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活一次 第368章 祭祖那点事
作者:妖月白狐的小说      更新:2016-06-18
    初一拜年,初二祭祖。

    这是老琅琊人的传统。

    正月初二早上6点多的时候,白宁远便被闹钟给叫了起来,看看屏幕上,在自己睡觉期间,又是一大堆的短信,脸上顿时便苦笑不已。

    从年三十晚上开始,他的电话几乎就没有断过,各种属下各种合作伙伴几乎排队般的给他打电话拜年,基本上刚刚挂掉一个电话,然后来电铃声便响了起来,一直打到电池都没电了这才得到**的机会。

    这还只是开始,白宁远记得,越是往后,这春节便越发变成“春劫”!

    白宁远的卧室在二楼,推开屋门,便看到楼下已经传来了亮光,显然白弘和李淑玲两个人已经早起包饺子。

    白宁远打了个大大的呵欠,然后走到洗刷间里开始洗漱。

    做完了一切,下楼的时候,桌子上便放着一大叠的烧纸,以及数支鞭炮。

    前世的时候早已经做过了无数次,所以白宁远也算是轻车熟路,走到厨房里看到李淑玲那边的饺子已经快要出锅,白宁远便知会了白弘一声,拿上一支鞭炮,出门找了一颗树挂在上面,然后撕开引信点燃。

    一阵噼里啪啦的震天响声之后,门前便是落了一地的大红,仿佛是铺上了一层红地毯一般。

    过了今天,物业上会请专门的保洁公司前来打扫整理,所以白宁远也没有再管这些,而是回到家里,先是来到厨房里搭起的临时“家堂”前面恭敬的磕了三个头,然后便来到餐厅里,大口吃起了热气腾腾的饺子。

    这一顿是专门为白弘和白宁远准备的,至于李淑玲,要等到一会白宁远奶奶起床之后再重下一锅一起吃。

    “别在那里待太久了,早点回来!”李淑玲一面收拾着桌子,一面对着正在吃饭的白弘说道。

    按照老琅琊这边的习俗,年初二这天除了要祭祖之外,还是出嫁的女儿回娘家的日子,所以白宁远他们中午的时候,是要到白宁远姥姥家去的。

    白弘点了点头,随即便将准备好的一些礼品装到了奔驰的后备厢里,就和白宁远一块出了小区,直奔老家的方向而去。

    白宁远的老家在琅琊北边乡镇上一个叫宋家庄的地方,虽然叫宋家庄,不过村子里大部分人却是以白姓居多,据说之所以叫宋家庄,是因为以前这里的地主本家姓宋而得名。

    说实在的,白宁远对于宋家庄并不喜欢。

    白弘18岁当兵,后来专业到了地方,便在琅琊城里定居了下来,虽说宋家庄是白宁远的老家,不过他出生在城里,长在城里,就算是小时候奶奶每年都要带着他来到宋家庄的老宅住上一阵子,可他对于宋家庄,始终没有什么亲近感。

    特别是在他每次回到老家的时候,听到的都是些负面消息,谁谁家的孩子离婚了,谁家的老人死了,谁和他的侄媳妇乱搞在了一起,谁又贪污进了班房,谁又和兄弟姐妹因为家产的事大打出手,老死不相往来等等,每次听到这种事,白宁远总是觉得很奇葩,正因为这样,他对于老家那些看似敦厚老实,实际上各种龌龊事的“亲戚”们一点好感都没有。

    按照惯例,他们先到白弘的堂兄,也就是白宁远的堂伯家里,一起汇合之后再同去祭祖。

    此时庄里的那条路还没有修起来,白宁远便将车听在不远处的一个厂子门口,然后便搬起后备厢里的一箱酒,和白弘一道朝着堂伯家里而去。

    白宁远的堂伯白岭也是军人出身,参加过越战,复员回来之后当过几年村支书,卸任之后便在庄东头的路边上圈了一大片地,建了个养猪场,小日子过得倒也不错。

    “二哥,准备好了没有?”白弘推开白岭家大门,一面朝着屋子里走着,一面大声的喊道,或许是因为生人的气息惊动了门口看门的大狼狗,扯着嗓子就“汪汪”狂吠了起来,拽的铁链子一阵哗哗作响。

    白宁远紧紧的跟在白弘的身后,走到屋里,便将抱着的那箱酒放到了门口那里,然后便进了东屋。

    此时白岭正跟他老婆坐在炕上,一面看着电视,一面吃着饺子,不时还抿一口杯里的小酒,看到白弘父子之后,便大大咧咧的说道:“这么早就来了!再吃点!”

    听到白弘婉言谢绝之后,白岭也不坚持,依旧自顾自的慢慢吃着。

    白宁远百无聊赖的坐在那里,这种场景几乎年年都在上演着。

    大不会的功夫,一个人影推开门走进来,看到白弘父子之后,脸上憨憨一笑,对着白弘叫了一声“二叔!”这是白岭的儿子白岩,中专肄业之后,先是在一家食品厂里上班,去年刚结婚,现在跟着白岭一块养猪。

    此时的白岩,还不像后世那般邋遢颓废,虽然看起来依旧是一副傻憨的样子,不过好歹还有几分灵气,再过个七八年,他的老婆就会出轨,带着一双儿女跟他离婚后在外面鬼混,而那时候才三十六七岁的白岩,一副胡子拉碴的颓废模样,好似失了魂魄一般,只知道酗酒干活。

    祭祖的过程是很无聊的,在前面和白弘并肩走着的白岭,又开始巴拉巴拉的说着去年猪肉的行情,他又赚了多少,今年又如何扩大着规模,话语里面带着几分炫耀的意味,同时不断的撺掇着白弘投钱一块干,这快要成为他年年都做的固定节目了。

    白弘当年从村子里跳到城里成为工人,并娶了城里媳妇,成为当时村子里人人羡慕的励志典范,要知道在八十年代那会,要想到企业里当工人,没有关系是很难办到的,几乎人人都在夸赞他命好,而同样复员回来的白岭,却只能在庄里守着老婆面朝黄土背朝天,虽说都是堂兄弟,但是他却一直都很不服气。

    到了九十年代末,企业改制,工人大量下岗,而这个时候,白岭却开始养猪发家,赚了点小钱,从这以后,他在面对白弘的时候,就有一种挺直腰杆当主人的感觉,和白弘在一起的时候,也是有意无意的炫耀着自己,以满足当年他那点可怜的虚荣心。

    再次听到这些熟悉的调调,白弘没有接话,只是带着无所谓的笑容,下意识的转过头看着身后跟着的白宁远,眼睛里全是满足……

    今日第三更!

    明天要带着全家去外地自驾游,所以只有2更,9点和20点!后天,看情况……(未完待续。)