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活一次 第798章 不安
作者:妖月白狐的小说      更新:2016-11-24
    “区长,您来啦”

    “早,区长!”

    “区长,您好!”

    苟庆余走进区政府的大门,一路上碰到的那些人,纷纷同他打着招呼,脸上还带着讨好一般的笑容,因为他的姓氏特殊,所以在称呼他的时候,没有人敢把他的姓给加上。

    毕竟“狗区长”“狗区长”的叫着,那绝对是在作死。

    苟庆余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朝着他们微微颔首,算是打过招呼,心中带着几分志得意满,回到办公室里之后,先是给自己冲上一杯红茶,然后悠哉悠哉的坐在了电脑前面,等待着开机。

    不大会的功夫,屏幕上便已经出现了熟悉的开机画面,苟庆余惬意的呷了一口茶水,感觉到一股热腾腾的气息从小腹处逐渐蔓延上来,他顿时不由得发出一阵舒爽到极点的呻吟声,微微眯起眼睛,一脸的享受神色。

    前两天的时候,他托了大都区的文化局监督办公室的孙正刚,去给白宁远上点眼药,让他知道知道,在国内,依旧还是官员的天下,可不是他一个有点臭钱的商人就能为所欲为的。

    华夏历史上,商人的社会地位本就不高。从管子一书最早出现“士农工商”的说法,也就是所谓“四民论”开始,商业阶层就始终排在“士”、“农”、“工”这三个阶层之下,也一直被社会公认为是最无道德、最低贱的人群之一。

    虽然在大多数的时期,商人无疑是财富上的强势群体,但在社会地位上,却是十足的弱势群体,时常沦为政府的“提款机”和人民的“出气筒”。

    哪怕是在这个时候,虽然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有很多的商人看似在各种媒体当中呼风唤雨着,有着莫大的声望,可华夏并不是完全市场化的国家,有各种宏观调控、政策指令,而在这种情况下,而且任何一个国家商人就是商人,是没有行政权力的,因此商人想要凭自己的能力赚钱相当困难,也正因为如此,他们不得不和官员打交道,危险系数很高。

    当年某报纸在采访因“税务问题”被判刑四年的前江城首富的时候,他有句话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老板再大,一个处长都能搞死你!”一语道破了国内官员和商人们在地位上的差距,所以富人们忙着满世界移民,转移财产,就是源于这种对于权力的敬畏,源于这份不安全感吧。

    想想当时孙正刚满口答应的样子,苟庆余心中便是一阵得意,想要整一家公司,找个借口还不是很简单的事儿?他现在就想着,当白宁远他们因为自己的网站被勒令整顿的时候,脸上的神色看起来一定十分的精彩。

    哼,不是年轻气盛么,就让你知道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在结果当中点击了校友网,正当他怀着慢慢的期待,等着眼前出现“页面无法显示”的字样时,可下一秒,校友网的页面便出现在了面前。

    苟庆余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仿佛不敢置信一般,死死的盯着眼前的页面,半天之后才反应过来,原来这网站,是真的还存在着。

    什么情况?那孙正刚的效率怎么这么慢了!苟庆余心中腹诽不已,却也没有太过于在意,有些意兴阑珊的关掉了网页,然后继续开始了自己这一天当中的工作。

    只不过随着曲思远救人反被杀一案的持续发酵,苟庆余感觉到自己身边围绕着的议论声,似乎也是越来越大了起来,所以他迫切的想要将这些言论的主要聚集地校友网给封杀掉。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第二天,当苟庆余再度打开网页的时候,发现校友网依旧好好的挂在上面,不仅仅如此,关于那案件的讨论,似乎更加多了起来。

    苟庆余虽然对于孙正刚的速度有些不满,不过既然已经托了人家,他也不好再说些什么,或许是孙正刚有着自己的考虑呢。

    第三天的时候,校友网仍然好好的,苟庆余忍了,只是外面的环境,让他觉得越发恶劣起来,今天区书记在和他闲聊的时候,虽然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带而过,可他依旧能够听出其中的话外之音,关于这件事,已经开始流传到上面的耳朵当中了。

    这个发现,顿时不由得让他心中略微有些焦急。

    所以当第四天早上他打开网页,发现继续存在的校友网,就好似在哪里嘲笑他一般的时候,苟庆余终于还是忍不住了,拿起电话便给孙正刚拨打过去。

    奇怪的是,电话那边响了好半天都没有人接,苟庆余以为他没有听见或者是没将电话放在身边,所以虽然有些着急,却也是耐心等待着,可是当他整整一天拨打孙正刚的电话都始终没有拨通时,他终于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

    就像苟庆余想的那样,在白宁远的办公室里,当孙正刚通过白宁远的手机,接到了来自中宣部的电话时,他终于明白,为何白宁远会说出他到底有没有送这个人情的能耐了,眼前的白宁远,绝不是自己一个小小的处级干部就能拿捏的了的。

    虽说自己的上级直属机构是京城文化局,再往上就是文化部,可他哪里又敢反抗中宣部的意思。

    这个铁板既然已经踢上了,所以看到苟庆余的电话,他自然是没法去接,现在的他,早就对苟庆余有些避之不及了,更何况,若非是苟庆余的话,自己也不会和白宁远的关系弄得如此之僵,这般想着,他对于苟庆余还有着一丝怨恨,故意不告诉苟庆余中宣部的事,便是要等着看苟庆余的笑话。

    总得拉个难兄难弟当垫背的才是!

    好歹苟庆余也是能够爬到副区长位置的人物,嗅觉何等的灵敏,在意识到不对之后,便联想到有可能是孙正刚这边失手了,给白宁远上眼药的计划已然行不通。

    现在的国际,好歹也是国内知名的企业,每年为大都区创造多少的利税,而自己在私下里对他搞搞小把戏小动作也就罢了,真要是运用手段打压国际的话,他首先就要面对来自大都区区政府的压力。

    你都动人家的钱袋子了,人家不找你拼命才是。

    别看平日里见面的时候都是称兄道弟,一副嘻嘻哈哈的样子,真要是翻了脸,苟庆余可知道,那些人绝对能让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既然一计不成,那么眼下就只能将重点放在接下来的庭审上面了。

    只要庭审这边做出什么有利的判决来,那么有了这种权威性的东西,至少能够将外界的嘴给堵上,到时候就算是他们叫嚣的在凶,又有什么用?

    一念及此,对于外界那些愈演愈烈的种种言论,苟庆余便不再有任何的理会,而是将所有的心思和精力,放在了即将到来的庭审之上。

    不仅仅如此,这一次,他亲自打电话给了自己的岳母和小舅子,措辞严厉的让他们安安稳稳的待在家里,先把这段时间靠过去再说。

    这段时间以来,刘淑芬一家也是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原本在他们看来,将白宁远撵走之后也就罢了,却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

    各种各样的舆论充斥在他们的周围,而且几乎是一边倒的对着他们进行批判,就连刘淑芬出门的时候,也能隐隐的听到身边不少议论的声音,那些曾经跟她玩的不错的老头儿老太太什么的,也常常背地里对着她指指点点的,而且虽然没有明说,她却是也能够感到,周围人对她的态度,似乎也是变得疏远了不少,就算是依旧能和她闲聊着,可是看向她的目光里,就好似是在看着什么十恶不赦的罪人一般,让刘淑芬分外的难受。

    此时她的心中已经隐隐有些后悔,那天若非是她猪油蒙了心,想要讹诈上一把曲思远的话,就不会有后来这种种事件,她儿子也就不会沦落为杀人犯了。

    可现在,面对着那些汹涌而来的职责,刘淑芬真的是有些骑虎难下,因为一旦她承认了自己确实是讹诈曲思远,那么她儿子的罪名,恐怕将会彻底的被坐实。

    就算是再混账,可终究还是自己的儿子,为了他,刘淑芬也只能咬牙坚持着一条道走到黑了。

    说实在的,对于自己那个不肖子,刘淑芬隐隐觉得,在他杀人之后,身上似乎总是带着几分若有若无的戾气,让刘淑芬不由得有些害怕,不敢再对着他进行过多的管教,唯恐恼了他之后,那一天一个不高兴,连自己都给杀了。

    并非是他杞人忧天,而是她觉得,对于他儿子来说,这种事真的是有可能发生的。

    若是世上有后悔药,她真恨不得吃到死。

    有了这次事件的教训,所以当苟庆余再次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就算是骨子里再怎么离经叛道,可刘淑芬终究还是老实了,一口答应下来,不敢再去弄什么幺蛾子,生怕再次坏事。

    而接下来的日子里,张乐便是忙着找律师,顺案情,串口供,忙的不可开交。

    转眼间,开庭的日子到了,对于这起在国内引起了强烈反响的案件来说,注定吸引了无数人关注的目光

    今日第一更!

    我要订阅!我要订阅!我要订阅!再不订阅我下个月就还不上房贷了,这个月还有五天,总订阅才相当于上个月的一半,求大家疯狂给力啊!

    下一章2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