技术,将vr眼镜的概念在国内炒热起来,然后利用这一‘波’热‘潮’,推销自己的产品,哪怕现在的vr产品技术并不成熟,但是不可否认,对于用户来说,都是一个从来都没有经历过全新体验,所以对于乐通的口碑,不会造成什么影响,至于利润方面,只要买够了数量,还愁没有利润的问题么,这一千多万的投资,加后期的生产经营成本,想要收回来,并不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等到钟敏在早已经拟定好的合约签字,白宁远便准备将她引见给乐通所成立的vr眼镜项目团队的众人,以早日将成品研发出来。

    虽说是vr眼镜部分算不一座金山,但是充当一只会下架金蛋的‘鸡’却是足够了。

    客客气气的送走了钟敏之后,白宁远便仰躺在了自己的椅子,眼睛里流‘露’出几分疲惫的神‘色’,休息一下之后,还要准备晚的评选活动,他先是看了一眼时间,接着下意识的掏出手机,寻找到徐清茉的号码,给她发了一条短信。

    短信发出去之后,白宁远的整个人好像一下子变得很愉悦一般,将手机丢到一边,一边闭目养神,一边静静等待着回音。

    而远在千里之外的琅琊,徐清茉刚刚才将明天所需要的‘药’,根据医嘱清单全部兑好,这才有机会稍稍坐下喘口气,忙活了一个下午,‘精’力已经严重透支了,这兑‘药’看起来很轻松,但是长时间的保持一种专注也是一件十分疲惫的事情,毕竟这些‘药’是要注入患者体内,若是在‘药’量出了什么差池的话,很有可能会造成严重的后果,所以由不得徐清茉不小心对待。

    在白宁远离开之后,原本那些日子缠绕在徐清茉身的光环便逐渐开始消退了下来。

    原来,由于白宁远的原因,几乎整个医院里面对于徐清茉都表现出一种独特的宽容和善意,而她也是仿佛一下子成为了医院里面的特权阶级一般,享受着种种特殊的待遇,然而好景不长,当白宁远一家离开医院,在很多人的眼,徐清茉的靠山不在了,这样一来,一些对于她所获得种种优待而愤愤不平的人,总算是找到了嘲笑她的理由,不仅在平日的工作里对她指桑骂槐的讥讽,更是在工作对她刁难不已,将很多麻烦的工作全都推到了她的身,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够让他们心觉得平衡一些。

    虽然心有些不爽,可是想想再有一阵子自己要到icu去,在这个科室里面是个临时顶岗而已,反正也呆不了几天,没必要多生事端,她们所谓的排挤,对于自己根本造不成什么影响,又少不了块‘肉’,装作听不到完了,她们的这些嫉恨,不也是她们奈何不了自己的表现么。

    再说了,不管她们怎么刁难,自己总归做的都是护士应该做的工作,现在做的工作再多,但是跟icu的工作量起来,还是小巫见大巫,所以徐清茉也懒得跟她们计较些什么,一个人独来独往着。

    而现在,徐清茉刚刚想要喘口气,短信铃声忽然响了起来,她的脸顿时不由得‘露’出了几份无语的神‘色’,想都不用想便知道,这肯定又是白宁远发送过来的。

    她很是不明白,自己到底是何德何能,居然能让白宁远如此惦记着,隔三差五的发短信‘骚’扰一下,哪怕她回应的较冷淡,可他依旧是乐此不疲,仿佛根本看不出来自己的那份隐隐的抵触一般。

    若是一般人得到如此的待遇,早是欣喜若狂了,那可是白宁远,一般人想接触都接触不到的人物,可徐清茉却没有这种感觉,她觉得和白宁远的认识,颠覆了白宁远在自己心目当的那份形象。

    更重要的是,原本她以为,自己和白宁远,不过是彼此间的过客,虽然偶然的结实让她从白宁远这边获得了不少好处,但是她一直都认为,伴随着白宁远‘奶’‘奶’的出院,她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也宣告结束,可是她怎么都想不到,白宁远居然没有忘记她,反而有事没事的发短信‘骚’扰,这让她觉得有些困扰了。

    她自问并不是那种让人一见倾心的美‘女’,家世也十分的普通,是一个普通人而已,这一点从她真正见过了章紫林之后,心的感触更加的深刻,有些人天生是天的宠儿,可很明显,她却并不是其一员,自己和白宁远,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所以对于白宁远的举动,才让她觉得困扰和举动。

    最开始的时候,因为顾及白宁远的身份,所以徐清茉还会礼貌的回复一下,但是很快她发现,自己的礼貌换来的却是白宁远打蛇随棍的没完没了,再联想起之前白宁远在自己面前的种种表现,她最终明白,眼前的这货,脸皮已经厚到了相当的程度,所以干脆便懒得搭理。

    “嗯”“好”“哦”等单个的拟声词,已经成为了她回复时的常态。

    “今天很累,但是很开心,刚刚才谈成了一个项目,算是利国利民吧,不过一会儿还有活动,想想觉得麻烦……”徐清茉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点开了白宁远发过来的短信,紧接着,内容便展现在了自己的视野当。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份看起来带着浓浓的兴奋和喜悦的短信当,徐清茉透过那字里行间却感到了几份深深的疲惫,仿佛是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般的孤独。

    这种感觉有些荒谬,但偏偏徐清茉心的感觉便是如此的强烈。

    脑海当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之前白宁远在自己的面前时那嬉皮笑脸的模样,只是他的眼神里,总是带着一些自己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或许是因为最近的遭遇,让徐清茉有了几份感同身受的共鸣,鬼使神差的,她点开回复,然后轻轻的敲下了几个字,最后按下了发送键。

    这是认识白宁远这么长时间以来,她第一次回复的短信超过了三个字,也是第一次在回复的短信当主动挑起话题。

    做完了这一切,看着屏幕自己所发送出去的短信,她的脸先是不自觉的‘露’出几分苦笑,紧接着便是几分怅然若失。

    片刻之后,她才熄灭了屏幕,然后强迫着自己重新进入到之前休息的状态当,但是心却隐隐的多了几份期待感。

    那个人,究竟会说些什么呢……

    今日第二更,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