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活一次 第841章 张言的反常
作者:妖月白狐的小说      更新:2016-12-18
    </b>

    白宁远坐在自己房车的沙发上,从一开始,他的脸上便没有露出笑容来。

    气氛略微显得有些沉重,莫兰也不知道今天白宁远这又是怎么了,下意识的朝着一边的龙俊才看过去,目光当中还带着询问的意思。

    接触到了莫兰的眼神,龙俊才只是朝着他耸了耸肩膀,并没有多说什么。

    莫兰收回目光,这个时候,白宁远的声音却是忽然在耳边响起:“你说,现在我是不是已经不适合再在学校里面念书了?我怎么感觉,别人看我的时候,那种目光就好像是在看外星人一般,果然,有些事一旦戳破了之后,就再也回不去了呢!”

    莫兰不由得再次看向白宁远,却发现此时白宁远的脸上,满满的都是惆怅的神色,仿佛是在诉说着什么他难以接受的事情似得。

    听到白宁远的话之后,莫兰只是沉默,并没有回应些什么,因为她来到白宁远身边的时候,他的身份就已经公开了,所以她并不能体会此时白宁远的那份心情。

    “送我去清木嘉园吧!”白宁远并没有指望着从莫兰这边收到什么解答,只是自己一个人在那里默默的坐了半天,许久之后才有些意兴阑珊的对着莫兰吩咐道。

    作为白宁远的贴身保镖,白宁远和那几个女人之间的那点破事儿,自然是瞒不过莫兰,虽说作为一个女人,对于白宁远在感情方面的人品实在是有些嗤之以鼻,不过好歹都是自己的老板,所以她明智的选择了沉默。

    更何况,莫兰也不是第一年当保镖了,对于那些富豪们糜烂的生活,她早已经见怪不怪,相比而言,白宁远这才有两三个女人而已,还算是相当好的了。

    听到白宁远的吩咐,莫兰便直接告诉了前面开车的司机一声。

    只是白宁远的这辆房车实在是太过于扎眼,特别是在他去做这种事情的时候,所以等房车到了乐酷娱乐,莫兰便开着白宁远的阿斯顿马丁,将他送到了清木嘉园那边。

    这些日子以来,白宁远又忙着收购北山化工,又是忙着和章紫林约会,回来之后也是把全身心都投入在微博项目上面,偶尔空闲的时间,也是在极力补偿着柳思颖,而对于张言这个肥美多汁的知性美熟妇,却是有好久都没有享用过了。

    虽说两个人常常在公司里面见着,可又如何能够放肆?顶多也就是过过手足之欲也就罢了,反而更是撩拨的欲火焚身。

    再加上,自己有好长时间没有见过糯糯了,对于这个继承了张言优点的乖巧小丫头,白宁远也是有些想念的紧。

    张言家的钥匙,白宁远自然也是有一把,打开房门之后,他就好似回到自己的家一般随意,看看时间,距离张言去小区幼儿园接糯糯回来的时间还早,白宁远便进了厨房,拿出些青菜,准备做顿晚餐好好犒劳犒劳这娘俩。

    不大会的工夫,伴随着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袅袅的菜香开始从厨房里面传了出来。

    大概是因为马上就要见到张言的原因,所以之前那些郁闷的情绪,暂时的被白宁远给丢在了脑后,他甚至有些得意的哼起了小曲儿。

    一盘盘的饭菜被他端到了桌子上,好歹白宁远也是个心理年龄30多岁的中年男人了,眼前这顿晚饭虽然简单,却也算的上是色香味俱全。

    做完了这些,白宁远便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一面看着里面的新闻节目,一面静静等待着张言母女的回来。

    只是他一直等了好一会儿,大门却是始终紧闭着,丝毫都没有被打开的意思。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眼看着原本热气腾腾的饭菜,逐渐失去了应有的温度,白宁远下意识的收回自己的目光,看了一眼时间,然后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怎么回事?原本自己还想着给他们个惊喜,算算时间的话,她们母女两个应该早就回来了才对,可是这都过去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了,影子都没有见到一个。

    白宁远的心中顿时涌上了一些不安的情绪,犹豫了一下,他也顾不得什么惊喜不惊喜的了,直接掏出电话,给张言拨打了过去。

    电话里刚刚响了一声,随即一阵门锁转动的声音便响了起来,紧接着房门被从外面推开,而张言和糯糯母女二人的身影,便出现在了白宁远的视野当中。

    “你们回来啦!”看到这里,白宁远的脸上露出欣喜的神色,站起身来朝着母女二人迎上去,但是很快,他的笑容便凝固在了脸上,转而带上了几分疑惑的神色,看着张言,轻声的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此时出现在白宁远视野当中的张言,并没有带着他想象当中的那份欣喜,反而从进门开始,便带着几分遮掩着不住的怒容,而糯糯,则是低着头,看起来情绪很低落,更重要的是,她身上的衣服,看起来一副湿漉漉的样子,就连她头上的小辫子,都能看到一些水痕。

    听到白宁远的声音之后,糯糯就好似一下子找到了主心骨儿一般,朝着白宁远扑过去,一把抱住了他的大腿,先是叫了一声“白叔叔”,接着就呜呜的大哭起来,哭声当中,满满的都是委屈。

    这个时候要是白宁远再看不出来事情有些不对的话,那他真的是白活了,他赶紧蹲下来,抚摸着糯糯的额头,小声安抚着她,同时没忘记帮她把身上湿漉漉的衣服脱下来,然后才看着已经换下鞋子,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生着闷气的张言,再次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在白宁远的印象当中,张言是一个知性温柔的女人,不然的话年少时的他也不会沉浸在张言的那份成熟的女性美当中,而能够让张言如此生气,想来应该不会是什么小事情。

    眼看着张言只是坐在那里生着闷气,并没有开口的意思,白宁远便拉着糯糯来到沙发上坐下,然后轻轻的揽住她的肩膀。

    这么长时间以来,只要是当着糯糯的面,张言就不会和白宁远太过于亲密,所以对于白宁远的举动,张言不由得挣扎起来,只是白宁远揽的太紧,不管张言怎么挣扎,始终都没有放松,而片刻之后,张言的身子最终还是软了下来,顺从的靠在了白宁远的肩膀之上,然后一五一十的将事情讲了出来……

    今日第二更!

    感谢舵主“起个好名字改变人生”的盛情打赏,鞠躬致谢!

    头疼的要裂开,最近到底怎么了,我就是想好好静下心来码字而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