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活一次 第795章 恨意
作者:妖月白狐的小说      更新:2016-11-22
    “你们干的好事!”

    苟庆余看着自己的老婆,脸色略微有些铁青。

    这几天,那个被自己小舅子杀死的大学生的事,忽然被人捅到了网上,而且现在还变得铺天盖地起来,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更重要的是,当张韬一家人的资料被人给人肉出来之后,自己的身份同样也是变得无所遁形起来,近几天的时候,他能够感受的出来,有不少的眼光,似乎总是若有若无的在自己的身上来回看着。

    就算是那些下属们,虽然在面对他的时候,依旧是一副恭敬的样子,可不止一次的,他暗地里走到他们的周边时,隐隐的能够听到“杀人犯”、“副区长”、“小舅子”等等的字眼儿,哪怕并没有听全,可苟庆余也能够想象的出来,他们一定是在讨论自己的事情。

    苟庆余是土生土长的京城人,只不过是京城郊区,以前的时候是属于冀北地界儿,后来随着京城不断的扩展,才纳入到了京城的范围之内,而他也是经过努力,不断的钻营,最终走到了现在的位置。

    虽说只是个副区长,副厅级,放在外面,也就是个地级市的常务副市长罢了,可别忘记,这是京城,所谓京官大三级,他现在手中掌握的权力也是非同小可,再加上在这往上爬的十几年间,他已经编制起一张庞大的关系网,就连区长都给他三分面子,别的不说,就在这南山区地界儿,他跺跺脚,地上还真能抖三抖。

    正因为如此,当初在听说自己小舅子出事之后,他二话没说,迅速的就打点好了一切,从这一点上,也足以看得出来他的能量。

    其实他也知道自己的小舅子,就是一堆扶不上墙的烂泥,一个不好就会给他惹出事端,不过当年他追求张乐的时候,张韬曾经帮他出过不少力,那个时候的他还不过只是个小科员,再加上两个人的脾气也是相投,所以发达了之后,他也没有对张韬起什么隔阂。

    这次张韬惹得祸端,着实是让他头疼不已,不过好在还是用了平日里积攒下来的人情,将这件事办妥。

    一个精神病的病历,总归能够让张韬死里逃生。

    别看死的人是清木的学生,或许可能会引起清木那边的反弹,不过对于这一点,苟庆余并没有太过于担心,在他看来,稍稍给点钱,打发过去也就算了。

    原本他都已经将事情设计好了,只要按照他的想法去做,死者的父母顶多就是闹腾一下,可在京城里面没有权势没有关系的他们,就算是闹又能怎么样?还不得乖乖的按照他所提出的条件去做。

    可他怎么都想不到,自己那个奇葩的岳母,居然不舍得那点钱,和自己老婆一块,硬是将死者的父母给生生的轰走,而他更想不到的是,死者居然是白宁远的朋友,而原本曲思远的父母在投诉无门的情况下,已经心灰意冷的准备走人了,却刚好在这个时候碰到了从鹿城回来的白宁远。

    都已经摆平了的事情,因为一时的贪心,一点蝇头小利,现在被搅得沸沸扬扬的,几乎把整个华夏的媒体都惊动了,别的不说,现在几乎整个区政府上下,都知道自己的岳母被人救了反而反咬一口,自己的小舅子更是直接把人给捅死了。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看着面前脸色铁青的张乐,苟庆余真的恨不得一脚把她给踹死。

    平日里看着那么精明的一个人,怎么到了这种大事上,就如此糊涂呢!

    “我们怎么知道他和白宁远是同学,再说,你也不想想,我妈家里现在都穷成什么样了,再拿出钱来给他,你让我妈和我弟弟吃什么?喝西北风吗?还是你养着他们?”虽然心中也知道自己惹了麻烦,可张乐是那种个性强硬好面子的人,所以在听到自己丈夫的斥责声之后,犹自不服软一般的反唇相讥道。

    “你还犟!”苟庆余几乎都要被气乐了,他老婆一年塞回家里多少钱,虽然他不说,但是不代表他不知道,那点钱,放在寻常人家里,一年的生活费也是绰绰有余,可现在依旧是一副寒酸的样子,而且这几年,他哪年不给添上几件新家电,可过不了多久就不翼而飞,到底去哪了,就算丈母娘不说,可他心里还没个数?

    可摊上一个这样的小舅子,又能如何?

    “我早晚被你们一家子给害死!”苟庆余愤愤的对着张乐说道。

    “行啊,你现在知道后悔了,当初追我的时候怎么不说会被我们一家给害死,你现在是飞黄腾达了,别以为我不知道,外面跟几个小狐狸精不清不楚的,不要是看不上我们家,那离婚啊!”张乐听到苟庆余的话之后,猛地将手中的包往地上一丢,脸上瞬间罩满了一层寒霜,指着苟庆余便大声的叫骂起来。

    “小声点,你就怕别人不知道么!”苟庆余的脸色无比的阴沉,怒不可遏的看着张乐说了一声,片刻之后,才意兴阑珊的摆了摆手:“算了,懒得跟你说些什么!”

    而张乐也不过就是为了争那一口气罢了,眼看着苟庆余的态度软了下来,她也就识趣的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冷哼一声,坐在那里别过头,看都不再看苟庆余一眼。

    一时间,房间里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冷清起来,苟庆余掏出一根烟点着,坐在那里吞云吐雾着。

    大概是嗅到了呛人的烟味,张乐皱了皱眉头,转过头去,看到苟庆余那吞云吐雾的样子,眼睛里顿时不由得带上了几分厌恶的神色:“别抽了!”顿了一顿,大概是觉得自己的语气有些差,想着弟弟的事儿,还是得靠着苟庆余来解决,所以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软了口气:“你说现在这事儿该怎么办?”

    原本不过只是暗中进行的一件事,却便成了人尽皆知,要说张乐心中没有后悔那是不可能的,可要让她承认错误,则更是不可能,现在不免感到有些骑虎难下。

    “什么怎么办,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听到张乐的话之后,苟庆余想也不想的回道。

    “你……”听到苟庆余的话,张乐下意识的疑问他是在戏耍自己,顿时不由得就要勃然大怒。

    “不过就是些媒体罢了,嚷嚷又能如何,现在咱们手中有张韬的精神病病历,另外关于那小子和咱妈之间的事,他说他是做好事,谁能作证?有什么证据?只要咱们一口咬定当初就是他撞得,反正人也死了,还不是随便咱们怎么说,你说你害怕些什么,没有证据,那些媒体们又能翻起什么风浪来!”苟庆余不耐烦的冷哼一声说道。

    在经过了最开始的慌张之后,此时的苟庆余已经完全的恢复了正常。

    虽然现在的舆论对他来说很是不利,而且他也相信,在出了这种事儿之后,他的那些对手们,也一定会想尽办法的借着这件事朝着自己发难,毕竟这种几乎是墙倒众人推的时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不过就像苟庆余说的那样,在曲思远死了之后,除了他们自己,谁也无法说清白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在拿不出什么证据的前提之下,根本就无法奈何他如何,再加上那精神病的病历,顶多也就是追究一个监护不到位的连带责任,让他往上爬的势头停上几年,等到风声过了之后,他依旧能够继续向上爬。

    听到苟庆余的话,张乐也是慢慢镇定了下来。

    诚然,现在白宁远发动的舆论攻势确实取得了相当的成果,几乎让整个华夏的目光全都落在了这起案件之上,但是在苟庆余这种当权者的眼中,却根本就不会惧怕这些舆论的强烈攻势。

    颇有几分他强任他强,明月照大江的气场,毕竟能够爬到这个位置上的,也不会是简单人物,斗争的手段同样也是了得。

    “不过就像你说的那样,那个叫白宁远的,着实是有些不自量力啊!”苟庆余眯了眯眼睛,脸上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神色喃喃自语般说道。

    虽说这件事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跟自己老婆以及她那奇葩的一家子有着莫大的关联,但是白宁远在其中的影子也让人无法忽视,既然他处心积虑的要把这把火烧到自己的身上,那么对自己来说,他就是不共戴天的仇敌,自己的老婆以及娘家自然是无法去怪罪什么,那么就只能让白宁远来承受自己的怒火了。

    不过就是个商人罢了,他要让白宁远知道,这里可是京城地界儿,整个华夏的首都,在这里,可不是有点钱就能够为所欲为的!

    苟庆余的手指轻轻的叩击着面前的桌面,片刻之后,他忽然拿起电话,找出一个号码拨了出去,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挂掉电话的时候,他的脸上便带上了几分冷笑。

    先给你上点眼药,让你知道,在这里,有些话绝对不能乱说……

    今日第二更,求订阅,求打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