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活一次 第1149章 痛2
作者:妖月白狐的小说      更新:2017-05-19
    房间里再度恢复了平静,只有电视上已经演到尾声的《泰坦尼克号》。

    ‘露’丝失去了杰克,而白宁远的前面,也是变得空无一人。

    空气当中,似乎还遗留着章紫林所留下来的温暖和气息,但是此时站在这宽阔的客厅里,白宁远却是感到一阵冷清。

    屋子里,只剩下了孤零零的自己。

    他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紧接着慢慢的坐在了沙发之上,浑身上下的力气,仿佛被‘抽’取的一干二净,甚至他的思想也是出现了片刻的空白,就好似只剩下了一个躯壳一般。

    他趴在沙发上,然后将头埋在抱枕的下方,双手紧紧的抓住沙发的表皮,几乎要将那名贵的表皮给拽破,但是他整个人却是浑然不觉。

    到了这个时候,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才排山倒海一般的涌了上来,让他几乎已经无法呼吸。

    作为一个小写手,他不是没有幻想过章紫林会“不计前嫌”的留下来,让他大享齐人之福,和自己的几个‘女’人们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然而这终究只是幻想,生活终究是生活,怎么可能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不管怎么说,章紫林好歹也是天之骄‘女’,她的出身和她的骄傲,又如何能够接受这样的事情。

    原本,在从小那个圈子里的耳濡目染之下,很多的事情她都已经见怪不怪,并没有太多的抵触情绪,她要的,就是一个堂堂正正的名分罢了,为此,她容忍了柳思颖的存在,也容忍了张言的存在,但是现在,白宁远却要将她这最后一点的自尊也要剥离下来。

    这是她所无法接受的,至少在这个时候,她是愤怒和悲伤的。

    无疑,她对于白宁远的那份感情并不是假的,但是这些并不能成为她的感情被人狠狠踏在脚下的理由。

    所以她只能失魂落魄的悲伤着离开。

    白宁远能够想象的出来她此时内心的那份悲伤,也理解她现在那份哀莫大于心死的绝望,毕竟这么多年付出的感情和等待,全都成了一个笑话,若是换成白宁远自己,恐怕杀了对方的心思都有。

    但是他也只能这样去做,说他自‘私’也好,说他冷血也罢。

    当然,他任由章紫林这样离开,并非是打算放手,恰恰相反,无论章紫林的内心对于这样的情形是何种的抵触,他都要不顾一切的将她牢牢的留在自己的身边,而之所以让她现在离开,不过是想要给她一个缓冲的时间罢了,毕竟骤然听闻这样的事,心情‘激’动之下,无论白宁远现在说什么,恐怕她都不会再听进去,索‘性’先暂时进行一下冷处理。

    不管承不承认,有的时间,时间真的是最好的良‘药’。

    可就算是有着这样的计划,每每响起刚刚章紫林那一点泪痕点点的梨‘花’带雨模样,他就感到一阵‘抽’搐般的心疼,这一次,自己是真的伤害她了啊。

    明明将她看成是掌心里的珍宝,平日里小心呵护着,不忍她受一点的伤害,可偏偏自己,却又不得不给她最终的伤害,这无疑真的是一个讽刺。

    “白宁远,你啊,还真是个人渣,‘混’蛋!”自言自语般的咒骂着自己,但是脸上却是带上了几份苦涩的神‘色’。

    虽然是这样说的,可是他心中的纠结的那份痛苦,又有谁能够理解呢?

    若是可以的话,他当然不愿意她们当中的任何一个受到伤害,然而这个世界上,偏偏就是这样的无可奈何。

    饶是这一世的他,足以用成功来形容,但是在很多事情上,依旧不是有钱有势就能够解决的。

    许久之后,白宁远从沙发上爬起来,走到一边的酒柜里,拧开一瓶芝华士,给自己倒了满满的一杯。

    就算是这个时候的白宁远,有着这样那样的理由,一切都在他的意料当中,但是‘胸’口那份痛彻心扉却不是骗人的,他坐在沙发上,仰躺着,出神的看着天‘花’板,这个时候,电视上正在播放着的电影终于来到了尾声,《我心永恒》的旋律缓缓的在空旷的客套里面‘荡’漾开来,就着这带着几分忧伤的音乐,白宁远满满的啜了一大口杯中的酒,满嘴苦涩。

    当接到白宁远的电话,急匆匆的从住所赶到白宁远别墅的莫兰,见到白宁远此时的样子时,也是不由自主的被吓了一条,她跟在白宁远的身边已经有好几年的时间了,在她的印象里,白宁远是一个少年老成的人,几乎从来都没有什么失态的时候,但是今天这酒气冲天的样子,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听到开‘门’的声音,白宁远转过头去,随即便看到了站在‘门’口那里一脸愕然的莫兰,他抬起胳膊,朝着莫兰够了够手指,然后也不管莫兰跟没跟上来,便径直起身,朝着二楼走上去,脚步还略微有些踉跄。

    此时的莫兰,还有着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但是眼看着白宁远的身影快要消失在楼梯上,便收起心思,赶紧追了上去。

    等到她循着白宁远的踪迹,径直来到位于二楼的活动室时,刚一进‘门’,白宁远便丢给她一副拳套:“来,练练吧。”

    从08年的时候开始,白宁远没事时便会拉着莫兰一起跟她学习搏击,两年来的时间,他也断断续续的练得有模有样了,只是看着白宁远此时的样子,几乎连站都有些站不稳,还要在这个时候练习?莫兰不由的微微皱起了眉头。

    但是显然,白宁远并没有给她考虑太多的机会,自己戴好拳套之后,也不管莫兰准备好了没有,便大吼一声,然后整个人便径直朝着莫兰扑了过去。

    看到白宁远的动作,莫兰的眉头不由得皱的更深了起来,此时白宁远的动作虽然气势十足,却是全然没有了平日里她所教给他的那些东西,浑身上下几乎都是破绽。

    下一秒,莫兰那只刚刚才被红‘色’拳套包裹起来的左手,便狠狠的捣在了白宁远的脸上。

    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在活动室里接连不断的响起,白宁远不停的被击倒,然后不断的从地上爬起来,直到他再也爬不起来为止,整个人瘫倒在地上,剧烈的喘息着,好像一条被从水里捞出来的狗……

    今日第二更,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