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活一次 第1014章 震慑
作者:妖月白狐的小说      更新:2017-03-12
    在他的注视当中,一个并不高大的中年男人渐渐的走近。塵↖緣↗文√學?網

    不止是牵正卿,其他在场的众人,也是不由自主的将目光转到了他的身上,看清楚他的脸庞之后,一个个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鞠泽,华人首富之子。

    谁都没有想到他居然会出现在这里,不过是他的话,豪气万丈的狂甩两百万购买emp捐出的那辆概念车,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也只有他,才会无惧牵正卿曾经在圈内的赫赫大名。

    毕竟他的根基在香江,而因为现在对与香江以及香江商人的优待政策,给了他无比的底气。

    当然,最让人惊讶的,还是莫过于他在这里出现,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慈善晚宴罢了,会场之上的众人,虽然一个个非富即贵,却也没有到达那个层次,他的出现,无异于全场最为重量级的来宾。

    全场一片鸦雀无声,所有人都静静的看着他,虽然他没有怎么开口,但是从他的身上依旧是散发出来一种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的压迫感,就算在场的人全都非富即贵也是如此,原因无他,树的影人的名,光是他的名字,就已经说明了这一切。

    这个时候,有些金融领域的人下意识的想起今年夏天发生在美利坚的那场收购,当初若非是踏踏公司因为遭到了恶意收购,不得已中断了美利坚那边的收购计划,不然的话,此时关于捷豹路虎品牌的争夺,不一定鹿死谁手呢,而恶意收购踏踏公司股份,造成其股价大幅度下跌的,不就是鞠泽么?

    看来,这白宁远和鞠泽是早有关系啊,一时间,众人都开始思量该如何调整和白宁远之间的关系。

    至于康胖子和王大少,看到这一幕之后顿时也有些懵逼,下意识的对视了一眼,满满的面面相觑。

    之前的时候,他们和白宁远的关系还算是可以,虽然算不上知交,却也能用朋友来形容,可是刚刚自己在牵正卿的压力之下,毫无抵挡的就离开,显然是等于对白宁远的背叛,亲手割裂了和白宁远之间的这份友谊。

    就算是以后白宁远见到他们,还能说上几句,可终究还是回不到从前了。

    然而这又能怪谁呢?他们哪里会想到白宁远会如此命好的搭上鞠泽这条线,白宁远是有能量,而牵正卿他们就能得罪的起么?谁又能理解他们这种在夹缝当中生存的小人物的悲哀心情。

    “之前还真是小看你了啊,想不到你居然会跟鞠泽还有些关系。”经历了短暂的错愕之后,牵正卿很快便恢复了过来,看着白宁远,冷冷的说道,声音就好似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般,充满了种种不甘心的样子。

    他的眼睛通红,嘴唇也是死死的咬着,白宁远甚至能够看到他额头上露出的青筋,跟他那温软如玉般的长相,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此时的牵正卿,看起来就好似是输光一切的赌徒一般,极力的想要维持自己那可笑的自尊,却又是现实面前的小丑。

    “泛泛之交罢了,谈不上有多好。”听到牵正卿的话,白宁远看着他,第一次做出了正面的回应,说真的,现在的局面,真的很像是前世他写的三流小说里那些装逼打脸的情节。

    小说里的公子哥儿们,不都是这样沦为主角的垫脚石么。

    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鞠泽特意出席这个慈善晚宴,并且刚刚为白宁远撑腰,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绝对不会是像白宁远说的“泛泛之交”那么简单。

    但是牵正卿可是不管白宁远到底是在自谦还是在狐假虎威,他只是先看了一眼旁边的章紫林,便再次将目光转到了白宁远的身上,眼睛里带着几分耿耿于怀的神色,兀自有些嘴硬般的说道:“这次就算了,不过接下来,我可就不会像今天这么好说话了,你好自为之!”

    一面说着,一面朝着白宁远露出一个夸张的笑脸,接着拍了拍身边那人的肩膀,随即便在众人的关注当中,愤愤然的离开,看他的身体在微微颤抖着,仿佛极力忍耐着自己的恼怒一般。

    好吧,看到他的举动,白宁远再一次的愕然了,这就结束了?似乎有些太快了吧,自己都还没有怎么打脸呢,他就怂了?

    白宁远不由自主的看向古景程,眼睛里的疑问神色,仿佛是在说,我今天是不是遇到了假的公子哥儿?

    那么他之前所表现出来的那份不可一世的张狂模样,到底是装腔作势?还是演戏?

    这些勋贵子弟们的性情,还真是异于常人,难以捉摸啊。

    只是一般来说,这样的公子哥儿的出现,还意味着无穷无尽的麻烦,毕竟看他的表现,就应该是那种小肚鸡肠睚眦必报的设定,而他临走时的那番话,也不见得全是虚张声势,看来自己以后的日子,麻烦事还不少呢。

    不止是白宁远,其他的那些勋贵子弟们,也是在疑惑这些,那个曾经给他们带来无比压迫感的家伙,就这么轻易的走了?

    鞠泽在现场扫视了一眼,便径直朝着白宁远这边走过来,先是同章紫林等人礼节性的握手之后,便在众人注视的目光当中,坐在了白宁远的身边,也就是刚刚牵正卿坐过的位置。

    看到他的举动之后,仿佛印证了之前的种种猜测,众人不由得再次一阵窃窃私语。

    只是谁都想不明白,白宁远到底从哪里获得的垂青呢?

    “两百万一次,两百万两次……”

    拍卖师的声音再次传来,打断了白宁远的胡思乱想。

    在经过了刚刚的波澜之后,会场当中同样也是一片平静,所有人都在静静的等待着最终成交,没有半点出价的意思。

    一来这价格已经被抬到了两百万之多,不管是谁出价都得掂量掂量,毕竟这两百万下去,足以买上一辆不错的豪车了,更何况,出价的人可是鞠泽,刚刚连那个不可一世的牵正卿都认怂了,自己没必要冒着得罪鞠泽的风险去从他嘴里抢东西。

    “两百万三次,成交!”

    伴随着拍卖师的声音,他手中的拍卖槌重重的击打在底座上,发出一阵沉闷的声音,伴随着他的一锤定音,鞠泽正式以200万的价格,拍下了这辆concept.f概念车,而此次慈善晚宴的筹款金额,也是一跃达到了将近三百万。

    先前的种种波澜,似乎只是这次慈善晚宴里面的小插曲,在牵正卿离开之后,人们还需要将刚刚发生的事情,好好的在心中消化一番,于是现场又重新恢复了之前那份平静。

    “刚刚的事儿,多谢了。”白宁远在章紫林的注视当中,对着身边的鞠泽笑着说道。

    “没什么,就算是没有我,你一样也会自己拍下来,不是么?我不过只是顺水推舟罢了!”听到白宁远的话,鞠泽却是在一边平静的说道,并没有什么邀功的意思,甚至他的脸上,还带着几分距离感的笑容。

    “不管怎么样,这次还是你替我解了围,算我欠你一个人情。”白宁远认真的对着他说道。

    听到他的话,鞠泽却是一副不置可否的神色,或许在他的眼中,白宁远这样的新晋富豪虽然有着不俗的能量,但是同他们鞠家比起来,仍然只能算是个暴发户罢了,不过鞠泽倒也没有将话说死,他平静的朝着白宁远点了点头,淡笑着说道:“好。”

    接下来,两个人之间,便陷入到了一种微妙的沉默当中。

    白宁远和鞠泽,终究并没有很深的关系,当初能够说动鞠泽率领众多资本对踏踏公司的市值进行打压,一方面是白宁远的主意出的不坏,让鞠泽他们看到了从中攫取利益的机会,而更重要的还是殷铜岳所打通的关系。

    所以严格来说,白宁远和鞠泽,确实就像他自己所形容的那样——泛泛之交而已。

    只不过是人们想多了!

    甚至这一次慈善晚宴对他的邀请,更多的是一种礼节性质的,毕竟双方也是有过合作,白宁远可是没有奢望他会出席,然而他偏偏就是来了。

    鞠泽这么做还是有他自己的考虑的,眼下正值香江回归十周年之际,他需要代表鞠家在大陆这边,强化鞠家的一个正面形象,那么一些正面的活动自然是要多多出席,而白宁远的这次邀请,便相当于是瞌睡了有人送枕头,再加上别看在那次打压踏踏公司,对于他和白宁远而言是一个双赢的局面,不存在谁欠谁的人情,可终究还是有了几分情面,所以他顺水推舟的便来到了这里,并顺便替白宁远解了围。

    至于这其中的弯弯绕绕,他才懒得去理会,他有这种自信的资本。

    而因为鞠泽的到来,现场众人参与拍卖的情绪,似乎也是一下子被推动了起来,接下来的几件拍卖品,也都获得了不菲的价格,特别是章紫林捐出的“世界小姐桂冠”的复制品,更是让慷慨解囊的白宁远,以100万的价格拿下来。

    鞠泽的坐镇也是让剩余时间里的节目,都按照流程顺利的结束,章紫林谋划已久的慈善晚宴,最终筹得善款500余万元,为章紫林世界小姐慈善活动的最后一站,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今日第二更!

    感谢书友“王之东临”的盛情打赏,鞠躬致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