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活一次 第801章 截然不同的心情
作者:妖月白狐的小说      更新:2016-12-02
    </b>

    “小白同学,需要我们做些什么?”等心情平复下来之后,曲思远的爸爸对着白宁远问道,脸上带着几分认真的神色,他知道,这是他自己最后一次的勇气,如果这一次再失败了,他可能这辈子都无法再有下一次为儿子伸冤的勇气了。

    正因为这样,他要全力以赴的配合白宁远,为的就是抓住这最后一次机会。

    “没有什么,只需要叔叔阿姨你们再次提出上诉来就可以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来办吧!”白宁远看着曲思远的爸爸,沉声说道。

    曲思远的父亲显然没有想到白宁远的要求如此简单,愣了一下之后,随即又想到,以自己的能量,在这件事里面其实根本就帮不上什么忙,随即又颓然的点点头。

    在听到白宁远的话之后,章俊浩和罗阳辉都看着白宁远,片刻之后,章俊浩才恨恨的说道:“老白,这次你一定要给我们争口气啊!”

    罗阳辉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眼神里面的那份炽热已经说明了他此时的那份心潮澎湃。

    将曲思远的父母送回到了临时租住的房子那边,又将章俊浩和罗阳辉送回到了清木,车上顿时便只剩下了白宁远和古景程,而这个时候,古景程也是终于可以有机会对着白宁远开口说话。

    “你还要曲叔叔上诉?你知不知道,在进行了一审判决之后,想要再翻供,可是无比困难的!”古景程皱着眉头对着白宁远开口说道。

    之所以刚刚没有当着曲爸爸的面开口,是因为古景程觉得曲爸爸刚刚经历了沉重的打击,好不容易在白宁远的劝说之下重新燃起了希望,他不忍心在因为自己的话,而让这个已经失去了儿子的父亲,再度遭受一次打击,他怕他们承受不了。

    “我当然知道!”白宁远轻叹一声,冤案难以平反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牵扯到太多人的利益。这样的案件一旦暴露,第一道公权力环节恰恰是罪魁祸首,而这些人的行为,是职务行为,一旦盖了大印,就不是某一个人的事,而是这个机关的事。办案的人、审批的人、参加的人、签字的人,都要一起担责任,主审人有责任、合议庭有责任、庭长有责任、审判委员有责任、院长有责任!

    正是因为这样,翻案的代价可就相当的惊人,因为一旦翻案,就可能将前面的人通通否定,而这里面所涉及的有司法权的实权人士,不下几十个,后果影响面太大。还涉及公权力的威信。

    为一个人要损害这样一大片机关和有权人士的声誉,实在是有些不符合上层利益,所以在一般情况下,一旦形成冤案,则很难平反。甚至干脆不提起复查。牺牲一个,保护大家。有时复查了,为了掩盖前面的错案,不惜再制造新的错案,一错到底,大家安全。这就是围绕冤案的一种博弈。

    “可是不能因为知道,而就放弃努力,那毕竟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啊,特别是,我害怕今天的案件一公布,对于整个社会道德的冲击,将会是毁灭性的,因为对公众来说,这样的判决结果,意味着做好事的代价,实在是太高了,从今以后,人人自危,谁都不敢再去帮助别人,因为他不知道,自己的好意,会不会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这个社会将会变得更加冷漠!你不觉得,很恐怖吗?”白宁远看着古景程,一字一句的说道。

    很多事情,在经历过了之后,白宁远不想在自己有能力的时候,让这个社会重蹈重生前的覆辙。

    “我懂了!”听到白宁远的话之后,古景程沉默了片刻,最终才默默的开口说道,可就算他理解,却依旧为白宁远捏着一把汗,因为现在的他要面对的,可是一整个的权力利益集团。

    大概是感受到了古景程那担忧的眼神,白宁远脸上忽然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拍了拍古景程的肩膀,安慰道:“放心吧,我不会傻傻的就知道闷头去干,我会用我自己的办法,让张家人自己跳出来!”

    说话的时候,白宁远那双微微眯起的眼睛里,带着几分冰冷的神色。

    听到这里,古景程看看白宁远,一脸的若有所思。

    与此同时。

    “哈哈哈哈,你没看到判决时他们那脸色,特别是白宁远的样子,脸都要绿了!”坐在回去的车上,张韬肆无忌惮的说道,眼睛里闪烁着几分畅快。

    “给我闭嘴,要不是你惹事,会有今天这么多的麻烦!”听到儿子的话,刘淑芬转过头去,一脸不耐烦的对着他训斥道,说完,又将脑袋伸到前排,对着正在开车的苟庆余笑着说道:“庆余啊,这次你弟弟的事儿,多亏你了!”

    说话的时候,刘淑芬也是没有了平日里的那些泼辣,变得恭敬了不少,在今天的时候,她亲眼见识到了权势的力量!

    这些日子以来,那些铺天盖地的言论,几乎将他们全家都要淹没,可就算是这样,在权势的面前,他们除了只会愤怒的喊两嗓子之外,根本就改变不了半点局面。

    如果说之前的时候,她对于苟庆余的印象,仅仅只是停留在他是副区长这一点,并无什么具体的概念,可在今天,她终于明白,一个副区长,到底有着多大的能量。

    这让她终于从内心,开始对权势有了一丝敬畏。

    “嗯!”听到自己岳母的话之后,正在开车的苟庆余,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便不怎么开口,案子判成这个样子,跟他之前曾经找法官时所计划的一样,所以今天晚上,他怎么都得好好感谢院长一番。

    “话说,媒体那边,不会有什么事吧!”刘淑芬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对着苟庆余担心的问道。

    刘淑芬不是傻子,刚刚那份判决结束时,那全场高呼“冤案”的情景,着实是将她给吓了一条,联想起前些日子,他们家在被舆论曝光之后,几乎整日里面对着众人指指点点的情形,她忍不住就有些担心。

    上次的事儿还没完呢,现在这件事又落了口实给人家,还不知道到时候,自家被那些记者们写成什么样子呢,自己还不得给人戳断脊梁骨?

    虽然刘淑芬的性格强势泼辣,但是在偶尔的时候,她又很是在意自己的名声。

    “放心吧妈,他们想说什么,就让他们说,反正不管他们怎么说,对于这个结果也不会有什么变化,咱们也不能堵住人家的嘴不是?随便他们怎么说吧,不用理会!”苟庆余淡淡的说道,那天在经过了中院院长给他的分析之后,他也终于明白这里面的潜规则,之前因为那些舆论的种种担忧,此时也是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旦一审判决之后,基本上就不可能再有翻案的可能,就算是外面吵得再沸沸扬扬又如何?还不是对于案情半点作用都起不到!想要平反,等个十年八年之后再说吧,那个时候,自己早就高升了也说不定,关系网更深,还愁奈何不了他们?

    正因为知道了这些,所以在公然进行了颠倒黑白之后,他的心中却没有半点愧疚的心思,至于白宁远,在苟庆余的心中更是没有怎么在意,虽然在他们第一局的较量当中,白宁远不知道使了什么手段,破了他的计策,但是他的能力也就止步于此了,顶多就是煽动煽动媒体,可现在又能怎么样,还不是干瞪眼?

    一个小小的商人,就算是有点钱,还想和自己掰腕子,真是不自量力!今天就让他好好吃点教训,让他明白明白,这个世界上,而是有着事,是钱所办不到的!

    不过在苟庆余的心中,能够想到,以白宁远那年轻气盛,又是进来国内炙手可热的富豪,这次在自己面前碰了这么大的一个壁,定然不会善罢甘休,肯定还会继续变本加厉的在网络上搅风搅雨,他已经能够预见到,下午之后,因为今天的这次庭审,在网络上又会掀起一番什么样子的舆论风暴。

    但是,他真的一点都不担心,在他看来,那白宁远,也就只有这点本事了。

    想想之前在听完判决之后,看到白宁远那张努力压抑着愤怒的脸庞,苟庆余因为之前在他手中吃瘪的那份郁闷心情,瞬间一扫而空,比三伏天里喝了一瓶冰镇饮料还要来的舒爽。

    或许是此时他的心中很放松,所以这么多天以来,他心中的那块大石头终于稳稳落地,脸上也是露出笑容,居然和身后的张韬说笑起来,而这几天一直都板着脸的张乐,也是难得缓和了许多,一家人在车里有说有笑,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仿佛这段时间缠绕在这个家庭里的梦魇,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似得。

    不过有一点苟庆余却是猜错了,白宁远并不需要再去助推波澜,那些媒体们便已经自发的行动起来。

    就在双方的情绪,犹如冰火两重天一般截然不同的时候,各大媒体,已经开始了自己的口诛笔伐,一时间,国内的媒体之上,一片硝烟弥漫……

    今日第二更!

    求订阅,求打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