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活一次 第560章 象牙塔里的兄弟情
作者:妖月白狐的小说      更新:2016-08-26
    “当前古总的核心思想就是构建河蟹社会,至于这个河蟹都是怎么个河蟹法,我想不需要我说太多,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有些雷区,该避免还是要避免,不过我倒是挺佩服你的,网站里面的内容很干净啊,就连擦边的都没有,想让人家挑骨头都挑不出来!”

    寝室里面,白宁远和古景程头对着头的躺在各自的床上,聊着当前的外部环境问题。中文网  ]]].〕>〉.

    “没办法,以前规模还小的时候,也不用这么担心,越是做大了,就越变得小心谨慎了起来,毕竟盯着你的眼睛太多,有一点出格的东西,恐怕就会惹来天大的麻烦!”

    听到古景程的话,白宁远的脸上露出几分苦笑的神色来。

    自从知道了古景程的身份之后,原本两个人平日里的关系就十分的不错,现在更是成了一对好基友,不管是白宁远还是古景程,原本有些高处不胜寒的他们,就好像一下子找到了可以平等对话的知音一般。

    寝室里另外的两个人曲思远和章俊浩,虽然还是和平日里同样的有说有笑,不过他们却是隐隐的有种感觉,好像是被这两个人排挤出了他们的小圈子一般。

    对于这一点,他们到也没有太多的怀疑,毕竟白宁远和古景程是一个班的,他们两个人关系更好一些,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

    “这一点你也不能全怨上面!”听到白宁远的话,古景程稍稍顿了一下,然后脸上带着几分一本正经的神色:“虽说现在国内的思想意识已经比较开放,经济展度也是相当的快捷,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在国际上,妖魔化华夏的现象依旧十分的严重,而且诸多欧美国家,想要一步步的从思想意识上改变华夏的心思也是从来都没有消亡过,特别是在互联网兴起之后,这种渗透现象更为严重,特别是作为网民的主力军,那些青少年们正处在叛逆的阶段,容易被别有用心的人给煽动,所以说,国家对于互联网的净化管理,也是势在必行的……”

    “你说的这些我很清楚,虽然现在社会上有着种种让人气愤的丑恶现象,虽然我们的国家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换个角度来看,又有哪个国家是十全十美的呢?国家的实力越是强大,我们的生活和地位才会更加的提高,而且我相信,每个华夏人,心中都有着一颗希望国家强大的心!”白宁远点点头,顿了一顿之后,又笑着说道:“不过这一点和我可没什么关系,我还是老老实实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毕竟我对于自己的定位很清晰,就是做好娱乐化,至于使命感什么的,我还是离着远一点吧!”

    “也是,小心无大错,毕竟有些东西,就算是浸淫其中几十年的人,都不敢说自己就玩的很溜,你看我爸,现在在外人眼里看来也是风光无限了,但是我也知道,他可是每一步都走的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站的越高,就越害怕会掉下来摔得粉身碎骨!”古景程显然对于白宁远的想法也是十分的赞同,像他这般出身的人,往往比别人见识过了更多的残酷。

    “可不管怎么说,现在你家老爷子可是掌控着喉舌啊,像我这样的小商人,以后可就靠着你古大少来罩着了!”白宁远翻看了个身,然后促狭般的对着古景程笑着说道。

    “去你的吧,现在的你,有几个人敢没事去撩你的虎须,别的不说,就说你那校友网还有乐讯那庞大的用户群吧,谁心里不得掂量掂量,要说求罩,该说是我才是,等以后毕业了,我还指望着你拉兄弟一把呢!”古景程翻了翻白眼儿,一脸无语的对着白宁远说道。

    说到这里,两个人都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有些时候,很多东西,很多情感,都在不言不语当中。

    “对了,那个讹你的记者,什么情况了?”白宁远似乎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笑着对古景程问道。

    “他啊,兴许现在正在养伤吧!”古景程轻描淡写的说道,只是话语当中所透露出来的信息,颇有些耐人寻味。

    到底都是四九城里的大少啊!

    此时的龚红光,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两条打着石膏的腿被高高的吊在空中,不时传来的疼痛让他不由自主的出一阵杀猪般的惨叫声,而他那原本办理了住院的母亲,则是坐在一边看着自己儿子的惨状,不时的抹着眼泪。

    龚红光的肠子都要悔青了,自己的一时贪婪,却将自己推到了万劫不复的境地。

    那天自己被报社辞退的时候,虽然社长没有多说什么,但是脸上那愤怒以及畏惧的神色却是让自己看的清清楚楚,那声满是气恼语气的“你想死不要紧,别拖着我们报社可以不?”依旧不时的响起在他的脑海当中。

    报社的干脆利落,让他顿时意识到,自己似乎是得罪了某个了不得的大人物,这不由得让他有些惶惶不安起来。

    好不容易进入到《京城晚报》报社的他,一直是以自己的记者身份为荣耀的,然而因为自己的贪婪,自己的前程被自己亲手扼杀掉了,这简直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而且他心中也很明白,从今往后,新闻界里面已经没有了他的一席之地。

    但是他的厄运并没有结束,就在他一脸失魂落魄的去医院的时候,一条麻袋忽然从后面罩住了自己,眼前一黑的他还没有明白过来生了什么事,两条腿上便各自传来了钻心的疼痛。

    从昏迷当中醒过来的他不是没选择报警,但是警察在调查之后,告知他附近街道的摄像头生了“技术性故障”,根本就不知道是谁袭击了他,而他自始始终也是提供不出半点关于凶手的线索。

    虽然龚红光很清楚,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谁,但是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证据去证明这一点。

    他似乎也是瞬间明白了当初古景程笑着对他说得那句“多给你们垫付点医药费,总会总的上!”到底说得是什么。

    龚红光沉默了,他也害怕了,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究竟惹了多大的麻烦,有些人,他根本就得罪不起!

    千方百计的求着当初处理事故的交警,要来了古景程的联系方式,龚红光第一时间给古景程打过去电话,告诉他自己愿意配合他把车提出来,了结这起交通事故,求他高抬贵手,然而电话那边只是一阵沉默,片刻之后,古景程淡淡的说了一句“车我不要了!”然后便直接挂掉了电话。

    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忙音声,躺在病床上的龚红光一脸绝望……

    今日第一更!

    有点寒心啊,昨天的订阅就只有5oo出头,生病两天状态不太好,就沦落到了这种惨状……

    感谢执事“起个好名字改变人生”锲而不舍的打赏支持,让我感觉到了温暖,谢谢!

    身体依旧虚弱,今天尽量三更吧,不然就吃不上饭了,求各位订阅打赏支持!毕竟谁没有个身体不适的时候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