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活一次 第806章 以牙还牙
作者:妖月白狐的小说      更新:2016-12-02
    </b>

    “你说什么?好,我接着过去一趟!”

    苟庆余将电话挂掉之后,坐在那里思忖了片刻,许久之后,才站起身来,略微收拾了一下东西,然后便朝着自己的秘书招呼一声,驱车朝着派出所的方向而去。

    之前的时候,他正在上班的时候,电话忽然无缘无故的响了起来,他掏出手机来看了一眼,见屏幕上明明白白显示着自己岳母的名字,他顿时不由得眼皮一跳。

    说真的,他现在真的很不愿意看到这个名字,每次带着这个名字的电话响起来的时候,准没好事。

    特别是在刚刚结束了庭审案之后。

    可刘淑芬毕竟是他的岳母,哪怕这段时间他的心中对于岳母一家颇有些微词,所以犹豫了一下,他还是按下了接听的电话,然后懒洋洋的问道:“喂,什么事?”

    只是好半天,电话那边都没有传来任何的声音,他下意识的觉得是不是自己岳母无疑当中按下了拨打键,摇了摇头,便准备挂掉电话,可就在这个时候,电话里忽然传来了一声闷响,与此同时响起的,还有一声尖叫。

    苟庆余不由得心中一阵乱跳,此时的他已经意识到了有些不对,赶紧对着电话那边大声的吆喝起来,可半天都没有任何的回应,再然后,电话便给挂掉了。

    自己岳母家里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苟庆余心中这般想着,虽然此时他的心中,是真的不想再去管自己岳母家的闲事儿,不过想了想,还是回了过去。

    可一连打了几遍,都显示无法接通,苟庆余皱了皱眉头,便有些坐不住了。

    只不过手头上还有一些十万火急的工作需要处理,苟庆余犹豫了一下,还是按捺下来,先把手头的工作做完,正准备起身的时候,电话却是再度响了起来。

    看到刘淑芬的名字,苟庆余赶紧问发生了什么事,电话那边传来了刘淑芬心有余悸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将事情的大概情况说了一遍。

    听到刘淑芬的话之后,苟庆余顿时也是感到一阵心惊肉跳不已,被人用斧子砍门,虽然并没有造成任何的人员伤亡,但是那副情景,单单只是想想,就让人觉得恐惧。

    好在当地的派出所出警还算是及时,成功的将人抓住,然后带回了派出所,苟庆余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安抚了刘淑芬一番之后,便重新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等到工作完成之后,苟庆余便接到了派出所的电话,听到对方自报家门,苟庆余自然是能够联想到是什么事情,客气的说了几句之后,便挂掉了电话,然后就是开头的那一幕。

    到了派出所,苟庆余直接推开门,便朝着派出所里面走去,他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而他的秘书则是亦步亦趋的紧紧跟随在他的身后。

    说实在的,在一开始的时候,听到刘淑芬的讲述时,他的脑海当中第一个想法是认为白宁远指使的,但是很快的,就连他自己都否定了这个念头,原因很简单,在苟庆余看来,这样的招数实在是太低级了,而白宁远能够成为如今名震华夏的年轻富豪,手段不可能如此简单,毕竟根本就不会对自己造成任何的威胁嘛,他怎么会做这种白费力气的事情?

    只是如果不是白宁远的话,又会是谁指使的呢?一时间,苟庆余也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所以他迫不及待的想要一看究竟。

    说实在的,在经过了庭审之后,此时的苟庆余,神经还是有几分敏感的。

    到了派出所,苟庆余问明白了办案民警的办公室,便推门走了进去。

    “您好,找谁?”眼看着苟庆余没敲门便径直推门进去,里面正在写材料的办案民警顿时不由得微微皱起眉头,眼睛里带着几分不满,不过就算是这样,他依旧耐着性子对着苟庆余平静的问道。

    “我是苟庆余,是过来了解一下那起案子的!”苟庆余对着那个民警沉声说道。

    “您好,请坐!”那个民警显然对于苟庆余并不熟悉,把他当成了普通人来对待,客客气气的说道,毕竟一来这派出所并不在苟庆余所在的辖区内,另一方面,他不过只是个副手,名气又不大,所以不认识他也是很正常的现象。

    那个秘书有心想要说些什么,却被苟庆余用眼神制止了。

    “对了,犯罪嫌疑人呢?我怎么没见到?”坐下来之后,苟庆余先是环视了一眼四周,便直接反客为主的对着办案民警抢先开口问道。

    “哦,人已经离开了!”那个办案民警随口回道。

    “什么?走了?!你们怎么办的案?那可是犯罪分子,就这么走了?你们的眼里,还有没有法律?你们领导呢?我要找你们领导!”听到那个办案民警的话,苟庆余先是一愣,紧接着便是一股怒火冲上心头,猛地一拍桌子,一脸阴沉的对着那个办案民警大声的吼道。

    不得不说,这苟庆余不愧是当了多年副区长的人物,这乍一发货,身上还真有骨子威严的味道,让那个办案民警也是情不自禁的呼吸一滞。

    “同志,请您注意一下您的情绪还有您的话,我们一切都是按照法律来办事,你怎么知道我们没有把法律放在眼中!”反应过来之后,那个警察也是微微有些不悦,不过还算是抑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对着苟庆余说道,只不过态度似乎冷了一些。

    “一个犯罪分子,说放就放了,不是目无法律又是什么?”可苟庆余根本就不吃这一套,寸步不让的对着那个民警冷声质问道。

    “我们办案都是有程序的,这个嫌疑人是一个精神病人,刚刚在作案的时候,刚好病情发作,属于限制行为能力的人,刚刚家属已经过来,将人带走,暂时送到医院进行相关的治疗,关于病人的病历等情况,我们已经核实过了!”那个办案民警看着苟庆余,用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沉声说道。

    “什么?精神病?”听到民警的话,苟庆余此时真的是愣住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居然会是这样的结果,而紧接着更是如坠冰窟一般。

    前些日子,在他的操作之下,刚刚用精神病人的借口将自己的小舅子从杀人案当中脱身出来,可是转眼间,自己岳母的家门便被人用斧子给砍坏了,而且也是精神病人所为,什么时候,华夏的精神病人如此之多了?要说这里面是个巧合,打死苟庆余也不信。

    他的脑海当中瞬间出现了一个年轻人的面容,就那样眼神冰冷的看着他。

    白宁远!

    苟庆余在口中咀嚼着这个名字,虽然没有证据,但是他第一时间就肯定了这是白宁远的手笔,可笑的是他刚刚还把这个名字给排除在外。

    苟庆余想过白宁远心中会不甘,会报复,却没有想到白宁远的动作会如此之快,而且还是以这样一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方式,让苟庆余觉得仿佛有一口老血要从嗓子眼儿里喷出来一般,脸也被白宁远打的啪啪作响,他甚至能够看到,白宁远那张小人得志的脸庞。

    若是别的复仇方式的话,苟庆余并无什么特殊感觉,可偏偏白宁远故意选择了这种和他如出一辙的招数,让他的心中格外的憋屈。

    一时间,苟庆余的脸色,瞬间变得一阵阴晴不定,他咬牙切齿着,看起来无比的狰狞!

    “这是审讯记录,你看一下吧!”办案民警将一边的一份记录丢到了苟庆余的面前,淡淡的说道。

    苟庆余只是大概的扫了两眼,便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他很清楚,既然是白宁远的手笔,那么至少在程序上,根本就不会让他抓到任何的把柄。

    就像当初他所做的一切那样,明明知道是假的,可偏偏各种病历证明都在,让人根本就无可奈何。

    “我们走!”

    苟庆余觉得没有再在这里继续待下去的必要了,直接站起身来,对着秘书招呼一声,便大步出了办公室,留下了一脸皱眉的民警。

    坐在回去的车上,苟庆余还没有从刚刚的那份郁闷当中恢复过来,他不得不承认,白宁远的这一次反击确确实实的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想不到当初用来对付别人的手段,到头来却是用在了自己的身上,越想越是憋屈,他的手紧紧的攥着,露出上面一根根的青筋。

    大概是感受到了气氛的异样,车上一时间变得无比的安静。

    回到办公室,苟庆余一言不发的坐在椅子上生着闷气,好一会儿,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拿起电话便准备给刘淑芬那边拨打过去,可就在这个时候,秘书拿着一个蓝色的大信封从外面走了进来:“领导,您的特快专递!”

    “哪里寄的?”苟庆余一面拨着号码,一面随口问道,同时示意秘书给他拆开。

    “上面没写!”秘书看了看之后,脸色有些奇怪的说道,然后便按照苟庆余的吩咐,将信封打开,拿出里面的东西,脸色瞬间变得无比精彩,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轻咬着嘴唇,递到了苟庆余的面前。

    苟庆余看了一眼,整个人也是如遭雷击,一下子呆在了那里,此时秘书手中拿着的,是厚厚的一沓纸,上面全都是精神病病历的复印件,看数量,足有上百人之多……

    今日第二更!

    恭喜书友“我只是胖的不明显”荣升护法,感谢21000币的盛情打赏,鞠躬感谢在困难时期的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